《ESA》--第二章

1 Comment

 早上八時三十分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ESAD宿舍區

 

吃過早餐以後,我就啟程步行到距離宿舍十五分鐘路程的活動中心大樓。

與宿舍一樣,這活動中心大樓也是以社區機構為名義所建設的學生社區的一部份,也是ESAD本部其中一個入口的所在地。

說實在,這學生社區不論是佔地面積還是配套設施的完善程度,如果是在十幾年前相信一定引起陰謀論者的好奇并說這社區是一個政府秘密組織總部的掩護。

然而,近年來各國間的人才競爭令此等規模的社區、配套變得十分普遍,所以根本不會再有人將學生社區和政府秘密組織扯上關係,而這學生社區確實是賓夕法尼亞州的大學入學申請數目激增的原因。

 

只是即使這學生社區表面上是多麼的平和正常,對知情人士來說,它卻是一個需要時刻警惕的地方因為才走了不到五分鐘,我就感覺到有人在跟蹤我了。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裝著沒事般的走著。

成為ESA的這段時間,我發現了一件事――ESAD不愧是培育未來特務的地方,因為裏面多的是不怕死又富冒險精神的人。

縱使剛進來或者少數的人都很正常的對我都是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ESA當中不乏不怕死之輩總是喜歡來找我麻煩。

真是的平常的訓練還不夠,只有逮到機會就到處找人過招比試只能說他們太閒了。

還好這個社區只是一個掩護,故上頭有明文規定不能有任何明顯會引起注目或懷疑的舉動,說明只要我還沒有正式踏進ESAD的範圍也不需要為偷襲之類的舉動煩惱。

也因為這個原因,再多走一段路後,跟蹤我的人就繞道往另一個入口走去。看來是在確定我的目的地是本部以後打算先行一步作部署吧。

 

來到活動大樓的大堂,我把住戶證放在閘口的讀取位置後推開閘門進去。

表面上這措施是爲了確保只有學生社區的人士才能使用區內設施(因為有關設施使用費用低廉甚至免費),但實際上卻是爲了確認各ESA的身份以便在必要時作出對應的指示。

以今天為例,我在通過閘口後感到手錶震動了兩下,代表著要使用二樓的入口。

為了確保沒有人會因為特定樓層只有個別人士使用從而引起不必要的懷疑,本部的入口連接活動大樓的各個樓層,而每一通道都有所謂的人流限制,免得被人發現很多人都「憑空消失」了。

 

在我等候升降機的期間,大堂陸續有學生進出,其中一個腳步聲引起了我的注意。

高跟鞋碰擊地面的聲音本身是非常平常的,只是當那「叩叩叩」的聲音在通過大閘以後頻率馬上提升而且明顯是朝著我的方向來的時候就意味著另一件事了。

第一,這裏是活動大樓,不可能有人趕時間到這個地步。就當作真的有人趕時間,那也不可能是通過大閘以後才突然有加速的必要。因為升降機就在入口不遠處,按理說趕時間的人也應該在進來以後鬆一口氣把速度放慢才對。

第二,根據多次過往的經驗,有這腳步聲急速向我靠來都只會有一個結果。

就在我努力壓抑自己立馬閃走的念頭的同時,正如我預想般的,有人緊緊的攬著我的手臂了。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心底裏咒駡那些訓練我們卻要求我們平常要表現得像普通人般的人。要不是有這樣的規定,我早就在感知到有麻煩的時候就離開,不用在這活受罪。

 

毫不掩飾厭惡的表情,我把那女的推開。

「耶,我們都好幾天沒有碰面了,你該不會在躲著我吧?人家都特地問來你的日程表了呢。」說的同時她已經再次抱起我的手臂來。

不用想都知道那日程表出自誰人之手。該死的馮明輝。怪不得這幾天視線範圍總是捕足到她的身影,我還以為是自己多慮了。

「吶,夜你今天來是要做什麽?電腦、健身還是去圖書館?你要做什麽Cheryl都可以陪你啊。」說著她進一步挨近我。

再一次推開她:「男女授受不親。」

回應我的是我意料之外的反應。

她雙手掩口,一面感動的說:「你果然很關心我,我就知道你表現得這麼冷漠其實是想要掩飾你對我的感情。」

我的天啊,小姐你是怎樣得出這樣的結論的

「我是單純的不想你再糾纏我,想太多了。」

「就是啊,夜已經有我了啦。他怕我看到你們這樣會吃醋啦。」

拼命控制自己的手肘不要撃向從後雙手環繞著我脖子的人,再一次在心底咒駡著同時默念「還不是時候」。

就在這時,升降機終於到了。

我拖著還賴在我身上不肯走的人走進去,Cheryl也跟進來了,其他人想是覺得我們這樣的組合太奇怪了,也就選擇等候下一趟升降機。

 

2樓。」我說道。

這時候輝終於捨得放手按樓層去,同時另外按了另一樓層:「Cheryl你怎麼不去食堂一趟?」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以為你是誰啊。」

吵死人了

「不是啦,你聽我說。最近食堂新推出了一道甜點,然後夜這傢伙一直說想要試一下,但是又怕不好吃要我去試。無奈我最近喉嚨不太舒服咳咳所以就想著你能不能代勞。」

?!

「是真的嗎?」Cheryl興奮的跳過來雙眼發亮的問我。

完全沒有這回事!

「是真的啦。但是你也知道夜的性格彆扭,所以你問這麼直接他不會回答的。」

對愈說愈像是有那麼一回事的輝,我真的不知該氣還是該笑了,尤其是看到Cheryl真的相信他說的話就更讓我感到無奈。

 

升降機到達2樓的時候我跟輝走了出去,而Cheryl則留在裏面,笑容滿面的對我揮手說:「放心好了,我會好好的把食堂所有的甜點都試清楚的!你要等我啊。」

心裏為食堂的廚師默哀了一下,旁邊的輝則以笑容回應「加油,麻煩你了。」

待升降機門完全關上以後,我說:「我要是發現房門出現甜點的話你就給我小心一點。」然後邁步向秘密入口走去。

輝跟上來:「有什麼不好的,有免費的東西可以吃啊。而且人家對你一片真心,你就稍稍對人家好一點嘛。」

「你根本就是在看好戲吧。」

「喂喂,就算是你自己也不能否認這種事情很新鮮吧?」

「我才不像你這麼變態,我可是有很明確的跟她說過不可能的。」

「這才是值得一看的地方。不要跟我說你不佩服她有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

 

來到秘密入口前面,我們雖然如常的說話,但是卻小心的確保沒有無關人士在附近,然後走進通往本部的升降機。

「我只感到非常麻煩好不好。」

Cheryl挺漂亮的啊。」

「這個跟我有什麽關係。」

「有這麼漂亮的人在你面前就算對她沒有感情也不至於覺得厭煩啊,總不會有人不欣賞漂亮的東西吧?」

「要欣賞你自己去欣賞個夠。」

「你真的很沒趣等等,你爲什麽一副臨戰狀態?」看到我退到升降機的旁邊并調整手錶的位置,輝問道。「喂你該不會又被看上了吧?你應該跟我說一聲啊,我可不想變炮灰。」

這時升降機停下來了,我看著輝笑了:「你怎麼會是炮灰呢?你是肉盾啊。」然後把他踢出去。

 

「哇!等等,是我,夜還在裏面!」

「咦?是輝來的啊。」

「管他的,沒差啦。」

「什麽叫沒差,你們的目標是夜吧?我是無辜的。等等,我就說停手啊。」

「目標一開始的確是夜啦,但是你也沒關係啊。一個一個來好了,反正你們誰也走不了。」

單是聽到外面的對話就能想像外面發生什麽事了,趁著他們忙著應付輝的時候,我走出升降機向會議室走去。

「夜,你這傢伙,你給我停下來!」

無視輝的叫喊聲,我繼續向會議室所在的走廊走去。

說實在的,輝的反射神經跟應變能力真的不錯。在剛剛那種情況下還是能夠馬上應付兩個人的攻擊。只能說再怎樣也是ESA的一員吧,的確是訓練有素的。

突然感到左前方有奇怪的氣息,我連忙停下來往後退了半步。下一刻就感到有風壓從那上方壓下來,一看原來是木刀。

雖然早就知道不可能這麼容易走掉,但還是忍不住心底裏嘆氣「啊真是麻煩死了」。

迴避著木刀的攻擊,我退回輝所在的地方。

 

「哈,你看你還不是回來了。」跟輝背靠背站著的時候他幸災樂禍的說道。

「聽說你把我的日程表給Cheryl了?」

「呃那個我可能是有不小心跟她提過一下啦。」一邊提防著在我倆面前圍了個半圈的人,輝含糊的回應。

「原來是不小心啊」環視著那條攻擊線,發現是另一小隊的人。聽說他們到另一個州出任務了,原來已經搞定了啊。

你該不會是因為那個原因所以這樣整我吧

「只怪你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方吧。」說完我就對著他們隊的領班放聲說道:「任務失敗了也不用這樣找人發洩吧,Watson。」

他不以為然的笑著說:「哈,一段時間不見你還是那麼幽默。」

「謝謝誇獎。話說,我不像你們這麼閒,而我們大家都知道結果會是怎樣,你們可不乾脆就這樣回去呢?不,我相信輝很樂意陪你們玩的。」

「什麽?等等,你們不要聽夜胡說。拜託,我下次不會因為覺得有趣就那樣做啦,你就放過我吧。」

「還有下次啊。」

「沒有沒有,怎麼會有呢。」

「好啦,我沒有說會放過你們。而且我們這有六個人所以你們不用爭的。」隨著Watson的話,圍著我們的圈開始縮小。

 

Alex,我要夜,沒問題吧?」Alex稱呼Alexander Watson的是拿著木刀的Travis Reid

「我也選夜,很久沒有機會跟他交手了。」附和著Reid的是Peter Morgan

「我這次選輝好了。上次我拒絕了他的邀請,就當是賠罪。」說話的是他們隊上唯一的女隊員Christina Bazhenov

「哎,你不用在意啊,我沒有放在心上。」

「原來你喜歡這型的啊?」在輝忙著賠笑臉的時候,我在旁邊嘟囔。

「你就不要再火上加油了啦。」輝轉頭小聲的喊道。

「嗯。其他人呢?」

「反正Alex你肯定是要夜的啦,我就選輝好了,公平一點。」回應Watson的是副領班Jason Brown

Jason大哥,你選夜就好,不用勉強的。」

「公平點好,所以Dave也過來吧。」

「嗯?我沒所謂。」隨著David Ford的答案,現在成功形成了我跟輝每人一對三的局面。

 

看樣子不稍稍應付一下是走不掉的了,無奈的伸手把背後的東西抽出來,一甩就成了警棍般的東西。這是ESA的基本配備之一――慣性阻力鎖甩棍。

雖然規定出任務時才必須攜帶,但爲了以防萬一我都隨身帶著。

「怎麼?才那麼一陣子你就需要拿東西才敢面對我們啊。」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們沒有準備任何武器嗎?別惹我笑了。」

代替回答的除了是Watson的奸笑外就是相繼亮相的甩棍。

「該死的,我今天只是來開會啊,現在是怎樣。還好我今天順手把甩棍帶在身上了。」看到這狀況,輝不滿的說道,然後也抽出了他的甩棍。

 

隨著輝把他的甩棍抽出,我倆有默契的分別朝兩個方向衝去,因為我們都知道這種情況下背靠著墻(實際上是升降機)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由於他們站的位置跟剛剛商量出來的分組並不一致,所以緊接著我們的動作,他們也必須重組隊形,這給了我們轉換形勢的瞬間。

我向著Morgan的方向衝去,一來是因為Morgan是他們當中實戰經驗最少的人,二來是因為在他右邊的是Ford,在他們重整隊型的時候正好幫我擋著在我左手邊的Reid的木刀。

 

我揮手架開Morgan的攻擊後就馬上切入他的中門用手肘攻擊他的腹部。

在他吃痛彎腰的時候,我把重心放低往右轉身,用他的身體擋著Watson

與此同時,我左手反握棍端,單膝跪地的雙手持棍的往上擋著Reid的木刀。無可否認的是身為大學劍道部王牌的他揮刀的力度確實不可小瞧,雙手持棍是正確的。

在他再次舉刀的時候,我重新以單手持棍并以棍柄攻擊他左膝蓋對上些許的位置,然後迅速的雙手握棍以四十五度朝他的膝蓋往下用力推去,使他失去重心倒地。

我站起來後隨即轉身朝走廊跑去。

當然,Watson并不打算就這樣放我離開,所以不死心的跟上來了。

在走廊跑了幾步的我轉身雙手持棍擋著他的攻擊,然後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稍稍把重心移到右腳。看准Watson準備抽手的時候我用左腳用力向他踢去。

對他往後跌的動作不感興趣的我馬上轉身往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切。又讓他跑了。」

Pete你沒事吧?」

「沒事,他又沒有出全力。」

「啊,氣死我了,雖然只是鬧著玩而已,但每次都這樣還是會不爽啊。哈,Dave已經被打倒啦?」

「看不就知道了。不過還是跟ζ Team的人玩得最過癮,果然今天決定過來是正確的。」

「喂喂,可以放過我了嘛?我真的快遲到了啦。」

「已經被夜走了,當然不能這麼快放過你啊。」

在我拐彎的時候隱約聽到輝在罵髒話,但那跟我沒有關係。

 

One Response to “《ESA》--第二章”

  1. pensworld

    comments from 傲‧嵐
    我想我會這樣寫:
    木刀猛烈破空掃至,我低身驚險閃過同時手肘疾速轟向其腹部,對方吃痛急退之際,只覺背後寒風襲至,我猛地轉身提棍一擋,火花四濺,震撼的衝擊瘋狂傳至我全身,幾乎震麻,攻擊為大學劍道部王牌reid的木刀!
    對方猛烈的斬擊未完,提手再揮!我不給對方機會,揮舞棍棒猛地朝對方左膝蓋上方掃去,轟中,隨即運力一推,他重心盡失倒下
    我無心戀戰,往走廊跑去,watson卻從後追上,衝前就是一記重劈,我急轉身以棍棒卸開其木刀,隨即疾速反手回掃,他低身閃避,順勢轉身回旋斬,卻被我再次格住,雙方纏鬥!
    這樣是不是有速度感許多
    不過我看日後寫戰鬥時,最好動作要連貫,這樣才有熱血的感覺,因為我看現在的好像把一些描寫放在一些不必要的動作描寫上了,令整個戰鬥的節奏慢了很多
    版主回覆:(10/09/2012 01:38:22 PM)
    火花四濺… 迴旋斬…
    個人不否認的確很有畫面,可是這不符合實際戰鬥畫面啊… 我不覺得真正對決的時候可以讓你低身閃避以後可以”順勢“轉身來個迴旋斬…
    你應該在轉身的時候就被KO了…. 更不用說有時間纏鬥了…
    (個人自問不是在寫什麽熱血青春小說就是了…)

    回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