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第三章

1 Comment

 早上九時十分

ESAD本部會議室

 

走進會議室的時候,發現除了留在外面的輝外,我隊的直屬上司Sir Nelson Parker和隊上的其他人都已經到了――獅堂光一(Shido Kōichi[i]Lukas Turner還有James Patterson

ESA是以隊制形式出任務的,一般來說是一名直屬上司再加上一支六人小隊。

直屬上司雖然不會直接參與任務,但卻是如同燈塔般不可或缺的存在。而小隊則以領班、副領班各一名的為首負責安排人手、作戰計劃等的帶領隊上其他人執行任務。

值得一提的是,ESAD的主要目的雖然是培訓未來特務,但同時亦是一個正式的特務機關,所以我們接手的任務雖然還不涉及諜報那程度卻都不是兒戲的。

因此,小隊基本上都必須由Level 1[ii]ESA組成的,也就是裏面都是成功通過整個訓練課程並證明自己在身心上都已經有充分準備去應付特務工作的人。

被邀請進入ESAD,只表示你有潛質成為一名特務,不代表你就是一名特務。

事實是,每個人完成訓練的速度也不一樣,所以即使是同期的ESA也不代表就能夠同時獲提升並成功組成或加入隊伍。加上有能力與適不適合特務這一工作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因此其中不乏中途退出的,亦有任務時不幸掉隊的。

我隊就是基於其中的原因並不完整,相對其他小隊我們只有五個人,組成上也不全是Level 1的。

 

Sir Parker是剛退役的CIA特務,縱使不再持有Special Agent的頭銜,還是被我們ESA按慣例尊稱為Sir。而事實上,我跟這位上司並不只是上司下屬的關係這麼簡單,但這個容後再說。

光一師承日本傳統合氣道,是現任合氣會道主植芝守的首席弟子,同時是學校合氣道社的掛名社長(前社長貌似是想要借他合氣會免許弟子的身份拉攏新人入社,所以先是把光一拉進社裏再雙手奉上社長之位給這一天到晚不到社團報到的人)。只是,無可否認的是,光一雖然有點年少氣盛,總是找機會表現自己的武術,其合氣道修為的確很高。

Lukas本來是以技術人員為前提被帶進ESAD的,後來被Sir Parker看上了就被挖角到隊上來。由於他之前只是技術人員之一,所以目前連訓練課程都還沒有完成,按ESAlevel來說是遠遠不夠資格加入隊伍的。只是基於人手問題,加上其目前訓練成績優秀並附上Sir Parker 的個人保證,上頭特准Lukas以支援人員的身份加入隊伍並出任務。

James,也就是昨天跟輝一起夜闖的人,是最近才獲提升並加入我隊的人,也是目前隊上唯一對我還有所警戒的人。(其他人由於已經在隊上一段時間了,加上有輝這個壞榜樣,很快就習慣了我對人對事那種冷漠的態度,也就開始肆無忌憚了,這其實讓我蠻頭疼的。)真要說的話,James雖然有點死腦筋,凡事要按規矩做事,但這種性格以剛升格入隊的身份來說是不錯的,至少不用擔心他會在現場橫衝直撞。

至於我跟那還在外頭的輝,分別是這個隊上的領班跟副領班。這組合,聽說是Sir Parker推薦並提出要親自帶領的,說是我跟輝的契合度高先不管這契合度的理由是真是假,我必須承認在團隊行動時有個熟悉你行事風格的人在身邊的確是容易辦事多的,畢竟我跟輝從小學就認識了。

 

Sir Parker點頭打過招呼後我就坐下來了。

「又被纏上了?我看到活動大樓的入口出現黃色告示了。」Sir Parker嘴角上揚的問道。

「啊。」不滿他那種明知故問還有明顯是看好戲的態度我隨便的回應著。

怪不得剛剛都沒有人經過,那幫傢伙居然為了這種事發出警告。

雖然黃色告示的意義是告訴相關人士該通道目前不建議人使用,但是一般不會因為有人要搞偷襲、比試就發出的,到底是哪個技術人員這麼無聊跟他們一塊鬧。

 

「他們也太酷了吧?」光一吹了一下口哨佩服的說道。

「我幫你把消息傳開去,相信他們很樂意找你的。」我向後靠在椅背上,沒好氣的看著他說道。

「算了吧,本來因為你的關係我們就經常被看上啊。」在光一旁邊翹著二郎腿的Lukas插口。

「關我什麽事。」

「因為你不是成功避開他們的偷襲就是草草應付,他們不服氣就來找我們出氣啊。」雖然說著這樣的話,但光一的語氣完全沒有給人因為不滿在投訴的感覺。

「哼,讓人察覺到了還叫做偷襲啊?」

「怎麼能用你的準則呢」坐在我對面的James嘀咕。

我狠狠的瞪過去,James馬上低下頭。

「我倒是很歡迎他們這樣的,習武之人還是希望能夠多些互相切磋的機會,這樣才能提高自己的武術境界啊。」笑完James的反應以後,光一繼續說話。

Lukas聽後不禁挑眉發問:「我還以為合氣道是講求和平的呢。」

「理論上我們是不會先出手的,但是不至於會打不還手。要明白給施暴者結實的教訓使之就範,也是爲了維護和平啦。」

「誘使對方出手這種主動動武之意原來還歸類到你們和平的定義裏面啊。」對光一如斯解說合氣道的本意,我忍不住出聲反駁。

回應我的是惡作劇般的笑臉:「夜你說話怎麼跟我師父一個樣。師父!」

「駁回。你這樣亂喊還真對得起你師父啊。」

「就是,還免許弟子呢,你師父是怎樣忍耐你這樣的弟子的。」

「喂喂,你們這是什麽話啊,我可是師父的得意弟子,他才不捨得不要我呢。你以為免許的稱號容易拿啊?也不想想如果我不是來美國了就連皆傳都拿到

「是是。」懶得繼續聽他吹噓下去的我跟Lukas馬虎的附和著。

 

「切。」對我們的反應感到無趣的光一把矛頭轉向James那:「聽說昨天你跟輝去搞夜襲了?下次叫我一起嘛。」

James哭喪著臉說:「你就不要再提啦我還以為輝是在開玩笑,怎料居然是來真的

「可憐啊,好像被嚇壞了。怕什麽,夜又不會吃了你。」

「是不會啦,但是看到恐怖的東西還是會覺得恐怖的啊」自覺說錯話,James愈說愈小聲。

「噗哈哈哈,真有你的,這樣的事情你倒是有膽量當著當事人的面說啊。」光一誇張的一手捧著肚子,一手拍著台的大聲笑著。

「就是就是,我太佩服你了。該說你是天然系還是已經被嚇傻了呢?」一旁的Lukas也不甘示弱的說道,讓James把頭埋得更低。

看到連Sir Parker都掩著嘴偷笑,我能做的就是撐著額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就這樣多聊了幾句,房門外傳來急速的腳步聲,房裏的人都不約而同的住口看向門的方向。

隨即手裏還拿著甩棍的輝就打開了房門:「可惡,α Team的人怎麼每次都這樣…Sir…

雖然知道是無可奈何的事,Sir Parker還是以上司的身份稍稍責難一下:「你遲到了,快坐下。」

「是」輝把甩棍收起來,坐下的時候不忘對我呲牙作恐嚇狀。

無視輝的我把身體坐正了。

 

Sir Parker站了起來,啟動了投影機:「相信大家都已經看過這次operation的資料了,但按規矩我們還是從頭說起。」他按了一下手上的遙控,顯示屏上就出現了幾幅照片:「現在你們看到的這幾位人物相信即使沒有看過昨天的資料也知道他們是誰吧?他們都是目前生物複製工程方面的權威,而且全都在出席了兩個月前由耶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主辦的『複製人的技術進程及其道德倫理研討會』後不久相繼失蹤了。目前掌握到的共通點是他們都是在研討會中主張放寬針對複製技術約束法律的人,所以我們懷疑是激進反對複製人組織『Blade Runner』的所為。」

「疑問!」就像是在課堂聽到不明白的地方要發問般,光一高舉著手喊道。

「說吧。」Sir Parker點頭示意光一發問。

「爲什麽會知道他們已經失蹤了呢?他們都是著名的科學家,這樣失蹤了傳媒卻沒有報導又是怎麼回事?」

「嗯,的確很奇怪呢,按說即使是有關當局下了封口令也不可能蓋這麼好啊。」坐在我旁邊的輝也提出了他的疑惑。

Sir Parker點了點頭,按了一下遙控後顯示屏上出現了一封用報紙上的字剪貼拼湊而成的信。

信的內容大致是說複製人乃違反神的旨意,是不能被容忍的愚昧又傲慢的罪行。如果科學家們不知悔改的話,爲了阻止大洪水的來臨,他們將代替全人類幫助罪人們向天主奉上身軀以示贖罪。

還大洪水呢我沒有認真讀過聖經也記得好像有承諾過諾亞不會再以洪水毀滅大地來著。嘛,反正世上就是有人喜歡借宗教的名義正當化自己的行動。

「幫助罪人們奉上身軀這句子還真奇怪啊。一般來說要奉上的話主動獻上的吧,怎麼會出現幫助別人奉上這樣的話的呢。」看著顯示屏上的恐嚇信,輝皺著眉頭發言。

「說那麼多,其實就是要殺了他們嘛。」Lukas也以不以為然的語氣附和著。

光一跟James雖然沒有開口,但看他們的表情,心裏肯定也在吐糟這封信吧。

 

知道我們都看完信件的內容後,Sir Parker繼續說:「這恐嚇信是主辦機構在研討會前收到的,在他們向警方備案的時候我們也收到了有關的消息因而暗中安排監視。研討會順利結束後警方正式把這封信當成是惡作劇。只是,考慮到他們都是業界的權威,爲了以防萬一我們就決定持續觀察多一段時間。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能發現這幾位的失蹤。」

「都安排監視了人是怎樣失蹤的?」愈聽愈覺得不太對勁的我忍不住開口了。

Sir Parker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因為研討會已經過了兩個月了,距離收到恐嚇信的時間甚至已經快三個月了還是一點事情都沒有,上頭也打算收回監視命令了

「所以就鬆懈了,然後人就順道不見了咯。」對解釋不滿的我不留情面的說著。

「不完全是。雖然自上個月開始已經算是象徵式的監視沒有再24-7的跟進他們的行動,只安排了人手在住所跟辦公室附近。但是監視組也是專業的,不會因為這樣就放鬆警戒。其實這幾次失蹤跟剛剛光一提出過的事情沒有鬧大的原因不無關係。他們在失蹤以前都透過不同的渠道向身邊的人表示臨時安排了私人活動,這也是我們沒有第一時間發覺他們失蹤了的原因。」

幾人失蹤的時間相距兩三天,再加上失蹤前的留言,難怪傳媒沒有發現這麼嚴重的事情。只是,可以肯定這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但是既然有留言,說不定並沒有失蹤啊。現在之所以認為他們失蹤了是因為恐嚇信的存在吧?」這次提出疑問的是James

「是的,上頭也沒有排除留言的真實性,所以才會交給我們負責。因為這事情目前還在求證階段,再加上最大嫌疑犯並非什麽恐怖組織而是民間的反對組織,總不能爲了這樣的事件派遣正式的特務吧。警察方面也close file了,沒有確實的證據僅憑權限要求他們重開file也說不過去」感覺到房內的氣氛有些微妙,Sir Parker連忙把顯示屏刷新為另一張照片補充道:「而且,這次的operation只有ESA才能勝任啦。昨天的資料有寫吧?出席了該研討會同時對放寬複製技術法律持支持態度的科學家只剩一名――主辦方耶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的Professor Mark J. Carson。我們雖然聯絡上了Professor Carson本人,但是當事人表示有收到有關私人活動的留言所以並不贊同失蹤一說,所以不打算取消接下來到你們大學,也就是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演講行程。甚至強烈提出不許安排制服人員等會把事情鬧大或影響出席人士的措施,否則即取消是次預定。」

「哼,不用想也知道接下來就收到學校的電話說不要瞎搞和吧?」

聽到Lukas的發言,Sir Parker再次苦笑:「嘛,就是這樣。縱使本來就沒有到要派遣正式特務的打算,但現在連制服人員也被禁止了,就只能找ESA負責了。首先,你們本來就是Penn State的學生,身份上不會引起注意;第二,以你們的能力要保護一名收到恐嚇信的科學家足夠有餘;再來就是滿足當事人要求按預定的舉辦演講說不定能引出幕後順道把其抓住;最後,即使真的是我們多慮,對你們來說也是增長知識的好機會。畢竟要近距離的保護Professor Carson意味著要出席他的演講所以也就是說這次你們要負責的就是Professor CarsonPenn State期間的安全,可能的話就找出幕後,查明其他科學家的下落跟幕後的目的。」

 

雖然在場的人在理性上都明白考慮到人手等效率問題找ESA出動是合理的,但是聽到最後一個理由還是能夠明顯感到房內氣氛的變化。

察覺到不滿的情緒快漲到頂點,為免成為砲灰,Sir Parker連忙把時間交給我並坐了下來。

個人其實對剛剛聽到的事情並沒有抵觸情緒的,因為對我來說那些都是能夠接受的原因。但是看到他這舉動,心裏決定不能就這樣算了。

走到顯示屏前方,以認真的口問說:「唔撇開那些不成理由的理由,我們既然接手了就要好好辦事,畢竟我們也是專業的。」說的時候特地在不成理由跟專業兩個詞用了重音。聽到我的開場白,隊上的人無一不顯露得意的神色,輝更對我舉起了大拇指。無視Sir Parker的假咳,我回歸正題,彷如沒事般繼續說:「Professor Carson預定一個星期後到Penn State進行一連四天的演講和會談。在這一個星期裏,除了一般的例行工作――set up TS[iii]、準備equipment、視察環境外,不能少的是盡可能多了解複製技術的相關知識

「什麽?!」雖然預料到會有這樣的反應,但當事情真的如想像般發生時我還是覺得很無奈。

白了脫口驚呼的輝跟光一一眼,說:「鑒於這次我們要不著聲息的靠近教授,所以必要時需要裝成是生物工程專業的學生,就算不需要做到這個地步,至少也需要裝成是對生物工程,正確來說是複製人技術感興趣的學生,你們覺得自己可以一點相關認識都沒有嗎?」

看到反抗的聲音再次準備發出,我舉手制止了:「當然,考慮到準備時間,要一下子就了解這麼專門的知識是有一定的難度(無視台下那「只是有一定?!」的聲音),所以這次Lukas除了負責一般的後援工作外,必要時還需要為其他人提供有關生物學的知識。拜託你了。」

OK。在那以前,這個星期我會好好的幫你們補習的,放心好了。」看著主修生物技術的Lukas那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相信不只我,其他人都有不好的預感。

總而言之,跟往常一樣由Lukas做後援,協調整個行動。至於Level 2的輔助方面,最好找有有關知識背景的人以便能分擔你的工作,這方面就你負責吧。」

「了解。」

 

「至於剩下的人,負責Professor CarsonPenn State這段時間以內的保安。講座進行時所有人戒備,其餘時間分早晚兩組輪流進行。」

由於是熟悉的分配模式,光一馬上舉手回應:「我負責夜班吧,反正我的課表非常的有彈性而且這樣我就可以有藉口不去上課了。」我看是要迴避直接跟Professor Carson面對面的機會吧,正式任務時我們本來拿正名不用上課,所以看守時間跟上課根本沒有關係。

旁邊的James也舉手說道:「我跟光一一組就可以了。」

「你直接說除了夜以外都可以也不會有人怪你的。」

……

「啊,默認了默認了!」

「咳!」假咳的同時,我嚴厲的看著光一。工餘時間要怎樣開玩笑我管不著,但我不允許自己隊上的人如斯不分場合,即使是只有自己人在場。

光一連忙閉上嘴巴做出拉上拉鏈的動作然後舉高雙手。

「那就光一和James負責夜班,輝跟我一組行動負責早班。以上,就是這次operation的分工。」確定沒有人有問題以後,我望向Sir Parker,得到眼神示意的我就負責收尾了。

真是,這個工作應該是上司做的啊。

不滿歸不滿,我還是開口說道:「最後要說的是,切記operation要絕對保密,不能讓外界發現ESA的存在。同時由於嫌疑者還沒有鎖定,保護對象也不知道我們的存在,行動變數很多,operation中絕對不要鬆懈,有什麽需要或發現任何疑點要馬上提出。沒有問題的話,今天就這樣,明天開始TS集合。解散!」



[i] 這裏特地標示日文發音是因為他們都以日文稱呼光一。

[ii] ESA基本可分成三個階級: Level 3的是訓練生,除了接受訓練還需要學習ESAD的運作;Level 2的初級ESA則擔任連繫工作,同時亦會作為後補人員接受簡單的任務;Level 1的高級ESA,會輪流在ESAD on call以應付突發事情,傳遞密件,並以隊制形式執行任務。

[iii] 臨時對策作戰中心(Temporary Site)的簡稱。

 

One Response to “《ESA》--第三章”

  1. phyclare

    ^.^ 這章開始入戲肉了!!! 我看到中間有點雞皮疙瘩哩 (例如提到「代替…奉上身軀」,還有解釋為何失蹤沒被大肆報導那裡),你好厲害喔 >.< 我很緊張要追下去哩
    而且,果然有找很多資料!!
    「亦有任務時不幸掉隊的」→掉隊即是怎樣?瓜柴?@@
    版主回覆:(02/22/2013 04:05:39 PM)
    O(∩_∩)O謝謝~!
    這章在我看來還不是戲肉呢~ XDDDD
    感覺像是介紹人物多一點~
    然後都覺得自己之後好像要寫偵探小說了… 因為那個恐嚇信…
    我還真是習慣性的、不知覺的給自己下難題啊….
    但是不這樣的話又好像不太make sense…. XP
    真正關乎這章的資料好像也不真的很多,就是連帶找了很多…
    之後才是恐怖的呢… 哇哈哈…
    開始想要撰寫些比較輕鬆不用資料的文了~ XDDDDD
    哦呀~ 我寫那麼隱晦也看出來了啊~ 哈哈~
    掉隊的確是掛掉的意思~
    可憐啊… 英年早逝… 但那些連路人甲都稱不上就是了~~~
    只是要解釋爲什麽ζ只有5個人而作的“理由”~~~
    當然這個也是為之後鋪排就是了~ (偷笑)

    回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