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第四章

2 Comments

 下午二時十二分

ζ Team TS

 

開會的翌日,我們五人按預定搬進TS。

考慮到是次的保護對象主要在Penn State活動,我們把TS設置在Professor Carson將會入住的大學酒店附近的農房

由於學校有農業科學等專業,校園四周有不少農地及相關設施,這農地就是其中之一。

對學校範圍出現ESA的物業,我也只能感慨Penn State再怎樣說也是公立大學。

 

這小屋驟眼一看是普通不過的農房,兩房一廳再加上開放式廚房和廁所。

可作為ESA的物業,小屋的窗戶是防彈加能防窺視的玻璃,看似用木板建成的牆壁、天花、地板中間則嵌了鋼板,其厚度雖不足以抵擋榴彈炮彈,但應付一般的槍戰狙擊是足夠有餘了。

不過,不管TS的設備有多完善,我們需要在TS暫住多久,它都只是一個臨時的據點。這應該是眾所皆知的事實。

正因如此,即使有人選擇把慣用品帶進去也是爲了應付日常生活。

本來應該是那樣的…

 

這Hi-Fi是要幹什麽,給我搬回去!下課回來,映入眼簾的居然是已經駁好了的Hi-Fi,我是真的傻眼了。

真是,早上還好好的,怎麼上了一堂課就變這樣。

「監聽的時候可以聽更清楚啊。」居然還給我理直氣壯的回話。

「監聽你的頭!」就算我真的笨到可以忽略在那後面的家用遊戲機,也不可能相信他們真的是為了監聽弄這個。

遣返了Hi-Fi跟遊戲機以及一系列與日常生活無關的私人物品後,感到精神極度疲勞的我打開冰櫃打算拿喝的。看到裏面的啤酒,我都懶得再說了,直接整箱捐到球場旁的攤檔去。

事後的抱怨全被我一句「你們以為我們是在郊遊還是什麽?」給壓回去。

 

就因為多了這些插曲,結果設置通訊網絡跟電腦等裝備被推至晚餐後。

幫忙Lukas整理電腦等裝置時,突然想到一件事:「不是應該有Level 2的人要來嗎?」

「姑且算是找到人了,但是不肯這幾天就住進來。」看到我挑眉,他補充道:「ok啦,說好了到正式行動的時候就要來的,反正也就幫忙提供Bio資料啊。」

「協力什麽的不會負荷太大嗎?前後至少五天啊。」說是至少,是因為不難保其中有變。

「你們輪班的時候找人幫忙打下手就好,再說,到時候Level 2的人來了,真的不行我才不會讓他們在那休息呢。」

「嘛,你覺得沒問題就好。」

 

把TS裝備妥當後,接下來要處理的就是視察場地跟制定應對方案。

沒有必要在第一天就逼太緊,決定剩下的工作第二天繼續進行。

 

      

 

早上五時四十五分

ζ Team TS

 

朦朧中知道自己醒了的我看一下手錶,距離昨天睡前訂下的集合時間還有差不多兩個小時。

側過頭來看到的是在隔壁床上熟睡中的輝,這個時間想必另一個房間的三人也還在睡夢中吧。

 

安靜的坐起來,在床上盤膝而坐並閉上眼睛,開始調整自己的氣息。

像這樣調整氣息,是我不知道什麽時候養成的習慣――透過吐息去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務求讓身體保持在最佳狀態。

“要時刻保持警惕”,這對我來說不只是ESA的座右銘,而是從小就被灌輸的常識。

感覺差不多的時候我最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維持著這個姿勢一段時間,慢慢的吐氣。直到把氣全吐完後,我稍頓片刻才睜開眼睛。

瞄了一下時間,正好十五分鐘。

 

在這個時間點上特地回去本部練習有點無謂,今天乾脆跑個步算了。

如此想著的我好好舒展了上半身後便下床換上運動裝。

梳洗過後,喝了幾口冰櫃裏的運動飲料,我走出TS開始熱身。

沿著大路跑步的時候,看著漸漸泛白的天空及空無一人的道路,想到了以前輝問了我不止一次的問題「你難道就沒有其他事做嗎?不然身手已經好得不能好的你幹嘛一直搞什麽訓練?」

無關是否有事情做,只是接受了它為生活的一部份。

 

幾乎自有記憶以來我就被安排學習各種武術,不,嚴格來說該是實戰技巧。因為不管是作安排的人還是教授的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須能夠因應不同的情況作出最適合最有效率的舉動,而不是要得到什麽武術比賽的榮譽。

沒有反對的理由,年少的我也就開始了每天皆有訓練的日子。

到後來即使不再被要求每天需要做怎樣的訓練的我還是自發繼續這課題。

說是習慣也好,沒事做也好,在掌握不同武術精粹的同時,我得出了鍛煉不能中斷,唯有每天持之以恆的練習才能確保動作反應都刻在身體深處的結論。

不是對武術的喜愛,而是對自身的要求――不允許自己因為疏於鍛煉而有絲毫遲鈍。故若非情況不允許,否則每天我都必定抽時間來訓練。

以前如此,現在成為了ESA更是如此。

 

結束晨跑回到TS時Lukas正在準備早餐。

聽到開門聲的他轉過頭來,看到是我便說:「早。」

「啊。」

「這裏沒有多士爐。麵包你打算怎樣?」通過大半年的相處,我們都對彼此的生活習慣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故曉得我比較偏向烤麵包的Lukas會問這個問題一點也不奇怪。

「待會我自己弄吧,先去洗澡。」

「OK。」

回房間拿替換衣服的時候,還在床上的輝轉了一下身,微微睜開眼睛朦朧的問:「唔…幾點?」

看著指針剛過七時,回應說:「還有二十五分鐘。」

「那我再睡一會。」說完就把頭埋在被單裏。

意料之內的反應,我就這樣轉身洗澡去了。

 

擦著頭髮走出來時跟剛踏出房門的James對上了視線。

大概是沒有心理準備突然見到我,他嚇得退後了半步小聲道:「早…早安。」

無視他走出客廳,看到Lukas正把早餐分成五份放到餐桌上。

他用下巴比了比灶台:「平底鍋幫你洗好了。」

「辛苦你了。」

揮了揮手示意不用在意後,他說:「我去看看他們兩個醒來沒有。」

話畢轉身的他差點跟光一碰過正著。

只見光一邊打著哈欠邊伸懶腰的坐到餐桌旁:「早啊。一早起來馬上有早餐吃太好了,我不客…啊痛,幹嘛啦。」

冷眼看著光一摸著被自己用力拍了一下的後腦,Lukas說:「給我好好刷牙去。」

「廁所有人啊。好啦,我會去啦。」眼見Lukas舉起了拳頭,他連忙改口,然後小聲的補上一句:「你是我媽啊。」

 

得到光一的回覆,Lukas轉身去叫輝了。

在我等候平底鍋燒熱的時候,背後傳來光一打呵欠的聲音。

「明知道要早起昨晚就不要弄那麼晚。」

「沒辦法啊,準備睡的時候想起還沒有練習就去道場一趟了。」說著又打了個呵欠:「可是待我回過神來就快一時了。」

看平底鍋熱得差不多了,我把方包放進去。

「那個…該不會是吵到你了?我已經盡可能不發出聲音的了。」

繼續烤著麵包,沒有回頭:「我知道。」昨晚光一進出的時候都沒有開燈而且連開關門的聲音都極度微弱就可以知道他的確盡力保持安靜。

「可是你還是醒了。」聽他的語氣就算不回頭也知道他現在肯定不滿的鼓起雙頰。

「你很清楚我不是因為那些醒來的。不是一直跟你們說不用放輕腳步嗎?」

「可是知道有人淺睡會那樣做很正常啊。」

「即使明知道沒用?」

「即使明知道沒用。因為那是很基本的禮貌好不好。啊,你出來了。」

該是James從廁所出來了吧,光一離開了客廳。

 

過了一會,隨著另一組腳步聲Lukas的聲音響起:「說到明知道沒用還做,你自己還不是一直做差不多的事情。明知道我們不如你易醒還是會放輕腳步,不是嗎?」

「那怎麼一樣,我是怎樣都會醒的,可你們不是。」話畢拿著麵包到飯桌坐下的時候,James早就坐在桌旁等候,Lukas也正要坐下。

看到Lukas滿眼笑意的看著我剛烤好的麵包,我皺眉道:「幹嘛?」

「還是一如既往特地多弄了呢。」

「只是不小心多烤了而已。」

「哦?原來不是為輝準備的,是我想太多了?」看到他嘴角的弧度明顯加深,我別過臉開始吃我的早餐。

 

不否認輝是我多烤一片麵包的原因,因為他有傾向在我的餐盤拿食物,哪怕是他吃一樣的東西。而我,在可能的情況下,有必要確保自己的用餐量。

爲了自己而做的事情被說成是爲了輝而做的這點就是讓我心裏不太爽。

所以,當輝還沒有坐下就非常自然的把我烤了的麵包拿起來吃時,我一腳把他的椅子踹開。

「哇,好險,一大早的幹嘛啊你。」

「我有說你可以吃嗎?」

「就一片而已小氣什麽。」

「再說掉在地上的就是你。」

他一面“我錯過什麽了”的轉頭望向其他人,看到Lukas等的神色就恍然大悟的乖乖坐下吃自己的早餐。

 

待James把碗碟洗完以後我們已經把電腦以及投影機等設備都設置好了。

「今天大家都沒課沒有其他事情要做吧?」在得到所有人的正面回應後,我接著說:「很好,那就趁今天把該注意的地方都找出來吧。」

如同其他任務,在正式行動以前我們都會花時間去研究目標場所,以便找出可能的偷襲路線,狙擊點,逃走路線,躲藏點,死角等等會對任務產生影響的地點。

經由ESA數據庫調配出來的學校平面圖,讓我們深深地認知到自己學校是多麼的大。

「那個…我們應該不用把整家學校都歸入戒備範圍吧?」打破沉默的是光一。

看到屏幕上的地圖,有那麼一瞬間我也傻眼了。直到聽到問題我才把設想中的安排說出來:「沒有必要把整個校園都列入戒備範圍。針對Professor Carson的演講場地、會議場所以及酒店等周遭的範圍就可以了。」

聽到我的話,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而Lukas則把相應的範圍用另一顏色顯示出來。

接下來的時候,我們透過各自的屏幕,互相配合著的在調配出來的地圖把需要注意的地方、路線都標示出來。

慢慢的主屏幕上就可以看到不同的紅點、圈圈或者箭頭,意味著一切進行順利。

只是,學校歷史悠久的其中一個不好處就是舊水道等「史前遺物」一大堆。

 

趁著午飯時大家都在吃James從餐館買回來的外賣盒,我跟Lukas說道:「幫我調舊地下水道圖出來。」

「等等…OK了。」

我伸手比劃了一下屏幕上的學校平面圖跟舊水道圖,說:「可以把它們重疊一下嗎?」

「當然。可是它們應該都封好的了吧。」

「至少我知道的就有一處沒有封好。」我伸手調整了一下,指著其中一處:「圖書館的地下館藏的這個位置就可以進入舊水道然後在兩公里外的馬路出來。」

說畢其他人都以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良久,輝開口問:「可以問一下你是怎樣知道的嗎?」

我遲疑了一下後回答:「去年任務結束後要趕功課,無意中發現的。」

「嗯…首先,哪有人會放下大大的豁免權不用剛出完任務就去趕功課;再來就是,你是怎樣才可以無意發現圖書館的密道,睡在裏面啊?」

「…除了舊水道還有沒有其他地下通道?」無視輝的吐糟,我向Lukas發問。

「唔…沒有了。舊的校舍地圖要不要?」

「要。」待屏幕上出現相關的視窗後,我點點頭說:「一會找一下這幾幅地圖還有沒有其他重疊的地方,明天順道去檢查一下封起來沒有。」

如是者,直到快下午茶的時間我們才完成了所有標示和實地視察的分工。

 

「呼…總算搞定了。」

「好像還是第一次單是研究地圖就研究這麼久呢。」

「誰叫我們學校規模大之餘目標人物的活動範圍又廣呢。」

「就是就是。而且還突然冒出一個下水道來。」

看著輝跟光一兩個趴在桌上一唱一和的,我不禁苦笑:「不用說成這樣我也會說可以休息一下啦。」

「真的嗎?」兩人立馬坐直,雙眼發亮及異口同聲的問。

「今天的效率比我預想的要高,所以暫時沒有其他安排。」

「就是說接下來的時間我們是自由活動咯?」

「直到另行通知。」

在大家快要離開客廳的時候,Lukas突然開口:「要出門的麻煩早點回來。」

「早點回來?」

「嗯,飯菜凉了就不好啦。

OK。」

就在其他人不疑有他的離開時,我回頭看了看Lukas。只見當事人回望過來,笑著做了個「什麽?」的口型。我搖了搖頭,決定不去深究。

 

「看了大半天還不夠啊。」回到房間看到輝已經趴在床上對著電腦,我忍不住說道。

他頭也不回的回應:「就是因為對著電腦一整天了現在才必須輕鬆輕鬆啊。」

決定不去深究他那莫名的因果關係,我坐到床上看起書來。

過了一段時間,光一打開房門探頭進來:「夜,要不要一起去道場?…你在看什麽?」我稍稍調整了書的位置,視線卻沒有離開書頁。他側頭看了看封面,再次開口:「我看看…時間…探索時間之謎?我說,休息時間你就不會看些娛樂性高點的啊?」

「你管我看什麽。」

「算了。到底要不要一起去道場?」

平常的話我應該會答應的吧,畢竟光一是很好的練習對象。可是現在直覺告訴我還是留在TS為妙…我抬起頭:「大專新人杯不是快開幕了嗎?好歹是社長,有時間就多去指導新人吧。」

他不滿的回應道:「我只是掛名的好不好。」

「掛名的也是社長,去好好履行職責吧。」為免他反駁,我補上一句:「當然,如果你不介意被人說植芝道主首席弟子率領的社團在大專賽首輪就落敗的話是沒有問題的。」

「喂喂喂,我們社團再不濟也不會…不對,我們社團的實力才不會在首輪就落敗呢。」

把心思重新推回書本上:「百年不去社團一趟的人還真敢說呢。」

「…說來說去你就是看扁我們吧。我這就去把大專杯拿下,看你還有什麽好說的!」說完他就甩門而去。

到底…是怎樣才能達到這個結論的啊。

「他真的會把獎盃拿下的啊。」一副事不關己的語氣,輝看著屏幕發表自己的感想。

「關我什麽事。」

他笑了笑沒有再作回應。

就這樣,房間重新回到光一進來前的狀態。

 

多看了一會書,我坐到書桌把課本拿了出來。

旁邊的輝還在看著電腦,調得更大的喇叭正傳來機關槍掃射跟慘叫聲。

不管怎樣,趁他的注意力還在電腦上我就把握時間複習好了,畢竟開始執行任務以後可沒有時間上課。

縱使這次預定只會花一個星期左右,可是何時會收到下一個指令也不知道,所以不在有空的時候應付課業說不定就會在不知不覺間累積起來了。

雖說大學沒有計算出席率,加上執行ESA公務導致作業無法遞交、考試等無法出席也能因應情況安排豁免或後補,出路的話更是不用擔心。

可是個人覺得,再怎樣說,身為ESA的同時我還是一名學生,總不能顧此失彼。

既然兩條都是自己決定的道路,那就必須好好的走才行。

更何況,往後的路要怎樣走現在誰也說不定,可不能趁一時之便總是倚仗ESA的權限。

 


本章於2013年3月4日補完;並於2013年4月4日作出修改。

 

2 Responses to “《ESA》--第四章”

  1. 傲‧嵐

    看完第一至四章,我就一口氣回覆了啊啊啊啊
    首先是第一章,可以看出男主是一個實力強爆而且是一個很酷酷的人,不過貌似有著黑歷史,甚至很珍貴女性朋友也沒了,相信是一個大伏筆,例如女的去了敵方組織之類的
    看上去不錯,而且人物的對話和心理活動也很好
    只是氣氛和分鏡部份有點問題,一開始那,可以描寫一下環境之類的引出緊張的氣氛,就算男主是個超級強人,也可以給讀者男主可化險為安的感覺
    而分鏡則要多一點,儘量不要一個分鏡就是全文,這樣可能會令一些人覺得有點悶,打個比喻,就算是短短的廣告,也不止一,二個分鏡
    到第二章,貌似有女的也單戀男主,而且男主始乎也很在意之前的女性友人,還是女友?所以不想理她,相信這也可能是日後劇情出現的原因。
    說話和其他方面都很不錯,而男主和友人的說話,行動,心理也是一絕,而細地方也可以看出一些事情,如男主友人的單戀對像之類
    而打鬥最好強調出速度感和緊張感,動作連貫流暢,不要在一個動作後又一大堆的描寫,這樣會令動作感斷開,場面會慢了少許
    第三章很多世界觀和知識性的東西,基本上交代了一個組織和任務,可看出風雨欲來。只是我覺得,這麼多知識性的東西,中間真心要插一些不令事情冷場的東西,因為這樣真的可能會令人覺得沉悶
    不過第四章倒是很不錯,在本來普通的搬遷畫面,增加了趣味性,我覺得第三章就少了一些趣味
    總括來說,是相當的不錯,描寫,畫面,對話,心理都很好,希望漸入佳境~~
    版主回覆:(12/02/2012 08:24:40 AM)
    怎麼偏偏在還沒有完結的第四章留言呢…
    anyway…
    好奇怎麼好像每個人看到都提出女主角可以是敵對組織的人呢…
    我沒有黑暗到安排一個初中生去參加什麽組織啦…
    這樣一搞讓我安排的分道揚鑣的事情很“不入流”的樣子… ><
    然後… (舉手)老師,什麽是 分鏡?
    本來第二章跟第三章是一起的,可是寫了第二章以後發現有點長就決定cut開了~
    如果他們還在一起的話算不算是你說的分鏡~?
    (再次舉手)男主友人的單戀對象是誰來著?該不會…是Christina吧… (人家輝只是人比較輕佻、口花啦)
    反而是第四章有趣味啊… 這第四章還在努力的寫… 就是覺得很平常搞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寫… T_T
    而第三章正如你說的我是想要介紹一下背景,順道做一下日常相處很輕鬆但任務確實很嚴肅的對比,所以特定安排了開會前和開會時的情節,沒想到會讓人覺得沉悶呢…
    PS. 努力寫第四章中… 希望趕得上每月8號的截稿日啊…

    回覆
  2. phyclare

    雞蛋裡挑骨頭:
    「就一片而已小氣什麽。」
    →是"小器" 😛
    距離截稿日還有四天呵~
    版主回覆:(03/02/2013 01:01:55 PM)
    小气 xiǎo qì
    1.[stingy;mean;nigardly;tight-fisted;narrow-minded pelly] 吝啬,胸襟不宽:~鬼。
    2.[方]气量小。
    小器xiǎoqì
    1. 指某人气量小,心胸容纳事物如器皿小一样,容纳不了多少。肚量浅窄、偏狭,也作“小气”
    孔子鄙其小器。—— 宋· 司马光《训俭示康》
    2. (《论语·八佾》:“ 管仲之器小哉!”)
    兩個一樣吧~?
    somehow看上面的解釋小器好像更嚴重更不要得…?
    是還有四天啊~ 所以提早交貨了~ XDDDDD
    (下一章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呢~)

    回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