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第八章

1 Comment

  下午二時三十八分

Penn State University Park Campus

 

獲邀出席研討會的我,與Processor Carson並排走向會議室。

在我們身後的是梓瑤和一副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也一同被邀請的輝。

與後面輕鬆的閒話家常並且偶爾傳來笑聲的對話不一樣。我跟Professor Carson不知何時話題又轉到覺得剛剛的講座怎樣的問題上。

 

想到自己始終不是生物專業的學生,我決定說些外行人會更留意的東西:「剛剛提到其實中西方都早有複製的概念,我覺得這個角度挺新鮮的。」

他認同的點著頭說:「花了大半輩子去研究,看到類似的畫面就自動聯想起來了。有次在課堂上不經意的提到,發現不少人的反應跟你差不多,也就開始把這當成開場白了。」

「確實讓人有想去找找看是否還有其他文學或者思想有類似的概念。」

「忍者算不算?不是還有多重影分身術[i]嘛。」早就習慣了任務中途會有其他人的聲音,我對這時突然在耳邊響起的Lukas的聲音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再加上他現在說的是無關痛癢的東西,我也就忽略他了。

沒有聽到Lukas聲音的Professor Carson正常的回應著:「是吧,我一直認為要提升其他人對科學的關注就要從他們身邊的事物入手。」

 

繼續著剛才的話題:「只是,西遊記的先不說,我對於聖經裏面神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ii]有複製的含義這點有所保留。」

我的出言不遜並沒有引起Professor Carson的反感,還好奇的問:「哦?此話怎講?」

「我覺得“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人”是很普通的想法。就像是人類在構思機械人或者高智慧外星生物的時候難免也是會以自己的形象為藍本,亦即兩腿行走的直立式。但是這樣的想法稱不上是複製吧。」

雖然對於有宗教信仰的人拿神造人和人造機械人比較是大不敬的行為,然而鑒於他在台上所用的聖經例子,我可以確定對Professor Carson不用在意這點。

「想著“有另一個自己”可以代替自己做事不算是有複製的概念嗎?」

「當然也是可以這樣理解。只是就以複製本身的定義來說我還是覺得西遊記的更為貼切,因為那是真的有著一樣基因的個體[iii]。」

說起一樣基因的個體,我突然想到另一點,所以接著補充道:「不過這樣一想,對比起造人說不定阿當和夏娃更稱得上是複製?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麽可以由一個男人的肋骨變一個女人出來[iv]。」

 

意外的沒有傳來任何回應,我轉頭看過去便發現他正定定的望著我。

我露出疑惑的表情:「是有什麽問題嗎?」

仿如回過神來般,他搖了搖頭笑著說:「不,只是覺得跟你說話很有趣。」

「是很有趣,猶如學生般認真向教授發問兼討論的夜真的讓人覺得很有趣。」

什麽猶如學生般我本來就是學生吧。

再次無視Lukas的同時,我也放棄去深究Professor Carson的意思,並採取了自認為最適當的反應――用著稍微有點不滿的語氣說:「一開始我就說過自己不是生物專業的了吧。」

 

一如預想的,Professor Carson苦笑著說:「我不是那個意思啦。」然後不知道是懶得解釋還是什麽,他轉移了話題:「對啦,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了,雖然跟這題目好像不太有關係。」

過了一會,見他像在等我的回應,我便開口道:「是什麽?」

「你知道生物其實有不同的性別決定機制嗎?」

稍稍想了一下,我問:「你是指烏龜還是鱷魚會根據不同的溫度孵化出不同性別的情況?」

眼裏閃過一絲驚訝,他以充滿笑意的語調反問:「你確定你不是讀生物相關的?」

輕嘆了一下,我沒好氣的回應:「我確定。只是剛好對這方面有興趣而已。」不想話題繼續圍著這莫名的質疑上,我補充:「而且我也僅僅知道有這現象,並不了解背後的理論。」

「你要是連背後的理論都知道我看我乾脆退學算了。」怎麼今天的Lukas好像格外多話

 

這樣邊走邊聊,其實我們已經來到會議室的附近。

正當Professor Carson打算回應時,幾位迎面而來的人(根據事前的資料他們都是有份出席接下來研討會的教授)向我們這邊打招呼,他只好說句:「抱歉,之後再繼續吧。等我一下。」

在他和梓瑤上前跟那幾人握手的時候,我和輝在幾步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我們是真的要進去?」看著正在相互問候的幾人,輝不著痕跡的小聲問道。

同樣觀察著眼前的交際,我隨口回應:「據我理解,只有我一個獲邀。」

「說那麼傷人的話,小心我跟梓瑤告狀去。」

扭頭迎上的是輝燦爛異常的笑容,我無奈的把視線移回前方:……總比你在外面乾等好,不是嗎?」

「唔或許吧,但是想到還要繼續聽這樣的東西就

 

說時遲,那時快,Professor Carson已經向我們招手了。

想是已經得到主辦方的應允,在他把我們介紹給其他人後便領我們進會場。

雖然知道有了Professor Carson的邀請能夠進場是毋庸置疑的,但到真的走進去時,還是不禁感慨了一下

由於這是不公開的研討會,所以為了不引起懷疑,即使有任務在身我們也沒有拿到旁聽權。

然而,現在只是簡單的交代一下我跟輝就順利進場了。

果然權威的影響力就是不一般。

 

剛坐下不久,研討會就正式開始了。

正如Professor Carson所說的,今天的研討會的題目是複製技術與基因技術結合,而且是集中於醫療相關的最新研究。

一旁聽著,不得不說正式會議跟公開講座的程度果然相差很遠。

Professor Carson發表的論文還好,因為事前對他的研究領域有粗略的理解,但是在其他兩名講者發言的時候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由於他們的論文都關乎結合兩項技術去治療遺傳性疾病,所以內容充斥著“異常基因在第幾對染色體”、“某個基因突變導致該疾病發作”、“什麼又是由多少個氨基酸組成”等等的字句。

對我這個外行來說,這一堆專業名詞確實難以跟上。

不過,研討會的內容本身並不是我之所以在這的目的。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戒備中,任由講者的聲音穿過我的雙耳。

 

兩個半小時後,研討會順利結束。

稍微跟其他講者說了幾句,Professor Carson便向我們這邊走來,笑容滿面的問我:「覺得怎樣?」

沒有隱瞞的必要,我老實回答:「說真的,聽不懂的居多。」

「哈哈哈,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對著這不知該作何回應的話,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就已經說道:「本來想要跟你繼續剛剛的話題的,但是現在我必須去welcoming dinner。希望你不會介意。」

「不,沒關係。」

「那先這樣吧。

「好的。再見。」「再見。」我和輝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遲些再說咯。」這樣說著,梓瑤就追上Professor Carson等人的步伐。

 

離開會議室後我讓輝先跟著他們,然後自己到預定的位置取車。

把輝接上車後,他們也正好搭上其中一位教授的車,剩下的上了另一部車。

一路小心的跟在後面,我們到了距離大學約十分鐘車程的一家家庭式意大利餐廳――Osteria Mamma Ristorante

 

在暗角處把車停了下來,剛好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到他們一桌人。

他們坐下以後,輝便下車檢查餐廳的四周。

沒有讓自己的視線離開餐廳,我熟悉的操作著車裏的控制面板撥通了TS的線路。

Lukas,我要畫面。」

不消一會,擋風玻璃的左下方便出現了餐廳內和後門監視器的畫面。

「還有其他事嗎?」

「如果交更前還沒有回去的話就讓光一他們在酒店那邊待機,這邊負責護送回去。」

「了解。」

剛切斷了TS的線路,輝的聲音便響起:「沒有異常。我去隨便買點東西來吃,可以吧?」

「啊。」

 

不久,在侍應為Professor Carson他們送上一籃麵包時,輝也買了漢堡和飲料回來了。

他先把飲料放下,然後邊把漢堡遞給我邊說:「第一次見這樣的professor呢。」

「嗯?」

「他今天真的一直沒有停過吧。居然還說什麽“本來還想繼續聊的,但是今晚應該不行了”什麽的,再怎麼熱心教學也有個限度吧。」

一面吃著漢堡一面不以為然的回應:「梓瑤不也說過他一直很熱衷與學生交流嗎?」

「熱衷歸熱衷,如果是自己學生就算了,但你甚至連生物系都不是呢。」

關於這點,不得不說我也覺得有點意外。

按照原定計劃,我們的確是會假裝是生物系的學生走去發問從而達到能夠隨時出現在他附近也不會引起注意的目的。

雖說現在由於梓瑤的關係省卻了不少步驟,但我也沒想到可以獲邀出席研討會。

而且沒有記錯的話,他是看到我筆記上的某處才突然對我產生興趣的。

到底看到了什麼呢?

就頁數來看應該是比較開頭的內容,但是我應該沒有寫什麼值得青睞的事才對。

真要說的話,聖經那應該是比較有看頭的,可是就研討會前的對話來看又不像。

 

我還在思索之際,輝再次開口了:「先不說這個了,明天打算怎樣?還要去研討會嗎?」

「嗯。」

「你有聽懂嗎?」

「沒有。」

「那乾脆在外面戒備不是更好嗎?更何況他沒有說明天我們還可以去不是嗎?」

看來剛才的研討會真的把他悶瘋了,平常明明都不願靜靜坐著的。

但是難得有這個條件,當然是直接待在目標身邊的好:「也沒有說不行啊。」

……我不介意自己一個在外面的。

「常年在我身邊打轉的人突然不在了不覺得太突兀了嗎?」

聽到他在旁邊咋舌我就知道他明白我指的是什麼,決定再添上一句:「你今天不是還興致勃勃的跟梓瑤說“機會難得,打算全聽一遍”嗎?」

詞窮的他沒有回應,我也沒有另找話題。

所以那以後我們就沒有再說話,專心的執行任務,直到八時左右他們用餐完畢離開餐廳。

 

一路隨著把Professor Carson和梓瑤送回酒店的車,我把車停在酒店正門不遠處。

目送完他倆走進酒店,我用車裏的面板接通了光一他們正在待機的箱型車。

完成交接工作,正打算把車開回預定的位置後回TS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看著那眼熟的號碼,稍微疑惑了一下,我按下了通話鍵:「喂?」

傳來有點遲疑的聲音:「夜?」

雖然早就認出號碼是誰的,我還是忍不住反問:「梓瑤?」

「啊,是的。那個抱歉,今天下午跟輝問了你的電話。」

斜眼看到旁邊的輝掩嘴笑著,我如常回應:「不,沒關係。」

意料之外的,另一邊沉默了。

過了一會,我決定開口:「有什麽事嗎?」

「啊,不,其實也沒什麽事。」她頓了一下:「那個,你現在有空嗎?」

「嗯。」

「那要不要來我房間聊一下?你看,我們不是很久沒見了嗎?難得再見面了,就想著趁這個機會聊聊。」

「我是無所謂,但

原本是想問這麼晚去打擾不要緊嗎,畢竟第二天一早就有另一個研討會,但是我話還沒有說完,她已經搶先開口了:「啊,難道你已經回去了?也對,已經這個時候了。」

「不,我們還在學校。」剛說完,一直在旁邊笑著的輝突然扶起額頭來了。

 

「嗯?你說“我們”難道輝在你旁邊?」

「啊。」

「這樣啊,要不輝一起來吧。」

「可以啊。」

之後,梓瑤交代了自己住的酒店和房間號碼就掛掉了。

 

待我向Lukas還有光一那邊交代了接下來的行程後,輝一副受不了的語氣:「我說你啊能再不解風情一點嗎?」

「嗯?」突然說些什麽呢。

「人家梓瑤是想跟你聊天耶。」

「所以?」

用著有點生氣的語氣,他再重申一遍:「她是想跟你一·個·人聊。」

開口叫你去的是她。」

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後,他就撐著頭望出窗外:「當我沒說。……什麽時候過去?」

「再過一會吧。」

看了看錶,他說:「那我去買點東西。」

 

輝離開後,我凝視著酒店的正門,開始回想電話內容。

一開始異常吞吐的說話方式,怎麼想都是在緊張。

直到她聽到輝的名字語氣才恢復正常

要我說的話,對此我也只能認為是由於我們今天才和好的關係。

於是當她提議讓輝一道去的時候,我沒有咨詢當事人的意見就回應。

但是,如果真的如輝所說,她只是想跟我聊的話又爲什麽會有這樣的反差呢?



[i] 多重影分身術為漫畫《火影忍者》裏面出現的忍術,此忍術與一般的分身術不同,可讓術者分出多個實體分身。

[ii]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創世紀 1:26)

[iii] 在《西遊記》裏面,孫悟空能夠一拔猴毛再吹一口氣便變出多個分身。

[iv] 耶和華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他到那人跟前。(創世紀 2:22

  


本章於2014年3月11日補完。

 

One Response to “《ESA》--第八章”

  1. 夏思凝

    原來不經不覺等你超過半年了… 你八月一定要更新啊…
    版主回覆:(07/31/2014 09:12:48 PM)
    你要實驗留言也不用那麽順便的來給我壓力嘛 ::>_<::

    回覆

Leave a Reply to 夏思凝

點這裡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