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前言+第一章(修訂)

1 Comment

前言

在這個人才輩出的年代,各國爲了鞏固自己的勢力都歇盡心血吸納人才並投放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培育下一代的有能之士,導致各國之間的競爭愈來愈激烈。

因此,對各國政府來說,保證國家的安全和利益變得比以往任何一個年代都來得重要。

 

說到保證國家安全與利益,其實不外乎就是要防範國家內外的威脅。

而這一項要務除了需要最頂尖的人才,還需要有大量的實戰經驗。

為免出現人才以及經驗的斷層,美國政府在幾年前秘密成立了一個特殊工作部門。

這部門透過種種渠道觀察篩選國內乃至國外的青少年,暗中把候補人員挽留或吸納到美國本土,然後在他們即將升讀大學的時候進行忠誠度的評估,最後會正式告知部門的存在和收納其為部門的一員。

正式加入部門的青少年會在現役和已退休的特務人員底下進行訓練,同時會協助保證國家安全利益的工作。

他們雖然不會直接領取國家的薪水,但是在各方面也會擁有相當於特務的特權。

 

簡單來說,這個部門的目的就是在不被外界查覺的情況下,為國家發掘有潛質的青少年加以培訓。

讓他們一方面能夠發展自己的才能,另一方面能夠累積實戰經驗,以便日後繼承各特務機關的工作,避免國家出現因缺乏有經驗的人才而產生的安全漏洞。

 

這些青少年,表面上跟一般大學生無異,但實際上已經是肩負美國現今以及未來安全的要員。

知道他們存在的人都稱之為ESAElementary Special Agents)。

 

 

※ ※ ※ ※ ※ ※ 

 

第一章

凌晨三時十八分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ESAD1宿舍B203

 

……嚓嚓……

房門外輕微的摩擦聲,讓我從睡夢中醒來。

掃了眼聲音來源,我無聲的下床,抓起旁邊書桌上的直尺後走到門邊。

不久,門外傳來了小小而又清脆的「嗶」一聲,表示房門已經被成功解鎖。入侵者靜候片刻,才動手轉動門把並慢慢的把門推開。

待門外的人踏入房間的一瞬,我猛地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朝下一拉,然後趁著他往前傾的時候順勢把他的手扭到其身後鉗制著。幾乎同一時刻,還在門外的另一名入侵者亦開始有所行動。

抬手用直尺化解攻擊後,乘著空隙把直尺送往其咽喉位置——

 

「有事?」望著面前舉雙手投降的人,我放下直尺,示意對方進門的同時開口道。

門外的人愣了下,才緩緩的跨步:「呃……那個,我、我們……

「等等!我呢?放開我!」

聽到被我鉗制著的人在大聲呼喊,我略一皺眉,手暗自使勁以作警告。

再怎麼說,這棟樓名義上是社區機構建造的學生宿舍,在這有一般學生居住的地方大半夜又是入侵又是吵鬧的實在不太妥當。

 

關上門,我把房間的燈打開後才放開在我左手暗自呼痛且掙扎不已的人。

把直尺插進筆筒,我對著兩名入侵者坐了下來。沒有再次追問對方前來的原因,因為我知道這剛從我手中解脫的人會有一大堆的怨言。

「沒事幹嘛出手那麼重,我們可是來傳指令的。」

看著某人用力的揮著剛被我抓住的手,我淡淡的回應:「既然選擇夜闖就怨不得人。」

 

「夜闖又怎樣,上頭從來沒有禁止這類的行為啊,說不定還認為這是很好的訓練呢――“隨時隨地提高警覺可是ESA很重要的一個課題!」

還真是說的理直氣壯啊……「按照你說的,那我可以往上匯報說你訓練不足了?」

「你倒是提醒我了,明知道是我們幹嘛還下手那麼重!」聽到我的話,眼前的人很自然的轉移了話題。

無言的看著他片刻,我才開口反問:「我下手重?你還活蹦亂跳的不是嗎?」

「你……

就在他打算反駁我的時候,旁邊一直聽著我們對話的人總算喊停了。只見他小聲道:「那個,輝。指令……

對上他詢問是否能繼續的眼神,我點了點頭作回應並示意他們坐下。

 

得到我的准許,一直吵吵嚷嚷的輝毫不客氣的坐在書桌旁的沙發坐下,而我也挪了挪桌椅的位置,坐在沙發對面。

反觀另一人,走到沙發前卻沒有馬上坐下,而是向我低頭:「那個……在開始以前,請容我先說聲抱歉。」

我揮了揮手:「不用,我又沒有在意。」

我話還未說完,輝便已經伸手把那人拉到沙發上。隨即在其耳邊輕聲道:「看吧,James,我就跟你說夜不會介意。」

想是知道在安靜無比的房間我對輝的話聽得一清二楚,James面有難色的沒有回應。

 

懶得再陪他糾纏下去,我開口道:「指令是什麼?」

「嗯?啊,是這樣的,剛剛收到任務指令,明早九點十五分本部開會,所以過來給你送資料。」

配合著James的說話速度,輝向我拋了一支USB

我隨即把它插進ESA專屬通訊器,經過一系列認證過程後,顯示屏上展示出各種資料,如人物關係圖、關鍵人物的詳情,還有任務內容的簡介。

快速把資料看完以後,在通訊器登記確認得悉任務資料後就把USB遞向離我較近的James:「我明白了。謝了。」

「你已經看完了?」James看了看手上的東西疑惑的抬起頭問我。

「嗯。」說著,我站起身來,把桌椅推回書桌處。

「呃……好的。」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不打算深究James遲疑的原因,我邊說邊去把房門打開。

 

看到我的逐客令,James馬上走到門邊準備出去,而輝只是站了起來:「夜,可以的話我想多留一會。」

我沉默了一會,說:「隨便你。」

「那麼,James,我們明天見咯。」輝對James揮手道別。

「嗯,我先走了,明天見。」

 

關上房門後,我半躺在床上,把放在床頭的小說拿起來看。

輝走到書桌那,面對著椅背跨坐下來。好一會,他才開口:「雖然這問題有點多餘,但你知道今晚不是我值班的吧?」

「嗯。」視線沒有離開書本,我淡然回應。

「你就不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會負責送資料過來?」

「……因為你太閒?」清楚明白他想要說什麼,我依舊選擇了這樣回應。

「閒你的頭!每次我都被負責的人抓來,好不好。就剛才,我可是差點就通關,結果因為James突然找上門掛掉了,你要怎樣賠我?」

抬頭看向輝,我指正道:「作為同隊的人,你本來就是會被指令打斷。與我無關。」

「這只是剛好今天是這個情況而已啦!你要知道……

不待他說完,我打斷道:「話說回來,指令根本不需要親自送上門吧?」一般來說,只要通報一聲便能連上本部的系統查看任務資料才是。

聽到我的話,輝不太自然的避開了我的視線,隨即衝我喊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拜託你稍稍友善待人。」

瞥了輝一眼,我視線重回書頁上:「我不認為有這必要。」

頓時,房間恢復寧靜,整個空間僅剩下翻書的聲響。

 

這情況持續了好一陣,最終還是輝先開口。

「這不是必要不必要的問題吧?」輝的聲音裡滿滿的無奈:「忽略我,一般人可無法從你那簡潔的話語聽出來多少訊息,只會覺得你難以靠近啊……這點你那時候應該有充分的體會才是啊。」

……話說完了?」我冷聲道:「說完就請回吧。」

想是從我的話語中察覺到什麼,趴在椅背上的輝猛地坐直了:「不,我……是我失言了。」

翻過書頁,我回說:「無妨。」

又是一陣靜默,輝才再度發言:「你跟她……還有聯繫?」

明白輝指的是誰,我淡淡道:「沒有。」

……何時開始?」

「自那件事以後。」預料到輝下一個問題,我乾脆先回答了:「我沒有找她的理由。」

「理由麼……」輝說著,手撫上了書桌面,喃喃道:「你一直好好存著不是嗎?」

對於輝的這句話,我選擇了不作回應。

 

那之後,我們沒再說話。

輝又待了一會,表示要回去小睡一下,才離開我的房間。

在他走了以後,我合上書本,走到書桌前,打開了剛剛輝輕撫著的位置正下方的抽屜,取出一支自動鉛筆。

 

輝似乎是以為我待人處事的態度是無自覺的,可事實上,那是我故意為之。

我不喜歡跟人扯上關係,因為在我看來,所謂的人際關係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若跟人扯上關係,那麼少不免就要為這段關係付出精神、時間。

倘若只是付出這些倒還好,可問題是一旦在心中為這人預留了空間,那麼在其消失的時候,心裡就會剩下與曾付出的成正比的空洞。

即使這段關係沒有消失或改變,只要對其抱有重視之情,那這人就能對你造成傷害。無論那是有心,還是無意的。因為在這世上,唯一能影響一個人的,就只有其重視的人事物。

 

而我,因為各種原因,並不希望自己的思考判斷受到其他東西的影響,所以選擇了用冷淡的態度對待一切。

想當然的,人生在世,要完全不跟人有任何關係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為了省卻麻煩,我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築起高墻,與人保持距離。

如輝所言,一般人遇到如斯態度的人都會敬而遠之,更不用說是想要跟這人有進一步的關係。所以一般來說,這個方法是挺湊效的。

這是我待人處事的態度,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如此。

但是,她是唯一的例外。

 

那是一位個性跟我相差甚遠的女生。她總是活躍於班級及學校的活動,對著任何人或事情都抱著樂觀友善的態度。

或許是因為這樣,我們雖然是初中同班,卻沒怎樣說過話。

可是,在我意識到的時候,我的目光就已經會不自覺的追隨她的身影。

直到後來我們碰巧加入了同一個社團,我們才多了接觸、交談的機會。而我也慢慢的發現自己的心情會因為她和與她有關的事情產生變化。

 

以我有限的感情認知,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喜歡或愛情,我唯一知道的是――為了她我可以放棄一切東西,只要她開口我什麼都願意答應。

這話要是給輝知道,他肯定會斬釘切鐵的說這是愛情。

對此,我只能說我真的不了解感情,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只知道,自己雖然在乎她、重視她,卻從來沒有想要跟她在一起的念頭。

對我來說,只要我知道她還在就好了。

這可能是我的自私,但是單是因為想到她或有關她的事而造成的感情波動就已經讓我無法適從,所以我並不打算跟她主動聯繫或發展進一步的關係。

 

只是,時至今日,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因為這些都已經成為過去,我跟她沒有再聯繫,生活也沒有交集,我們應該也不會再見面的了……

想著,我就把筆放回抽屜,輕輕的把它關上。 

--------------

1 由於有了ESA這約定俗成的稱號,特殊工作部門後來被正式命名為ESADElementary Special Agents Division)。

 


 

久違的來更新,結果是修訂版希望不會被揍……

總之,打算繼續寫下去的時候,發現一開始主角(夜)的表現拿捏跟預期的差得有點多,覺得不堪入目的我決定先來個修訂……

然後順便描述上也修訂了~  因為修訂篇幅頗多的,特別是第一章,所以就乾脆來重新發一發~

忽略描述,真要說的話其實主體沒什麼變的?該夜襲的夜襲,該回想的回想~~~ XD

嘛,總之先這樣吧。

 

既然都發修訂了,就乾脆偷偷的把分類也改一改,標明下這是第一部好了。

至於這有幾部,就不要問了,我怕我說了會被揍飛……

 

One Response to “《ESA》前言+第一章(修訂)”

  1. 思凝

    這修訂版裡,大家變得比較含蓄,超喜歡! <3
    尤其夜最後一段的內心獨白,看得很舒服 ^^
    加油修訂喔~!
    版主回覆:(01/15/2018 11:40:08 PM)
    與其說含蓄,應該說比較貼近他們本來的性格……
    最後那段在我看來反而改動相對少?

    回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