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第四章(修訂)

2 Comments



下午十二時二十三分

The Penn Stater Hotel and Conference Center

 

結束了早上的課後,我在宿舍稍作收拾便乘坐校內巴士來到了Professor Carson將會入住的大學酒店。

穿越酒店的停車場,沿著後方的小路走進樹林。步行約二十分鐘以後,拐進右側一條不起眼的小徑,再步行不久便抵達一處被鐵欄柵圍起來的範圍。

前往豎立著「美國空軍合作研究中心」的入口登記處,我向值班人員出示了學生兼住戶證。

考慮到是次的保護對象主要在Penn State活動,我選了這地點作為TS。

 

與ESA的性質相似,這研究中心是美國空軍作為征兵工作一部分而推出的一項吸引STEM1學科學生的項目。學生們除了有機會和現役飛行員攜手開發搜救行動、無人飛行器、以及最新定位技術等三大挑戰的解決方案,還允許學生參與和解決空軍每天會面對的實際問題。

這項目從一開始的網上協作,到近年漸漸衍生到在大學設立實體研究中心,允許青少年在修讀大學學科的同時進行初步的空軍訓練。

真要說這項目和ESA的分別的話,基本就是明面和暗面的分別了吧。

 

接過值班人員的登記表跟筆,我依照一般訪客流程在上面填寫了姓名、學系以及學生編號等基本資料以後便把東西還給對方。

按程序,現在值班人員應該已經完成掃讀我的證件,在複查我填寫的資料後把證件還予我並把閘門打開。

然而,那人在遞給我登記表後便一直沒有進一步動作。

 

「有問題?」抬頭看向神情僵硬的值班人員,同時亦是昨天因為輔助α Team而受到處分的Level 2其中一人。

「啊,不、沒……沒有。」說著就要把證件還給我。

沒有看向證件,我注視著對方,開口問道:「檢查過了?」

看得對方動作一頓,然後慌亂的邊道歉邊進行檢查,我不由得思索ESA的晉升制度是否存有漏洞。

 

檢查完畢,在我伸手接過證件時,這回他總算沒有忘記要跟我確認研究中心範圍的注意事項。

以往這時候我應該就會直接跟他表示我清楚明白中心內該注意的細節,而他則馬上放行。

可鑒於他方才的表現,在腦海裡翻閱著對方資料的我並沒有要開口的意思,而是靜靜的看著他。直到他講解完畢,才點頭表示了解。

沒有錯過他一瞬放鬆的表情,我最後掃了他一眼,才踏入閘門前往TS。

 

為了給駐守的空軍、科研人員以及實習學生提供住宿的地方,研究中心設有專屬的宿舍設施。

這些宿舍大多為兩房或三房一廳,配上開放式廚房和衛生間的平房。而鑒於研究中心的保密性質,除了指定人員能進出以外,這些平房的窗戶皆是防彈且能防窺視的玻璃。

如此配置,正適合作為此次任務的據點。

 

不過,不管TS的設備有多完善,我們需要在TS暫住多久,它都只是一個臨時的據點。

正因如此,即使有人選擇把慣用品帶進去也是爲了應付日常生活。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打開TS大門的瞬間,我的視線立刻落在飯桌上的音響設備,再看向右側大廳,一部家用遊戲機靜靜的躺在沙發旁的茶几上。

對於這些物品的所有人已經有念想的我,關上大門,走向角落處的冰箱,不意外的發現裡面塞了一整打啤酒。

看此情況,我先是走到走廊右側的雙人房裡面放下自己的行李,接著走到盡頭的四人間。快速的巡視一番,把所有非必要的個人物品都搬到大廳處,最後把冰箱的啤酒也拿出來放在飯桌上。

 

待我把「違禁品」都圈起來時,輝正好抵達。

瞄向其手上那大號的運動包,我默默的抬高視線看著他。

「呃、這個……」心虛的把運動包藏身後,輝問道:「其他人呢?」

收回視線,我回房間抓起早就準備妥當的背包,丟下一句:「處理好告訴我。」

 

接著,我先是來到研究中心附屬的健身室稍作運動,然後前往某研究中心大樓的研究室。

在研究室角落處的電腦前坐下,我掏出平板電腦,然後按照昨天申請TS時收到的指示登入並啟動預設在電腦的程式。

眼看研究室並無其他人,我開啟了自動程序後任由程式按照既定的速度開始進行模擬跟建模。確定沒有錯誤後,我拿起平板開始閱讀關於相關的描述。

 

說真的,任務地點設定在熟悉的環境是一件麻煩的事。

由於必須以本來面目執行任務,單是任務途中碰到相熟的一般人時的應對或者因而導致對任務的妨礙,就已是一件難以掌控的事情。

更何況,為了讓平日生活上沒有交集的幾人聚在一起而不引起懷疑,集合地點就只能選在保密性較高的地方。

而為了能夠順理成章的利用這研究中心的宿舍,表面上的理由更是不能少。故此我們每個人都被安排了一個研究課題,像是我眼下的無人機穩定器設計以及其避震模擬。

雖然技術部門已經為我們提供了這些課題的「答案」,可是為了進出時、或者日後被問及時能夠準確應對,不充分理解跟控制研究進度是不行的。

 

看著平板上的解說,我不時操作電腦手動進行實踐,並偶爾改變其中的參數進行實驗,以便進一步理解背後的設計理念跟理論基礎。

直到三點半左右,我接到輝的訊息才把進度存下來後動身離去。

 

回到TS,首先看到的是在飯廳忙碌著的Lukas,再來便是沙發那埋首在電腦的James。

伴隨著四人房方向光一的「歡迎回來」,先後跟James還有正好在走廊通過的輝打招呼,我隨手拉過一張椅子在飯桌前坐下,開口問道:「還有兩個呢?」

考慮到昨天晚上Lukas就把他篩選出來作輔助的兩名Level 2的資料交予我,我本來預計兩人會今天就過來報到,可似乎沒有這跡象。

一邊接駁電子器材,Lukas一邊回應:「啊,忘了告訴你了,說是正式行動那天才過來。」

 

這隨意的語調,是故意不匯報的吧?

「安啦。」感受到我的視線,他頭也不抬的補充道。緊接著:「那邊那個,幫我接一下。」

從Lukas手上接過插頭連上身後的插座,我提醒道:「前後至少五天啊。」

「我知道,我會安排好的。真不行就勞煩你們輪班時打打下手了。」

面對著認真把系統連接上本部的Lukas,我僅簡單的回應一聲便不再糾纏在這個話題上。

 

片刻,待電腦都設定完畢,我讓所有人在飯廳集合,再一次鄭重的交代任務期間要注意的事項,後安排了下接下來兩天要準備的事情就讓大家散去。

 

△ ▽ △ ▽ △ ▽ △

 

早上五時十五分

ζ Team TS

 

朦朧中知道自己醒了的我看一下手錶,距離昨天睡前訂下的集合時間還兩個多小時。

側頭看到的是在隔壁床上熟睡中的輝,這個時間想必其餘三人也還在睡夢中吧。

 

安靜的坐起來,在床上盤膝而坐並閉上眼睛,開始調整自己的氣息。

像這樣調整氣息,是我不知道什麽時候養成的習慣――透過吐息去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務求讓身體保持在最佳狀態。

“要時刻保持警惕”,這對我來說不只是ESA的座右銘,而是從小就被灌輸的常識。

 

感覺差不多的時候我最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維持著這個姿勢一段時間,慢慢的吐氣。直到把氣全吐完後,我稍頓片刻才睜開眼睛。

瞄了一下時間,正好十五分鐘。

舒展下上半身後,我便下床換上了運動服。

梳洗過後,喝了幾口冰櫃裏的運動飲料,我走出TS開始熱身。

沿著大路跑步的時候,看著漸漸泛白的天空,想到了以前輝不止一次對我抱怨:「每天、每天,風雨不改的,你就不膩嗎?難得沒有安排就不能做些有趣的嘛。」

與迎面而來正進行晨訓的空軍小隊點頭打招呼,我進一步提速。

 

幾乎自有記憶以來我就被安排學習各種武術,不,嚴格來說該是實戰技巧。因為不管是作安排的人還是教授的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須能夠因應不同的情況作出最適合最有效率的舉動,而不是要得到什麽武術比賽的榮譽。

沒有反對的理由,年少的我也就開始了每天皆有訓練的日子。

到後來即使不再被要求每天需要做怎樣的訓練的我還是自發繼續這課題。

說是習慣也好,沒事做也好,在掌握不同技能的同時,我得出了鍛煉不能中斷,唯有每天持之以恆的練習才能確保動作反應都刻在身體深處的結論。

這是單純對自身的要求――不允許自己因為疏於鍛煉而有絲毫遲鈍。故若非情況不允許,否則每天我都必定抽時間來訓練。

以前如此,現在成為了ESA更是如此,將來恐怕也不會改變吧。

 

結束晨跑回到TS時,Lukas正在準備早餐。

聽到開門聲的他轉過頭來,說:「早。」

「嗯。」

「麵包需要我幫你處理嗎?」喊停了步向浴室的我,Lukas問道。通過大半年的相處,我們都對彼此的生活習慣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故曉得我偏向烤麵包的Lukas會問這個問題一點也不奇怪。

「我自己弄,先去洗澡。」

「OK。」

 

回房間拿替換衣服的時候,還在床上的輝轉了一下身,頭埋在被單裡面朦朧的問:「唔……幾點?」

看著指針剛過七時,我回應說:「還有二十五分鐘。」

「那我再睡會……」

意料之內的反應,我轉身洗澡去了。

 

擦著頭髮走出來時跟剛踏出房門的James對上了視線。

大概是沒有心理準備突然見到我,他嚇得退後了半步小聲道:「早、早安。」

無視他走出客廳,看到Lukas正把早餐分成五份放到餐桌上。

他用下巴比了比灶台:「平底鍋幫你洗好了。」

「辛苦你了。」

揮了揮手示意不用在意後,他說:「我去看看他們兩個醒來沒有。」

 

話畢轉身的他差點跟光一碰過正著。

只見光一邊打著哈欠邊伸懶腰的坐到餐桌旁:「早啊。一早起來馬上有早餐吃太好了,我不客……啊痛,幹嘛啦。」

冷眼看著光一摸著被自己用力拍了一下的後腦,Lukas說:「給我好好刷牙去。」

「廁所有人啊。好啦,我會去啦。」眼見Lukas舉起了拳頭,他連忙改口,然後小聲的補上一句:「你是我媽啊。」

 

得到光一的回覆,Lukas轉身去叫輝了。

在我等候平底鍋燒熱的時候,背後傳來光一打呵欠的聲音。

「明知道要早起就不要弄那麼晚。」

「沒辦法啊,準備睡的時候想起還沒有練習就去道場一趟了。」說著,光一又打了個呵欠:「可是待我回過神來就快一時了。」

看平底鍋熱得差不多了,我把方包放進去。對其理由早有概念的我並沒有做出回應。

「……該不會是吵到你了?我明明已經盡可能注意的了。」

 

繼續烤著麵包,我頭也不回的道:「我知道。」昨晚光一進出的時候都沒有開燈並且連開關門的聲音都極度微弱就可以知道他的確盡力保持安靜。

「可是你還是醒了。」聽他的語氣就算不回頭也知道他現在肯定一面不滿。

「不是一直跟你們說不用放輕腳步嗎?」沒有要追究他的意思,我平淡的再一次重申。

「是是,你是有說過。可是知道有人淺睡很自然就會那樣做好嗎?」

「即使明知道沒用?」

「即使明知道沒用!啊,你出來了。」

該是James從廁所出來了吧,光一離開了客廳。

 

過了一會,隨著另一組腳步聲Lukas的聲音響起:「說到明知道沒用還做,你自己還不是一直做差不多的事情。明知道我們不如你易醒還是會放輕腳步,不是嗎?」

「那怎麼一樣,我是怎樣都會醒的,可你們不是。」拿著烤好的麵包到飯桌坐下時,James早就坐在桌旁等候,Lukas也正要坐下。

看到Lukas滿眼笑意的看著我剛烤好的麵包,我皺眉道:「幹嘛?」

「還是一如既往特地多弄了呢。」

「你若好好準備,我犯的著嗎?」瞥了他一眼,我反問他一句,順手就往桌上唯二空著的碟子放上烤麵包。

對此,Lukas不置可否的聳聳肩,用起餐來。

 

「嗯?怎麼,我錯過什麼了嗎?」梳洗完畢的光一拉開椅子,還未坐下就已經抓起一片麵包塞口中。

沒有回應的打算,我自顧自的夾了塊煎蛋放在烤麵包上,隨手撒了點鹽,吃起早餐來。

對面Lukas則嘴上說著沒事,眼神卻示意光一看向還沒人認領的早餐。

本來還一頭霧水的光一,在瞄了下各人的早餐配置後隨即表示明瞭,隨即向我揶揄道:「真好啊,咱們領班大人親自烤的麵包呢。」

「想要就自己拿。」隨手把輝的早餐往光一推了推。

「哪敢啊,這要是讓咱們兩位偉大的領班大人因此餓了肚子怎麼辦。」

 

看著光一跟Lukas毫不掩飾的笑意,以及低頭吃早餐的James都快要把頭埋在碟裡,我無語的皺了皺眉,不再說話。因為我很清楚,他們這反應完全因為這剛梳洗完畢、仍一副要醒不醒模樣的輝。

只見輝一邊把被我推往光一方向的那份早餐重新放到自己面前,一邊就從我的碟上拿了一片烤麵包,隨意的塗了下果醬就吃了起來。

也不知是沒意識的還是什麼,輝他有從我餐盤拿食物的習慣,哪怕我們吃的是一樣的餐點。

這一如往日的舉動,在此刻,使得對面兩人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了……

 

早餐後,待James把碗碟洗完以後我們已經把電腦以及投影機等設備都設置好了。

「今天大家都沒事吧?」在得到所有人的正面回應後,我接著說:「那就趁今天把該注意的地方都找出來吧。」

如同其他任務,在正式行動以前我們都會花時間去研究目標場所,以便找出容易被埋伏的地點,狙擊點,逃走路線,躲藏點,死角等等會對任務產生影響的地點。

指向Lukas經由ESA數據庫調配出來的學校平面圖,我繼續道:「考慮到目標人物的行程,基本是不會有私人時間的,所以沒有必要把整座校園都列入戒備範圍。目前我們要做的就是針對機場、酒店、講座地點、研討會地點、已知用餐地點等範圍那些警戒的位置,進行確認、控制。」

 

順著我的話,Lukas把相應的範圍用另一顏色標示出來。

向我示意過後,Lukas一邊操作電腦,一邊接話:「根據現有的情報,目前在大家屏幕上逐一顯示的是目標最可能會行進的路線,還有經過電腦計算得出的重點位置。當然,必須實際踩點才能確認具體的情況。其他可能的路線跟相應的重點會以另外的顏色作表示,大家能隨時切換需要的資料。」

 

在Lukas解說過後,我安排了時間給所有人足夠的時間瀏覽加消化這資訊。

等到大家都表示沒有問題後,我對Lukas說:「幫我把地下水道圖調出來。」

「等等……OK了。」

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下,我伸手比劃大屏幕上的學校平面圖跟舊水道圖,說:「可以把它們重疊嗎?」

「當然。可是它們應該都封好的了吧。」明白我想要做什麼的Lukas率先發問。

「我知道的就有一處沒有封好。」伸手微調了下,我指著其中一處,道:「圖書館地下館藏的這個位置,可以進入舊水道,沿著這方向走可以在兩公里外的馬路出來。」

 

說畢,其他人都一面奇怪的看著我。良久,輝開口問:「可以問一下你是怎樣知道的嗎?」

沒有隱瞞的理由,我回答說:「去年任務結束後趕報告,無意中發現的。」

「嗯。首先,哪有人會放下大大的豁免權不用剛出完任務就去趕什麼報告;再來,你是怎樣才可以無意間發現圖書館的密道,睡在裏面啊?」

「還有沒有其他地下通道?」無視輝的話,我向Lukas確認道。

「唔……」雙手快速的敲打鍵盤,很快的他就開口:「沒有了。舊的校舍地圖要不要?」

「要。」待屏幕上出現相關的視窗後,我點點頭說:「讓電腦找一下要注意的地方。東西在哪?」

「下面數起第二層左邊跟第三層的透明塑料盒。」

在Lukas頭也不抬的回應我的提問後,James隨即站起身來道:「我去拿。」

 

看著時間還不到十點,我暗自盤算接下來的安排。

有了大概的安排,我在自己的電腦輸入了若干指令。隨後,我打開James從他們房間拿出來的兩個塑料盒,檢查著裡面的微型攝影器等電子零件。

這時,Lukas開口:「好了。」

把視線移到屏幕上,快速瀏覽新舊校舍的交匯處,我把剛才輸入的資料發送到每人的電腦,抬頭看向自家隊員,道出我的安排——

 

時限是從這刻起,直到明天下午四點正。

Lukas負責確保我們有校園範圍所有監視器的畫面,標示行動範圍內的監視器死角以及需要補強的地點。與此同時,他需要備好微型監視器等器材。

其餘人(包括我)負責實地視察以確認並且在必要時修訂經由電腦計算的線路和關注點,再按照Lukas的指示在適合的地方安上需要的器材。

雖然有給每個人劃分大概的優先處理範圍,但由於最終每個人都必須完全熟悉行動範圍的細節,我並沒有硬性規定什麼時候該去哪裡視察。

為的除了是能夠彼此之間更彈性的配合,更是為了讓這行動本身顯得沒規律。

 

「隨時匯報行動進度。沒問題的話散會。」

--------------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亦即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簡稱。

2 Responses to “《ESA》第四章(修訂)”

  1. 思凝

    鍛煉不能中斷,唯有每天持之以恆的練習才能確保動作反應都刻在身體深處的結論。 -> Great!!

    「那怎麼一樣,我是怎樣都會醒的,可你們不是。」 -> sigh no eye see x_x

    回覆
    • 凌空夜

      夜表示對不管怎麼說也要多此一舉的人表示不解。

      回覆

Leave a Reply to 思凝

點這裡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