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靈使》事件二:第二章

Leave a comment

 把車停泊在商業區一棟三層樓高的建築物樓下後,正木拖著沉重的腳步踏上一樓。

本想速戰速決的解決手上的事件,卻意外的被兩尊龐然大物擋住了目的地。

 

與面前的東西大眼瞪小眼,再左盼盼右看看的仔細端詳了一番。

(這個…是石獅子沒錯吧?而且是跟我差不多高的兩尊…)

肯定了眼前的東西是實際存在後,正木傻眼了。

不是沒有見過石獅子,可是會徹底把門堵死的石獅子他還是第一次見。

考慮到門後是某人的辦公室,所以基本上可以肯定這是那人的傑作。

只是…他難道不知道這些雕像有大小之分的嗎?

為什麼偏偏要選放在大宅門口的放在這小小的單位外呢?

 

眼看無法如往常般敲門,他把目標轉到門鈴上,然而得到的是一樣的結果。

無奈他只能嘗試挪動兩尊稱職的門神。

如斯想著,正木伸出雙手使勁的推著右側的石獅子。

 

換了好幾個姿勢,又是推又是拉的,石獅子就是紋風不動。

也是,這個大小的石塊,本來就不是憑一己之力可以移動的。

可問題是他有事要找門後的人啊。

先是人偶,再來是石獅子,他今天絕對是不宜上班吧。

 

把右手放到石獅子的頭上,正木略帶哭腔的懇求道:「拜託您行行好,動一下吧,一下下就好,我只是想要按個門鈴啊。」

發洩完畢的他感到心情舒暢多了。

(這次再不動我就放棄,先回警局一趟。)

重拾了心情,他再一次使力一推!

 

意外的沒有應有的阻力。

看著傾斜了的石獅子,正木呆了半餉才伸手按了下門鈴。

等候的期間,正木滿腹疑惑的看著還被自己右手抵著的石獅子。

鬆開手,收整了站姿,然後輕輕的一推--前一秒死活不肯動的石獅子此時卻隨著他的手來回移動著。

 

待他意識到直接問門後的人其中的原理比較直接時,他才發現門後一點動靜也沒有。

於是便伸手再次按下門鈴。

(奇怪…人呢?)

一般來說,他會懷疑是門後的人不在,畢竟他沒有預約或是先打電話報備。

只是認識以來,不管是前輩還是他基本上都是不請自來,而且不管時間早晚都沒有遇到過沒人的情況。

老實說,要不是看不到有別的房間他都要以為他人是住在裡面的了。

 

一連按了好幾下門鈴,這次終於有反應了。

對話機傳來嚮介的聲音:「誰?」

「你身體不舒服嗎?」聽起來明顯疲憊的聲音,害正木忍不住就問了。

「…是你啊。有事件的話到別處去。」隨即不待正木回應就說了個地址,最後交代了一句「報上我的名字就可以」便掛斷了。

由於一切都太突然,正木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拿出記事本記下剛剛聽到的地址。

就在他蓋上記事本時,對話機再次傳出聲音:「啊啊,門口的東西不要碰。就這樣。」然後再次掛掉。

被下逐客令的正木只好認命的轉身離開。

 

按著嚮介說的地址來到目的地,看到一對非常眼熟的石獅子鎮守著一座一看就知道歷史悠久、名門所屬的大宅。

而門牌上「星奏【Hoshikana】」這姓氏更是喚起了他調到秘事課時的記憶。

記得第一天他就被告知他們尋求幫助的除了嚮介的家族還有其他的家族,可是由於帶自己的前輩是嚮介的拍檔,乃至後來莫名的繼位,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別的家族。

 

仔細的端詳面前厚重的木門,再左右看著幾乎看不到盡頭的圍墻,正木伸手按了按門鈴。

只是,門鈴是按了,也確定了目的地沒錯,正木還是覺得很奇怪。

合作了那麼久,嚮介的能力他很清楚,可是同是解決那方面事情的專家,為什麼眼前的是大宅他的是小小一個辦公室,為什麼眼前的甚至其他家族(據他所知)沒有固定的拍檔而他有呢?

再說,門兩旁的石獅子跟嚮介那是一樣的吧?這證明他們多少是有關係的(他可不記得這城市有擺放守門神獸的習俗),那這其中的區別也大了點吧?

 

就在正木還在努力對比兩者的分別時,大門開了。

只見開門的人手拿掃帚,低頭問道:「你好。請問找誰?」

把自己的證件拿出來,他回應說:「你好,我是正木晃,秘事課的刑警。是嚮介讓我過來的。」

「我明白了,請跟我來。」

 

踏入大宅,正木表示這是他今天第二次傻眼了。

為的是門後那一片橘紅。

在秋風的帶動下,大片的楓葉仿佛變得更為火紅。

而這熊熊烈火,令屹立其中的神社顯得更為莊嚴神聖。

 

一直到他被領到神社另一側的建築裡面的廳房,他還是無法擺脫腦海那一抹橘紅色。

為正木奉上一杯熱茶,那人低頭說道:「星奏大人目前在正殿,我這就去通報,請在這稍等一下。」

等到房間被寂靜充斥,正木的腦子才開始重新運作。

 

剛剛那一座是神社吧?

不對啊,他可沒有聽說過有星奏神社,再說,有建在家裡的私人神社的嗎?

而且,神社的話代表這次合作的對象是巫女?

可是剛剛好像提到什麼“大人”,難不成是神官或者陰陽師?

怎麼說,上次言靈這詞彙都出現了,出來個安培晴明的後代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極其混亂的思緒被一聲「打擾了」打斷了。

只見方才領路的人跪著拉開了門,然後一個身影從門的一側出現了――

緋色的裙袴,白色為主的上衣,黑色的長髮柔順的自右肩披到胸前,一對靈動的眼眸透露著慧黠,面上淡淡的妝容進一步突顯了其清雅的氣質。

停在門前,熟練的將相搭的雙手分開貼著大腿下滑,朝正木深深的鞠躬:「您好,我是星奏,一直以來麻煩您照顧嚮介了。」

一陣微風揚起了她垂下的秀髮,讓空氣中瀰漫著微微的沉香味。

隨著星奏緩緩的直起上身,正木再次對上了那雙水潤靈動的眼睛。

捨不得移開自己的視線,他沉醉在剛才看到的一幕。

清新脫俗的容貌,大方得體的禮儀,就連聲音都是如此輕柔動聽…

 

這時,正木才意識到自己一直失神的凝視著對方,連忙向眼前的少女回禮:「啊…不會不會,那是我的工作。那個,敝人正木晃,隸屬神秘事件調查課。」

微笑著,星奏又回了一禮:「正木刑警,請您多多關照。」

隨後她便在正木的對面端坐下來。

僅僅是坐著,就嫻靜、自然得如同畫一般,讓正木又一次沉醉其中。

 

良久,星奏終於笑著開口了:「正木刑警,我們可以出發了喔。」

「出發?」

「您不是有事件需要我們幫忙才來的嗎?」

「事件…啊,是是是。其實是這傳單開始在市內出現了。」又一次回過神來的正木從公事包拿出了那張黑色為基調的傳單。

視線移到那紫紅色的插畫時,那雙靈動的眼瞳變得沉靜,嘴緩緩的道:「《流動人偶館》嗎,的確是我能幫忙的事件。請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準備。」

 

在幾名下人恭送著步出星奏本家,正木決定把話問出口:「石獅子是一個記認嗎?我看嚮介門口跟這一對好像一模一樣。」

身旁穿上了儀式用外衣的星奏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出自同一個人的手裡,一樣是當然的。」

「真是的,也不想想自己辦公室門口的大小,硬是放下兩尊害我差點連門鈴都按不到。」

對於他的抱怨,星奏只是如常的說:「嗯?因為他直接把本家的搬來用吧。」隨即頭一偏有點隨意的問道:「您應該沒有碰它們吧?」

(怎麼一個二個說的都一樣…)

伸手拉開副駕的車門,略帶不滿的說:「我有好好的放回原位啦。再說我也就挪了那麼點點,就算不放回去也不會發現啦。」

 

聽到意料之外的回答,正要鑽進車裡的星奏猛地停下。

疑惑的低頭查看,卻發現她一面蒼白,虛弱的朝他問道:「你動了嚮介門口的石獅?」

被她這反應嚇得不輕,正木不禁有點結巴:「所,所以說我放回原處啦…」

不待他說完,星奏已經拔腿向背後,不,正確來說是向嚮介所在的方向跑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