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靈使》事件二:第六章

Leave a comment

在秋日的映照下,豎立在帳篷四周的樹木鍍上一層金邊,樹葉隨著微風發出沙沙的聲響。

掀開門簾的小島進夫看到的就是如此寫意的一景。

然而,小島進夫對這平和的景象視而不見,只是皺眉注視昨夜自己來到此處的小徑。

不一會,小島進夫放下門簾,重重的坐在不知何時出現在帳篷內入口處的折椅上,焦急的抖著腳。坐不到半刻,他便又站起身來,在帳篷內來回走動的同時不住的看向入口處。

 

(為什麼……)

看著沒有一絲動靜的門簾,小島進夫忍不住再次走向入口處掀開門簾。

面對著同樣的景色,把門簾進一步抬高以開闊視野,探頭查看兩側後他終究忍不住一聲大喊:「為什麼沒有人來!」

回應他的,依舊只有樹葉發出的沙沙聲。

憤然放下門簾,用力的把折椅踢翻。

 

「爸爸……?」怯生生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糟糕!)

心底的焦躁感瞬間被驚恐取代,小島進夫回身蹲在女兒身前,小心翼翼的開口:「抱歉啊,是不是嚇到舞子了?爸爸只是想要早點幫你找到朋友。」

「可是我已經有朋友了啊。」

疼惜且寵溺的看著鑽進自己懷中的女兒,感受著那久違的溫暖。如果時間能夠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該有多好。可是他不能,他必須要替女兒找到真正的朋友才行……

 

似是聽到小島進夫的想法,懷裡的人兒突然鼓起雙頰,不滿的說:「爸爸你要是再說我朋友的壞話,我可要生氣咯!」

「好好好,爸爸不說。爸爸只是想要給舞子找些新朋友,舞子想要更多朋友對不對?」

「真的?爸爸真的要幫我新的朋友?」

「當然。爸爸什麼時候騙過舞子?」面對著雀躍的女兒,小島進夫立馬作出保證。隨即頸項就被緊緊的抱著。

「耶!爸爸最棒了!舞子最愛爸爸!」

 

目送女兒興奮的跑回帳篷深處,聽著那銀鈴般的笑聲。原本柔和的面容再次皺了起來,心底的焦躁感再度卷席。

他已經答應女兒了,要為她找到更多更多的朋友。可是,至此來到帳篷的也就三五人,而且淨是些不務正業、滿嘴臟言的青年男女。

「不。」小島進夫不由自主的發出了聲音。

他絕對不允許這些人在出現在舞子的面前!絕不!

 

一抹紫紅色掠過。

低頭一看,機關人偶靜靜的站在跟前,在其托盤上的是一張傳單——漆黑的底色,襯托著一頂紫紅色的帳篷。

 

當小島進夫的手指碰觸到那張傳單時,他只感覺到大堆訊息伴隨著一絲冰冷竄入了他的身體。與此同時,眾多的低語聲浮現腦海裡面。

時而憤世嫉俗,時而抑鬱孤寂,時而彷徨無助……

其中,他還聽到了那幾個曾經出現在帳篷的青年們的聲音。只是,相比起他們出現在帳篷時讓人不敢恭維的表現,如今小島進夫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們內心的脆弱以及不安。

 

一瞬,他隱隱明白了這帳篷的存在意義,那一道道聲音與帳篷之間的聯繫,而他在這其中扮演著的角色。

心意一動,腦海的低語聲就隨著他的想法而轉換。

與青年們相似的聲音率先被摒除,接著被排除的是蒼老的聲音……終於,他找到了他想要聽到的聲音。

聆聽著那一聲聲童稚的聲線,小島進夫差點激動得高呼起來。

(啊啊……能成為舞子朋友的人,不是有很多嗎?)

 

黑暗中,一道聲音傳來:「決定了嗎?」

「啊啊,決定了。」笑容出現在小島進夫的臉上,在藍白色的火焰下顯得異常的扭曲:「小孩,我要的是跟舞子一樣大的小女孩。」

似乎對小島進夫的回應很滿意似的,輕笑聲在帳篷裡面迴響:「如你所願,館長大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