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創作——內心的魔鬼

2 Comments

 當你獨自一人的時候

特別是在夜闌人靜的晚上

當你把燈關上並閉上眼睛的時候

你可有聽過那聲音?

那源自你內心深處,讓人又愛又恨的聲音……

 

『吶-』

無視隱約傳來的叫喚聲,我為了重回夢境努力數著綿羊。

『吶-已經晚上咯。』

『吶-月亮都照屁股咯。』

然而,仿佛嘲笑我的努力般,那聲音越發清晰。

『吶-你聽到我的聲音吧?』

睜開了雙眼,無言的看著天花板。

『吶-都睜開眼睛了,就回應下吧?』

側耳聽著窗外的大雨聲,意圖忽略那擾人清夢的聲音。

『吶-裝沒聽到也沒用啊,因為我就在你的心裡。』

 

「煩死了,你想幹什麼?」

『呵呵,沒想幹嘛,只是有點想你了。』

「滾去找別人。」

『雖然聽說現在綠帽子很便宜,但我是很專一的。再說,別人對我沒有用處。』

「去你的用處,我明天還有考試,沒空理你。」

『呵,不覺得今晚是個好日子嗎?』

「完全不覺得。」話畢,我就把頭埋在被窩裡面。

 

『不是都說下雨天是幽會的好日子嘛。』

啊啊,我肯定是困到極點了,不然怎麼天真的以為區區棉被可以阻止那聲音呢……

無奈的挪開蓋在面上的被子,有點自暴自棄的說:「是是,還是咱兩相認相識的好日子。」

明顯被我的話逗樂了,那聲音愉快的說:『很高興你記得。』

「那樣的事情我才不希望記得。」不滿的嘟囔著,然後翻身面向墻壁。

 

第一次聽到那聲音到底是什麼時候呢?

我不知道。

但是回想起來,縱使無法像現在這般溝通,那聲音從一開始就潛藏在我的心裡吧?

然後總是悄悄的滲透、改變著我的心情和行動。

直到那天為止——

 

離開學校,我茫然的在街上走著,任由傾盆大雨打在身上,最後在公園內某花槽邊沿坐下。

看著雨滴掉落在水坑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波紋,思緒慢慢沉澱的同時,羨慕著能夠輕易消除自我的雨滴。

抬起好不容易重新運作的腦袋,迎上的是烏雲密佈沒有一絲空隙的天空,開始期待厚重的天會塌下來。

直到天空被塗上漆黑的顏色,認知到自己仍然存在著,地球仍然在轉動,日子還是要過的我終於站了起來。

正當我本著“該面對的總要面對”的心情跨出第一步時,那個聲音出現了。

 

『吶-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大雨中,略帶調戲的語調清楚地傳入我耳中。

那餘音在光線不足而且沒有其他人在的公園顯得格外詭異。

『你贏了,可以得到實現願望的力量。』無視被嚇得不輕的我,那聲音自顧自的繼續說著。

『如果我贏了,我要得到你的一切。』

開什麼玩笑,是在瞧不起人嗎。

也不管面前根本沒有半個人影,我氣憤的道:「這麼不公平的遊戲,誰要玩。」

既然輸了會失去一切,那贏了至少該直接幫我實現願望才對。

『呵呵,太遲了,遊戲已經開始了。』

那以後,公園再次剩下哇啦的大雨聲。

 

為了確認而大聲叫喚了幾聲不果,我決定把剛發生的一切拋到腦後。

可是,才剛邁開腳步,我就感到徹骨的寒意從腳底往上竄。

隨即腦海閃過許多情景——

父親揮舞著拳頭罵著“我家沒有你這樣的廢物”,旁邊的是淚流滿面拼命阻止他的母親。

群組裡面毫無掩飾的對話“聽說某人落榜了”、“所以說,校內成績多好也沒用,聯考才是重點”、“我看是整天窩家裡窩傻了吧”。

同屆同齡的人都升上了大學,畢業,找到高薪的工作,偶爾碰見了就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態度。

就連街上的人們見到我都掩嘴說我有多失敗……

 

「有什麼好笑的!」用力把書包往嘲笑著自己的野貓丟去。

為什麼?

我明明放棄了很多東西,把時間都投放在學習上。

在別人參加社團活動的時候,去圖書館上補習。

在別人上網看電視聊天的時候,不斷翻看著各類參考書。

為什麼偏偏最重要的聯考失手了?!

 

視線突然被一陣白光充斥著,我反射性的抬手擋在眼前。

轟隆!

順著落雷聲,我的視線被花槽內側某東西吸引了。

另一道閃電劃破天空,這次我清楚的看到有什麼在反光。

拖著沉重的腳步,我在花槽前跪下,伸手挖去表面的泥土。

在閃電與落雷聲的襯托下,半截啤酒瓶慢慢的出現了。

雨水沖刷著酒瓶,滴答滴答的就像是向我低語:連大學都考不進,你還有什麼面回家?又有什麼資格怎樣繼續走下去?

 

抬起了右手,緩緩的握拳,那冰冷鋒利的觸感彷佛還殘留著。

把手放下,我有點感概的說:「現在想來,那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因為那次是你贏了嘛。』

是啊。那次我贏了,然後如同規則所言,獲得了力量,我也因此振作起來再次為了實現願望而努力。

雖然繞了點路,但還是成功回到了正軌,過著平靜的生活。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本該如此的。

故事不都說勇者打倒了惡龍,從此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我沒奢望得到公主,更沒打算以勇者自居。

但好歹我也贏了惡龍不是嗎?

可是,為什麼本該因為戰敗而消失的惡龍會不定時來找我敘舊……

『呵呵,我和你之間的是一次性遊戲什麼的我可沒說過啊。』

「……那我是該感激你每次都會給我休息時間?」

『當然。』

 

啊啊,我不管了……

困死了……

明天…的考試……

得有充足的精神……

我可不打算…犯一樣的錯……

睡眠不足…中途睡著…什麼的……

一次……

足矣……

 

『吶-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迷糊中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翻了個身,反射性的回應:「拒絕。」

耳邊傳來銀鈴般的輕笑聲:『都幾次了,還要我說嗎?“遊戲已經開始了”。』

 

語音剛落,內心湧出強烈的不安感讓我整個彈坐了起來。

瞬間睡意全無的我忍不住對著虛空喊道:「可惡!你以為這快用爛的橋段會有用嗎?」

一如所料的沒有任何回應。

每次遊戲開始那聲音就會消失,直到下一個遊戲開始才會出現。

即使如此,我卻聽到那道聲音在我腦海笑著說: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畢竟,是最重要的執業試啊。

 

可惡!

用力揪著胸前的衣服,試圖讓狂跳不已的心跳平復下來。

目光卻不自覺移到書桌上。

看著整齊排列著的參考書和模擬試卷,內心的不安感進一步加劇。

 

我真的準備好了嗎?

考試時間是明天沒錯吧?

那案例說的是什麼來著?

考試範圍真的只有那些嗎?

那道模擬題要套用的案例和法例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那些法官的名字怎麼拼?

 

瞄了一眼桌面上的時鐘。

一點二十…幾?

分針被筆袋擋住了……

 

對啦,要不乾脆寫下來?

只選容易忘記又極高機率用上的內容寫下好了。

然後為了確保把內容轉移到試卷上後能馬上不著痕跡的把筆記清掉,必須找個不顯眼而且方便清理的地方。

只要不被發現,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如斯想著,我的手已經往筆袋伸去……

 


 

是說,我最近為了擴展視野和讀者群,跑去巴哈混了~

也算是為了順便強迫自己挑戰短篇所以加入了一個叫【紙與筆】的公會~ (這公會每兩個星期會有一個主題讓會員提交創作)

而這篇「內心的魔鬼」就是我的第一篇作業跟短篇第一號~

不得不說…我跟短篇真的八字不合來著,怎麼寫就覺得怎麼不對勁(眼神死

然後,寫了這作業以後我居然有種功德完滿的錯覺… 所以,就這樣咯~~(被毆

 

2 Responses to “短篇創作——內心的魔鬼”

  1. 四十四步

    這篇讀來很不錯喔!!夜大繼續加油喔!!
    版主回覆:(04/11/2016 07:05:43 AM)
    謝謝~
    不知為何Pixnet都沒有提示,剛去看才發現你都更新那麼多了,有時間我會仔細看的~ ^^

    回覆
  2. 四十四步

    哈哈!謝謝喔!這都是我之前寫的,很可能夜大已經在POPO看過了,不過有做一些小幅的修改,不管怎樣還是謝謝夜大捧場!^^

    回覆

Leave a Reply to 四十四步

點這裡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