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前傳-名為萊特的孩子

Leave a comment

隨著夕陽西下,夜幕低垂,懸掛在街道兩側、巷子間的紅燈籠逐一點亮。

在一盞盞鮮艷如火的燈籠的映照下,寂靜的街道仿佛被喚醒般搖身一變成為繁華的花街——

茶館、酒鋪、料庭相繼的點燈開門;女性們裸露在外的香肩與大腿在紅光的襯托下顯得更為嬌艷動人;富家子弟與巨賈富商源源不絕的往街道進一步注入活力。

 

以這紅色的不夜城為階梯,一個小小的身影無聲的登上了制高點。

那是一名身穿黑色長褲,暗色毛衣,外加米色針織圍巾,踢著藍白色運動鞋的男孩子。

在連大人都可能會膽怯的高度,這名稚氣的男孩坐在天台邊沿,雙手撐著兩旁,懸空的雙腿來回晃動著。

如同那不合環境的裝扮和舉動,男孩用著在這個混亂而黑暗的地區少有清澈的眼眸平靜的注視著下方。

 

香水味、菸草味、酒味,各種味道混合在一起,緩緩的上升到男孩身處的高度。

輕笑聲、樂奏聲、喧鬧聲,隨著下方氣氛越來越高漲而一再提升音量,清晰的傳到約七層樓高的天台位置。

 

這裡,是被稱作妓院,又名紅燈籠區的地區。

這裡,是他長大的地方,亦是他被發現的地方。

 

六年前,他被發現昏倒在某條巷子裡面,身上只穿著一件成人的白色襯衣。

在這治安敗壞的世界,小孩子餓到地上,因為受傷或生病被遺棄在街上,或者是逃跑時力氣耗盡昏倒一旁,全都是再平凡不過的一景。

奇妙的是,經過檢查,他的身體雖然有點臟,但卻沒有發現一絲傷痕,就連身體狀況也異常的良好。

 

晃著腿,身體稍後靠去,宛如躺在一張不可視的沙灘椅上抬頭看向天上的明月。

男孩慢慢的舉起右手,看著透過指縫的光,歪著頭喃喃道:「萊特。」

 

萊特…

 

Raito…

 

Light…

 

光。

 

這是把他撿回去的姐姐幫失去記憶的他取的名字。

作為某富豪的小妾被匿藏在這裡的舊建築物中豢養著的姐姐,聽說是從一個叫日本的地方來的。

當時,她由於剛被迫打掉孩子正瀕臨崩潰,所以說他是她的光。

 

然而,想當然的,作為籠中鳥的她沒有收容萊特的權力。

一開始,如果事前知道那人的到來,她會把他轉交給其他相熟的女性託管;一旦那人心血來潮突然造訪,就會讓他躲在櫃子裡面別作聲。

每次他都聽話的捂著耳朵,縮在櫃裡面的角落,睏了就睡,餓了渴了有早已備妥的乾糧和瓶裝水,直到那人離開為止。

現在,他幾乎都是在空置的房屋過夜,使用著姐姐們贈予的物資。

 

萊特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幸運的孩子。

 

這六年來,不管是養大自己的身為小妾的姐姐們,還是很愛護自己的妓院的姐姐們,她們都竭力不讓自己看到那黑暗的一面。

但生活在此,有些事情總是會看到、聽到、甚至接觸到的。

所以萊特很清楚,雖然這個世界很美好,卻是一個充滿黑暗的世界。

 

在紅燈籠區,他看到姐姐們被如何粗暴的對待。這其中甚至有與他年紀相仿的女孩子。

從街上聽到的對話,他知道了世上有著人口販子這拐賣孩子的職業。有錢的人總是花費大量的金錢購買符合自己喜好的“商品”。

通過與不同的人接觸,他得悉貧民窟的存在。生活在貧民窟的人,需要每天為生存掙扎。

 

萊特不會忘記,在這個可以稱得上是惡勢力橫行的世界,沒有記憶、孤身一人的自己能夠自由自在,並且健健康康的長大,都是因為眾多人的幫助和照顧。

能夠禦寒的衣服、足夠果腹的食物、可以遮風擋雨的房子等等,姐姐們都毫不吝嗇的送給他。

出門在外該注意什麼、要如何避開危險等等,姐姐們也都不厭其煩的教導他。

 

想到這,萊特不由得微微鼓起了面頰,雙手輕輕揉著面:「如果可以少捏我的面就更好了。」

腰上發力,配合著雙腿的動作,萊特重新坐直了身子。

透過層層紅燈籠,看著精心打扮的姐姐們殷勤的招呼著一個又一個的中年男人,他歎了一口氣,放下了手:「算了,姐姐們開心就好。」

因為,他沒有忘記,作為贈予方的姐姐們正是生活在那黑暗的漩渦當中。

就算只有一陣子,他也希望能夠看到她們真正的笑容。

 

一陣晚風吹過,萊特小小的身影整個縮了縮,半顆頭幾乎都要埋在暖呼呼的圍巾裡面:「回去吧。」

話畢,他就往後一翻,雙腳著地無聲。

下樓前,站在樓梯口,他再次回首看著掛在天上的明月。

 

光(萊特)…嗎?

自己真的可以成為照亮黑暗,溫暖她們的光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