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以神之名(神聖福音篇)(再遇妖精)

Leave a comment

太陽下山不久,萊特便一身黑色裝束的出現在貧民窟某處。

邊在陰影間無聲的移動,腦海邊回想著前天發生的事。

與喜臨分別後,按照她提供的雷玉錫貨品匿藏處嘗試多找些資料時,發現有人在網上到處放話說「想知道罪人的所在,必須先找到愛玩的忘憂妖精」還附帶一個網址。而根據那網頁的情報,雷玉錫今天凌晨時分會在貧民窟某廢棄工廠出現。

 

萊特很清楚,大前天自己擅自離開酒鋪,對某人來說就是「來抓我」的意思。

所以就算明知道情報是對方提供的,他還是應邀了。

就算雷玉錫不在,至少能夠解決這隱憂。

因為,好不容易把玩具引出來了,對方肯定會親自現身的。

沒錯,肯定會隻身一人,光明正大的站在約定的地方。

 

從陰影處走出來,緩步往對方走去,最後停在三大步外的距離,萊特沉聲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在忘憂娃娃的披風下,那人露出熱情無比的笑容:「果然是大哥哥呢,才會讀懂我所發出的邀請函呢!」

「你來,不是為了雷玉錫吧?」

「嘻嘻,不是喔,是為了找大哥哥玩的啊!」

「情報,是真的吧。」

「咦,大哥哥不先陪我玩一下嗎,反正那個之後再說嘛!」

 

既然沒有否認,就是說情報的真的了。

先不管目的是什麼,此等思維模式下本就不會有撒謊的可能。

抬頭看了一眼工廠——三層高、地下一層的架構,外墻雖然有點剝落但沒有崩塌的情況,眼之所見窗戶的玻璃都消失或破掉,原本要阻擋外人的大門也消失不見了。

想起所得的坐標很準確的標示在地下水道與鍋爐室的交匯處,萊特決定趁早入內視察環境。

於是他對著那不變的笑容,吐出兩個字:「名字。」

「Fairy,意思是…可愛的妖精!」

「緋影。」淡淡的說完,萊特便繞過對方往工廠走去。在經過Fairy時,在對方眼前比了比不知何時拿在手裡的小型耳機,隨即將其往上一拋說:「戴上。」

 

仔細的查看著四周的環境,萊特一步一步的往地下一層深處的鍋爐室走去。

雖說雷玉錫還有約五個小時才會出現在此處,但作為黑道中較為上位的人會出沒的場所,這地方怎麼一個守衛也沒有呢?

來的路上沒有人,還能理解為是身後的人的傑作,為的是不讓人打擾遊戲。

可是連雷玉錫自身預定要出現場所都沒有人看守,不,在那之前他會出現在已經被干涉的場所嗎?

答案是否定的,既然如此,就是說這不是雷玉錫的預定行程……是被設計的嗎?被誰?

 

「緋影哥哥,我們要玩什麼呢?」

走下樓梯,看到追上來的人已經把耳機戴上並好奇的提出問題,他順著對方的話回應:「獵蟲遊戲。」

果不其然,聽到遊戲兩個字,Fairy的笑意更深了,興奮的問:「嘻嘻,好像很好玩呢,不過遊戲規則是什麼呢?」

來到一片漆黑的地下樓層,萊特打開了手電筒。思量過後,朝身旁的人反問:「害蟲,你都怎麼處理?」

只見聽者歪頭思考了下便回答說:「跟他一起玩啊…玩到壞掉為止吧!」

 

滿意的聽到想聽的答案,萊特微微點了下頭。

推開鍋爐室的大門,來到通往地下水道的蓋子旁邊,朝對方問道:「知道會有多少人出來嗎?」

「嗯嗯,我知道啊,有三個人喔!」話畢,Fairy笑容可掬的伸手提出邀請:「緋影哥哥,一起下去吧!」

聽到意外的數目,萊特有點詫異的脫口問:「只有三人?」

「對啊,只有三個人呢!」

 

耳邊傳來肯定的回應,但本就是因為相信對方的話才覺得奇怪的萊特只是繼續思考著。

是要怎樣的計劃,才能讓雷玉錫僅僅帶著兩個人從這裡逃出來呢?

“逃出來”…不得不說他被自己這個想法嚇到了。

然而,在當前的情況下,這卻是唯一的可能性。

Fairy的背後肯定有什麼人在,而這個人的能力,足以把這工廠附近的範圍清場、追蹤到雷玉錫,還能創造出逼迫雷玉錫只帶兩人出現至此的情況。

擁有如此能耐,要說那人是黑道的話這裡的氣氛未免太平靜了…

既然不是黑道……

 

蹲下來打開蓋子,馬上傳來有點惡心的味道。然而仍在思考中途的萊特眉頭也沒皺,只是看著裡面原本供人行走的走道也稍微淹水的景象心裡有個計劃正慢慢成型。

這時,旁邊再次說道:「緋影哥哥,我們手牽手一起下去好不好啊?」

把視線移到往自己伸來的手上,萊特想到來鍋爐室的途中曾經過一道鐵門,緩緩的說:「跟大害蟲玩的時候,有小蚊子在旁邊打擾會很掃興吧?」

維持著伸手的動作,Fairy笑著說:「嘻嘻,那就先讓他們消失吧,這樣子不就好了!」

「嗯。」無視眼前的手,萊特站了起來,往來的方向走去。推開門的時候回頭問:「烤蚊子,Fairy覺得怎樣?」

聽到萊特的話,Fairy興奮的跟了上去說:「好啊,聽緋影哥哥這樣說好像很好玩呢!」

 

雖然勾起對方的興趣是很好,但電源是一個問題。

早就廢棄了的工廠已經斷電不說,在貧民區要找高伏特的蓄電池也有困難…

如此想著,萊特小聲的喃喃道:「非法改造的電擊棒…上次應該買下來的。」

想是聽到他的自言自語了吧,身旁的Fairy露出神秘的微笑說:「緋影哥哥,如果馬上要那個東西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啊!」

聽到這話,萊特停下腳步,第一次對這忘憂娃娃來了興致,藏在圍巾下的唇微微上揚,語調也終於出現了變化:「喔?Fairy真厲害呢。」

「謝謝誇獎,可是如果要那個東西的話,是有條件的喔!」說話的時候,忘憂娃娃底下出現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

 

呵,這小子,居然還跟自己談起條件來了?

圍巾下,萊特笑得更開了:「我,沒有理由接受你提供的東西吧。」

絲毫沒有被萊特的話影響,Fairy露出燦爛的笑容繼續說服著:「可是現在緋影哥哥需要吧,而且代價也很簡單,是利大於弊呢!」

有趣,可惜火候不夠啊。

「說是現在,也不是馬上的事啊。」頓了下,萊特補充道:「再說,烤蚊子這麼有趣的事,錯過了你也有損失。」

「其實這個要求真的很簡單喔,不用錢也不用性命喔,不會傷害到緋影哥哥一根汗毛的!」

萊特再次邁開腳步,繼續往鐵門的方向走去,有點玩味的說:「聽上去很吸引。可惜,本人宗旨不做對自己有壞處的事。哪怕是利多於弊。」

 

「牽個手也算壞事嗎?」

查看著鐵門的情況,並伸手來回推拉著門嘗試手感,隨意的回應:「看情況咯。」回頭看著站在一旁偏著頭的忘憂娃娃:「你,現在怎麼是看待我的?」

「可以一起玩的大哥哥啊!」

聽到對方想也不想的回應,萊特先是把鐵門恢復原位——敞開的狀態,再看著Fairy重重的歎了一口氣,說:「一起玩麼。我居然是跟大害蟲一樣的地位,真讓人傷心呢。」

話畢,他就往工廠的大門方向走去,經過Fairy時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頭:「明明我都送你禮物了呢。耳機,可是我自製的啊。」

 

腦裡仍在思考著該如何找到電源,此時追了上來的Fairy認真的解釋說:「緋影哥哥跟那個不一樣喔,對了,這樣就可以了!」邊說邊從披風下拿出一根銀色的棍棒遞給萊特。

聽到對方的話,明白到不是什麼有害的東西,可是萊特還是開口問道:「這什麼東西?不要告訴我你一直把電擊棒藏著喔。」

「很遺憾,緋影哥哥猜錯了喔!」把棍棒前頭打開,從裡面拿出了餅乾棒,折成兩半。

瞪著遞到眼前的餅乾棒半餉,萊特總算伸出手並說:「那我不客氣了。」稍微拉開圍巾,把餅乾棒送進口裡。

 

感受著化在嘴裡的牛奶味道,轉頭向身旁的人確認道:「所以我不需要再擔心有害蟲那樣的下場咯?」

「我也不會喂蟲吃餅乾,這樣太浪費了!」說後Fairy拿出了手機,撥了通電話,說了幾句就馬上掛斷了,並對萊特露出微笑。

聽到對方已經不把自己當玩樂的對象,加上那電話的內容,萊特伸出手來:「那樣的話,確實牽個手沒有壞處呢。只要你還願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