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以神之名(神聖福音篇)(狩獵結束)

Leave a comment

一刀揮下,萊特便知道下手的位置偏移了,想必是在那短短的一瞬雷玉錫移動了吧。

此時,月光重新灑落。

血染紅了雷玉錫左邊的肩膀,雖然未能即時斃命,但萊特的一刀確實讓雷玉錫失去了反擊的能力。

只見雷玉錫鬆開了捏住Fairy脖子的手,大吼一聲轉身甩臂反擊。

對於目標臨死前的掙扎,萊特蹲下避開攻擊的同時繞道到雷玉錫的背後往其心窩補上一刀。

萊特把短刀抽出,冷眼看著雷玉錫失去了所有力氣跌倒地上:「開什麼玩笑……」

確定雷玉錫已經斷氣,萊特來到Fairy身前,看到對方雖然面色蒼白但意識尚在,隨即抬手摸了摸對方的頭:「做得很好。」然後轉身往房間另一頭走去。

 

萊特先是走到倒在血泊的保鏢所在,戴上手套在其身上搜索了下,很快便從那人的外套內側找到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裡面有一個空槽,剩下的兩個槽還放著注射到Fairy體內的不明藥物。

萊特把其中一根針筒拿出來放在口袋後,便把整個盒子收在自己的外套內側。

之後,他走到稍早前保鏢放下Fairy武器的地方,把所有東西都收集好以後,重新走到Fairy的身邊,把東西都放下:「還能動嗎?」

「當然可以啊……」沙啞的聲音,出賣了Fairy勉強擠出來的笑容。

看著這樣的Fairy半餉,萊特把口袋的針筒丟到對方的懷裡,便悄悄脫下手套。

 

接過針筒的Fairy,用疑惑的表情看著萊特:「緋影哥哥,這是……」

「你體內的東西,那女人……可以查明吧。」說完萊特便抬腿準備離開。

既然對方說自己沒事,加上目標已經解決,他就沒有必要繼續留著。

更何況,目標已經消失的現在,他無法保證忘憂娃娃的興趣不會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

此地,不宜久留。

 

「緋影哥哥,等一下!」

聽到足以在房間內迴響的叫聲,萊特雖然停下了轉身的動作,卻沒有看往對方。

只見Fairy走到萊特的身旁:「緋影哥哥,東西還你。」

萊特低頭看著遞到自己跟前的耳機:「我說過了,這是禮物。」話畢便再次抬腿。

 

禮物。

他很清楚這一個詞的用處,特別是對於來興致了的小孩。

收下了,就表明不用擔心。

反之……

 

「緋影哥哥,很遺憾我不能收下,這是承諾。」

萊特看也不看又跑到自己面前的人一眼,便繞開繼續往門口走去,說:「那就丟掉吧。」

不是沒有聽到對方話中有話,但萊特無意追問,也無意探究對方話裡的真意。

既然對方已經表明不能收下「禮物」,他與他之間的關係就回到任務前的狀態,就這樣單純而已。

此時,背後傳來Fairy的聲音:「緋影哥哥,因為這次沒抓到我,所以緋影哥哥還是鬼,下次……一定要抓住我喔!」

萊特打開門的動作因為身後的話頓了下,小聲的說:「手拖過了,頭也摸過了。鬼,早就換人了吧。」

離開了房間,萊特選擇了從鍋爐室中的地下水道離開。

 

走出地面,已經接近貧民窟邊沿的萊特才終於把耳機取下。

看著掌心的耳機,耳邊仿佛又聽到了對方最後的話:「緋影哥哥,想抓住妖精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喔,嘻嘻!」

腦海飄過了許多關於那忘憂娃娃的畫面——酒鋪的挑釁、網頁上惡質的提問、黑暗中歡快的玩飛刀……

還想到了其對不明藥物的抗藥性,跟那散發著詭異氣息的女人……

自己真的被麻煩的人物瞪上了。

 

然而,萊特知道自己看到的不止那些。

因為他答應與其牽手而出現在忘憂娃娃面上的笑容、因為他對那女人表現的態度而變得小心翼翼的模樣,甚或至因為他的拜託而不顧身體的往手槍衝去……

這一切萊特都看得很清楚。

 

手掌傾斜,耳機緩緩的滾落,最後掉落地上。

萊特抬腿把它踏得粉碎,繼續邁步向前。

 

「耳機,可是我自製的喔。」

他沒說的是,耳機,是為了對方做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這是他第一次在任務上和別人合作。

縱然是考慮到禮物的約束力才做的,但也不是說想要成為朋友,或者訂立固定的合作關係那麼長遠的意味。

可自己終究還是太天真……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明明一直都知道世界並不單純,而且很黑暗,可是萊特總是禁不住去相信其中的可能性。

光明一直都在,但長期身陷黑暗的人很容易忘記這點。這樣的人他見過太多了。

但同樣的,他也曾目睹過因為一絲光明而重燃希望、擺脫黑暗的人。

所以,如果連他都不去相信其中的可能性,還有誰會去相信呢?

 

抬頭看著開始泛白的天空,光芒反映在萊特的眼眸,消去了其中的迷茫。

萊特緊握其右手,短刀的觸感仍在。

當初在酒鋪,在眾多的任務單中選擇了雷玉錫這個目標,就是因為知道一旦暗殺成功,販毒集團的速度會下降。如今這個目的已經達成了。

而根據喜臨的情報,讓他知道了這暗殺任務的委託人是那叫聖神福音的新興宗教。雷玉錫的死,恐怕會導致神聖福音的信徒上升吧。

那宣稱雷玉錫等人是惡、高舉「除惡務盡」旗幟、把人推崇為神的組織,萊特很好奇他們下一步會做什麼。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善惡。

所以決定踏入酒鋪的那刻起,他便下決心只遵從自己的想法行事。

他不會說自己做的就是正義,但至少,他覺得自己沒有背叛自己的名字。

從未想過成為太陽那樣的耀目的存在,他只是想要成為小時候在無數個夜晚陪伴自己的月亮、星星那樣的存在——在黑暗中,為尋求光明的人帶來慰藉,為忘記光明的人帶來溫暖。

為此,不管幾次,他都會揮刀,把黑暗的源頭擊毀。

為此,不管多麼渺茫,他都會伸手,把對方的手緊緊握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