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支線-死神之影:竊屍案(善線)

Leave a comment

來到大街上,雨還在下,萊特戴上兜帽開始漫無目的的行走。

說是漫無目的,卻是有意識的不讓自己往紅燈籠區的方向前進。

想去,很想去,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一眼,他也想要靠近姐姐身處的地方,想要看看姐姐是安好的,想要感受姐姐的存在……

可是不行,現在的他不能接近姐姐,他不能讓身上的殺戮氣息沾污姐姐的世界。

 

抬頭迎向豆大的雨點,萊特內心不斷的祈求雨能再大一點。

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雙手沾滿鮮血的感覺,也未曾如此深刻的體會殺人的血腥味。

自他揮刀的那天起,每一次他都是從目標背後悄悄的下手,再迅速的離開。不管是親自動手,還是使用陷阱,他行動的宗旨始終是隱秘、快速、乾脆。

而在他的理解,所謂的殺手就該低調冷靜的行動,不讓世人察覺、如同幽靈一樣的存在。

 

身旁一名穿著紅色雨衣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過,萊特眼前彷佛又浮現了今天的任務現場——人一個一個的倒下,地面從頭的所在或者斷面處慢慢的被血色暈染。

縱然自己並沒身處那個空間,可是萊特還是覺得那血腥味纏繞在自己的身上。

那象征著一道道生命的腥甜氣息,皆提醒他所謂的殺手,無關手法,只是奪人性命的人。

 

他還記得第一次殺人時,那手上的溫熱感,曾經讓他有一瞬的崩潰,可是那感覺馬上就被恐懼感覆蓋。

種在意識深處、隨時可能失去珍視之物的恐懼感,讓他不再去細想沾到身上的溫熱代表什麼。

他開始把殺手的工作當成單純的任務,思考的不是任務的效率,就是任務的後續處理,頂多也就是思考任務可能帶來的影響。而那影響,他關心的也僅僅是對姐姐們的世界的影響。

 

殺手是不斷奪走別人生命的存在。

而他,是一名殺手。

任他再如何把萊特與緋影的身份分開,再怎樣欺騙別人,他也無法欺騙自己。

 

『一旦踏進來,你就出不去咯?』

 

腦海再次浮現某人的聲音。

是啊,當初他就知道這是怎樣的一條路。

這條路是他自己選擇的,是他選擇沾污自己的雙手的。

只因為什麼都不做他才真會後悔。

 

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萊特只感覺煩操感消失,思路也清晰多了。

 

拍了拍防水外套上的雨滴,萊特走上了剛好停在身旁的公車。

透過打在車窗的水滴,萊特看著有點扭曲的街景,耳朵不由自主的聽後排兩名青年關於最近傳得挺盛的白衣瘋子集團的對話。

 

一邊聽著兩人的對話,萊特一邊回想前陣子從喜臨那聽來的情報。

那天帶著馬卡龍去貧民窟,查看那爆炸現場後,他成功的找到了喜臨。

明明他只是想要在確認對方安危的同時送她些甜點而已,可是對方卻硬是塞給自己情報了,似乎不知何時開始已經習慣了用情報換取零食。

然而與第一次見面不同,這一次喜臨雖然想要提供情報,卻只能反覆的表示她無法掌控絲毫有用的訊息。除此以外,萊特明顯感覺到喜臨的不滿和害怕,因為事情超出了她的理解。

話雖如此,萊特還是從喜臨的話中得到了重要的情報——那些爆炸案的屍體變成血水消失了!

 

想到這的萊特隨著其他乘客離開了公車,左右盼望了下確認自己的位置後便往租住的網咖走去。

之前他只專注在爆炸案上,畢竟他自己目擊的也就爆炸案的現場而已。雖然在聽到喜臨的情報後他曾經將其聯想至竊屍案上,可是在深入調查前他便在酒鋪遇上了Fairy和凱薩,再然後就是準備今天的任務了。

如今想來,或許可以從屍體消失這方面入手看看。

 

拿著便當回到網咖的萊特,把電腦啟動後便徹底忘了便當的存在了,咬著牛奶的吸管,雙手快速的敲打著鍵盤。

關於竊屍案,他之前多少也有看過網絡上的傳聞,大抵都是目擊者或證人在時候不多久就死去,緊接著便是其屍體消失。

直到喜臨說起之前,他一直將屍體消失當成是有人盜取屍體,可是搞不好屍體真的是憑空消失的……?

 

順著這思路,萊特找到了最近爆炸案的資料,再找到了殮房的位置,駭入其監視器。

在快速的瀏覽記錄的同時,萊特不忘翻找驗屍記錄,試圖查看每人的死因是否有可疑之處、體內是否有任何化學物、屍體變成血水所需的時間以及分析。

要令屍體“憑空”消失,排除直接偷走屍體,萊特能想到符合邏輯的就是使用化學物了。

「我沒有騙人!喜臨沒有騙人!他們變成血水消失了!」喜臨焦急又不安的面容浮現腦海裡面:「病鼠活躍了這麼久都沒有發生過死人直接不見這種事,可是現在這個…..那個什麼?嗯,物理法則?對,那種東西完全找不到,貧民窟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如今想來,他總算明白那天貧民窟異樣氣氛的由來。目睹屍體從自己的眼前化成血水,只要是稍微正常的人也會對這未知的情況感到恐懼不安。

不認為喜臨會誇大其詞,也相信自己在貧民窟感受到的情緒。但即便這樣,萊特還是想要確認屍體被收到殮房是否有無關人士出現跟被注入什麼藥物。

如果沒有,那便代表屍體是在更早前,爆炸的瞬間,甚或至是爆炸前便被動了手腳……

 

在屏幕的光芒照耀下,萊特的嘴角上揚了。

正所謂事出必有因。

不是他不相信屍體會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只是他相信那些屍體之所以消失肯定是有原因的。

要找到那原因,第一步就是尋找這些屍體的共通點。

而如今,至少已經發現了兩個共通點了。第一點,屍體變成血水消失。第二點,屍體生前都是目擊“白衣瘋子”的證人。

 

雙眼掃過一行行的資料,監視器換了一個又一個。

雖然暫時還沒有找到有用的情報,可是單就這一點就是一個很好的情報。而他,難得無法立馬找到有用的訊息,也不介意慢慢的探查,反正他是挺享受抽絲剝繭、拼湊零碎線索的過程的。

把空掉的牛奶盒子隨手的拋進身後的垃圾桶,萊特只覺得自己無意之間找到了一個有意思的謎題。

「可不要讓我失望啊。」笑意滿滿的,萊特對隱藏在某處的幕後輕輕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