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死神過境

Leave a comment

在郵局的系統逛了又逛,一如所料的萊特根本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寄件記錄沒找到,監視也看不到可疑之處,那箱子真的是莫名的就出現在郵局的倉庫還被標上了條碼,通知單也不知怎麼的莫名就出現在他的郵箱裡面。

不消說,這肯定是某人動了手腳。

可是知道又如何,萊特根本找不到破綻。沒有破綻,自然就沒有能供他繼續追尋的線索……

 

做了無用功的萊特正打算開個遊戲散散心,一道消息觸動了他的網子。

點開一看,發現是病鼠的消息。

之前為了搜查默的情報,萊特讓程序重點搜索病鼠有關的資料,此時消息顯示最近許多地方都發現了大量的病鼠屍體。

沿著消息追查了下,讓萊特有點意外的是就連變異了的病鼠也無一倖免。

 

瞄了眼已經被他弄成碎片的卡片,萊特先是著手調查病鼠的死因。

警方、傳媒,甚至網上流傳的描述、照片,很快的萊特便搜集到了大量的資料。

網絡世界,是一個滿載數據的海洋。但凡是有點技術的人都能抓到大量的數據,可是能把這些數據轉化成有用的情報,才是最為考驗能耐的地方。

所謂的情報分析,便是通過有條不紊的整理數據,將其轉化為信息,進而將之化為情報,從而建立正式的行動。

而正因為手上的情報會直接影響決策,如何分析以取得正確的情報則成為一大學問。

這方面,哪怕是忽略萊特本身的天賦,在某人的調教下,從大量數據中剔除篩選出有用的數據化為情報,對萊特來說基本已經算是本能反應了。

 

不一會,那些信口雌黄跟PS出來的所謂證據已經全數被萊特丟一旁。

從剩下的信息再進行整理,最先得出的情報是最直白的死因——槍殺以及刀傷。

根據情報,近日發現的大量病鼠屍體,都是遭到槍殺以及刀傷致死的,有部分肉體甚至被扭曲折斷。

根據進一步的傷口跟現場圖片的分析,基本可以肯定這是至少兩人的組合在行事,考慮到兩人如此活躍、面對變異病鼠也照殺無誤,身體能力自是不容小覷。

一邊進行著分析,萊特一邊整理著事發的地點,再通過計算,雖然無法百分之百的確定,但哪些地點在接下來的日子有更高的機率再次發生同樣的事件還是可以推斷得出來的。

問題是,他要去嗎?

 

平心而論,病鼠他沒興趣。

對於肅清病鼠的人,特別是身手怎麼想也比他厲害多的人,他沒有興趣引起對方的注意。

更不要說最近天氣炎熱他不想出門。

 

綜合以上各原因,其實答案顯然而見。無奈他最近的行動早已不是僅憑他個人意願了……

 

這次的情報,是試圖探查默的時候到手的。

病鼠跟默有關聯,默跟神聖福音有關聯,神聖福音最近在宣揚新一任神之子,灰彌對神之子似乎有興趣。

單憑這最後一項,心念著應該嘗試跟管理員打好關係的萊特便應該多幫忙注意注意的。當然是在不添亂、也不會增加酒鋪工作量的情況下。

 

歎了口氣,萊特最終還是選了一個易於匿藏、便於迅速撤離的地點埋伏去了。

除下眼鏡,挑染頭髮,把耳扣脫下,換上新到手的背心、外套跟褲子,再在左側的腰帶套上了三柄飛刀,軍用短刀插進後腰處的刀套裡面,最後在穿上新到手的戰術鞋。

變裝完畢的萊特離開網咖後很快的就隱身在黑暗中,熟練的避開監視器,藉助陰影移動。

移動著,萊特開始衡量:橫豎只是埋伏看看,能不能碰到還是未知之數,實際上就算碰不上也沒什麼關係,既然如此乾脆趁機熟悉一下這身裝束還比較有意義。

 

不知不覺的把出門的主要目的給切換了,萊特雖然還是朝著選定的地點前進,卻開始有點繞路。

衣服上的保護性能他已經檢驗過了,如今快速運動了好一會,衣服的透氣功能也得到了證實,自然檢驗的重點對象就變成那雙鞋子了。

雖說像他這樣飛簷走壁,歸根究底最重要的還是自身的運動能力、協調能力還有反應能力,可是鞋子等裝備也是會直接影響發揮的。

 

故意走在不同的地形結構和建材上,萊特對這雙戰術鞋的抓握性很是滿意,足跟的減震墊也充分的發揮著它的性能。其中腳的前區採用回彈材料的內鞋墊以及安定足跟的裝置更是讓萊特有意外的驚喜。

裝備的提升,無疑讓萊特的行動更為靈活。在熟悉了新鞋子的感覺後,萊特嘗試了幾個走位。

此時腦海裡面浮現的是那天黑十字的動作,回憶著,模擬著,找到類似的地形後實施,反思,修正,再嘗試,反思,修正,嘗試。然後通過實際嘗試後的體會,融入自己的動作裡面。

 

突然,萊特在踏進某區域以後便調整了自己的速度,最終在閃身進某樓頂的暗處後便不再活動。

此時途中稍有絮亂的氣息早已恢復,四周一片寂靜,萊特在黑暗中找了一個視野更好的地方開始漫長的等候。

 

靜候著,萊特腦海卻忙碌著分析剛一路上對於新裝備跟實際嘗試黑十字的動作後的體驗,並開始就著所得的經驗設想著怎樣的行動能更好的活用手上的短刀跟飛刀。

埋伏是沉悶的,在不知道目標是否真的出現,又是何時會出現的情況下,要一心一意專注著環境反倒會造成反效果。必要時稍微分神一下反而能提高專注度。

 

瞬間察覺到不遠處的動靜,萊特收起多餘的思念,看著傳來聲響的地方,不一會便得出那是病鼠出來活動造成的動靜。

此處是病鼠活動的其中一個據點,所以對於出現的病鼠萊特並不意外,隱於黑暗的身體並沒有動彈,對周遭環境的警覺又提高了一層。

 

眼看著那組病鼠快要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本該追上去的萊特卻順從著直覺保持不動。

就在病鼠要拐過街口時,街口突然殺出兩個人影。用殺出這個詞真的是很適合的,就算距離有點遠,而且是在燈光不充足的環境,萊特還是清楚的看到刀光和槍火。

那兩個身影就這樣跟在往回跑的病鼠身後,不緊不慢的,刀一揮,槍一開,病鼠傷的傷倒的倒反撲的反撲。

兩人對上五隻病鼠,效率奇高,不一會病鼠已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在街道上。

 

由於病鼠朝著萊特所在的建築物跑,跟在其身後追殺的兩人此時與萊特所在的距離變近了。從兩人的身形辨別這是一男一女的組合,除此以外的,由於兩人全身包裹嚴密導致無法辨認。

眼看著兩人消滅病鼠後便脫離戰場,萊特還是多待了一會才悄然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