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Toxicant Man─財團入侵(前置)

Leave a comment

經歷了一個晚上高強度的訓練,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感到疲憊的萊特躺在床上,卻不想他沒有絲毫睡意。

意識清醒的看著天花板不久,萊特揉了揉眼睛,無奈的坐起身來。

坐到電腦桌前,從冰箱拿了牛奶,登錄了系統。

 

下巴抵著牛奶盒,緩慢的吸著牛奶,萊特有些呆滯的看著屏幕。

新裝備有了。

無人機暫時沒需要新的零件。

資料(情報)現在不想整理。

遊戲也沒心情。

 

呆呆的看著屏幕好一會,最後手速極慢的登錄了暗網,進入了某匿名聊天室。

不想動手動腦筋,那樣就旁觀別人的對話吧,總比看著天花板跟屏幕發呆的好。

 

登入聊天室的瞬間,看著訊息快速的被刷新,萊特有點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畢竟這聊天室絕大數時間是挺安靜的。

一來這聊天室的門檻有點高,不是隨便知道駭入是啥就能進來,更不要說獲准留下來。

二來聊天室的成員作為好奇寶寶的表率,好奇心來得快去得也快,偶爾留住了自己也就陷進去不會記得來分享分享。

這雖然保證了聊天室的質量,但同時也代表被帶出來討論的是成員們都會感興趣,而且一般都是對某些人、某些勢力,甚至是某些國家有重大影響的事宜。

要數近期聊天室大肆探討過的議題除了是懷疑某國總統的票選過程,就是驗證汪紹哲的死亡。嗯,還有最近被各大大小小企業排進研究進程的人工智能、機械學習、深度學習等的技術討論還是有的。

至於其他零零碎碎影響不太深遠的就算有人響應基本也是一句起兩句止的。

 

意識到想要利用這聊天室的特性把自己悶得睡著的可能性消失了,萊特也沒想著換個聊天室。

懶得動是其一,但更多的是因為好奇。

 

旁觀沒多久,萊特便疑惑了。

因為聊天室正熱烈的討論著各作業系統的安全漏洞,不,嚴格來說主要是某作業系統的漏洞,其他的系統只是順帶提到而已。

而萊特之所以感到疑惑,是因為某作業系統漏洞百出是眾所周知的事,偶爾有重大漏洞發現拿出來說說,研究研究怎樣能做成最大的破壞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現在聊天室的情況卻不是針對某人新發現的漏洞,而是大範圍的撒網去發表針對各漏洞可能發動的攻擊……而且,還在討論怎樣讓攻擊擴散且獲得最大的利益?

 

不是說這聊天室的人對錢財沒有興趣,只是更多的時候,對他們來說能滿足他們好奇心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

雖然不排除這次討論的出發點也是滿足好奇心,可是看著對話的走勢……好像不太像?

 

對眼前的景象百思不得其解的萊特最終還是決定開口問一下。

這一問,倒是讓聊天室的人詫異了一下。

在連番揶揄跟疑問當中萊特總算找到了答案——似乎是有人想要利用安全漏洞撈一筆。

稍微無語了一下,萊特抵在牛奶盒上的頭動了動好讓自己能把最後的牛奶也喝掉,接著慵懶的抬手把旁觀對話時最先浮現腦海還未被拿出來討論的兩三個漏洞丟出來。

看到萊特已經進入狀況,其他人也就不再拿他難得狀況外的情況發表意見,怎麼說現在是猜看看這準備發動大規模網絡攻擊的人的水平跟思路比較有趣。

 

是的,這對他們只是一個猜謎遊戲。

在極其有限的情報下,針對不知哪裡聽來的風聲而進行的競猜遊戲。

即便有足夠的能力,他們也沒想過要搶先或趁機分一杯羹,至於救災,明顯也不在他們的意識裡。

而這次的討論,多半在所有人都自我滿足以後就自動結束,後續的討論則視乎那病毒實際出現的受災範圍跟那人的手段。

 

隨心所欲,隨性而定,卻有著絕對的實力,這聊天室聚集的就是這樣的一群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