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Toxicant Man─財團入侵(準備)

Leave a comment

沒有投入過多的時間與精力在聊天室這一輪的討論。掛著聊天室,適時的加入對話,旁觀下其他人的猜測論述。其餘時間萊特是該幹嘛就幹嘛去。

在他看來,當下比較重要的始終是盡快熟練飛刀的技巧。

至於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能掀起風浪的電子病毒傳聞,他說實在是不太關心的。

本該是如此的……

直到某天聊天室再度爆炸,萊特愕然的發現鴻江集團居然榜上有名。

 

反射性的切換視窗驗證消息真偽。

比聊天室的反應稍慢,暗網甚至普通的網絡已經陸續出現關於Toxicant Man和他發佈的電子病毒的新聞和討論。

未幾,雖覺得不可思議,但萊特還是不得不宣佈此鴻江確是名為Sufficiency的酒鋪的根據地。

 

不待他細想,數個視窗便已打開。

視線在不同的視窗來回掃過,萊特一邊接收聊天室的訊息,一邊分析起受災情況,同時開始分析病毒的入侵途徑、傳播形式、加密方法。

出於好奇,病毒爆發以後他本就會針對性的研究一番的。

但促使著他如此一心多用的分析現況的,是其中一個受災戶是酒鋪這件事。

 

沒時間思考台灣受災嚴重是有意還是無意。

也沒時間思考為什麼聞說是擁有高超駭客能力的哈桑有關的企業會中招。

他只知道鴻江是酒鋪其中一個根據地。

而現在這根據地被勒索病毒入侵了!

 

不知道酒鋪跟鴻江的關係有多密切,但再密切,資料庫總歸應該是分開的。

特別是殺手名單這東西更不可能存在於一個企業的伺服器內。

可是僅僅是想到那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深深的恐懼就自心底蔓延。

假設事情真的向那方向發展,他可不認為某人會笑笑說「沒事,錯不在你」的將此撇過。

反之更有可能的是衝著他早就聽聞風聲卻沒防範而來懲戒……

 

敲打鍵盤的動作不見絮亂,鼠標一下又一下的點擊。

屏幕上閃現幾個圖表以及地圖,顯示著受災範圍、受害電腦的配置、傷害程度、時間線等等的數據資料。

心底越是焦急,萊特的思路便越是清晰。

某人不可能不知道目前的情況,但既然還未開口,那他便還有補救的機會。他不允許自己在這個時間因為焦慮而讓這機會溜走,他自己不允許,那人更不會允許。

 

趁著系統統整數據的時候,萊特開始針對Toxicant Man進行調查。

這名號他知道,只是對於這惡名遠播的電腦勒索/綁架的駭客他從沒有深入了解。

惡名昭彰,除了因為這人作風高調外,還意味著這不是Toxicant Man第一次作案。

而在急需了解這人散發的電子病毒之際,萊特很興幸這人是這麼高調的人。因為這無疑節省了很多時間。

人是習慣性的生物。特別是嘗到甜頭以後,大腦便會刺激人去再次進行同樣的行為再去獲得獎勵。

而當人總是做著同一種動作,遇到類似或者沒有條件限定的時候自然就會做出同樣的動作,所謂的習慣便是這樣形成的。

下意識的行為,除非徹底抽身分析或者經別人提醒,不然當事人是很難察覺的。

 

習慣是可怕的事。

當一件事成為習慣,也就成了一個弱點、一個突破口,讓人不堪一擊。

這點,在他小時候,姐姐便一再提醒他。

直到後來,某人通過一次次的行動讓他有了更切身的體會。

所以他從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過長的時間,無時無刻增進自己的駭客技術,任務也不會重複用一樣的手法

更重要的是他始終維持著低調的作風。唯有低調,才不會引人注目,別人也才難以掌握他的能耐。

 

看著屏幕上大量過往Toxicant Man散播的病毒的資料以及來自各國執法機關的調查檔案,萊特重新認知到低調的重要性。

Toxicant Man的確有能耐。名聲響亮但至今還未被逮捕,能力自是不用質疑的。

只是現在萊特的目的並不在追捕這人,所以他不需要加入那「你追我躲」的遊戲。他要的只是Toxicant Man的標誌性手法以及思維模式。

 

聊天室的討論還在繼續,系統對各數據的分析已告一段落。

至於針對Toxicant Man的偏好手法和思路,這本該耗費許多心力時間的過程,卻因為其高調而被大幅縮短了。

自問對勒索病毒有了個大概了解的萊特換上緋影的裝束,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Sufficienc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