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日常-小懲大誡

Leave a comment

踏出酒鋪,萊特深呼吸了一下,趁著夜色在巷道間移動。

習慣性的迴避著監視器跟路人,萊特雖然覺得內心煩亂,卻有點不知道自己在煩什麼。

任務接了,他該高興才對。

任務有難度,退一步想,不就是代表灰彌對他的實力有某種程度的信任嗎?

灰彌的提問,他也不是沒有問過自己。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選擇不是嗎?

既然是他自己的選擇,既然這樣做是為了保護姐姐,那麼,他到底為何煩惱呢?

 

「萊特。」一陣合成音傳來,瞬間摒除了萊特一切雜念。

沒有回話,萊特維持著一貫的步伐往網咖前進。

「萊特。」合成音再次從別在外套內側的耳扣傳來。

「……」

「緋影。」

聽得合成音喊緋影的名號,萊特淡淡回道:「幹嘛。」

「呵呵,面對我,你倒是挺冷靜的。」對萊特冷淡的回應不以為然,合成音說著。

 

努力忽略內心浮現的不祥預感,萊特依舊走著他的路,沒有回應。

「好啦,我這正忙,就長話短說。」說完,不待萊特有所反應,某人開始自說自話:「念在你應對還算及時,又積極討好酒鋪,鴻江的事就此翻過。」

某人的話,讓萊特不由得咬牙。他可不認為某人是特地來稱讚他應對及時。

「怎麼,沒有話要跟我說嘛?要是沒有,我就繼續咯?」

輕鬆的語調,卻讓萊特感到背後的危機。導致某人語音剛落,萊特便沉聲開口:「是我失言了。」

 

萊特很清楚,先一步承認自己的失誤並不會阻止某人接下來的舉動。

可是他更清楚,此時不開口,後果只會更嚴重。

他,承受不起那樣的結果……

 

一陣沉默過後,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哈,好一句失言。看來你也不是完全沒有自覺。」某人頓了下,接著說:「那麼提問來了。對於教不聽的孩子,怎麼做才有效呢?」

黑暗中,似是要擺脫那合成音,萊特手腳並用的躍上一棟樓房。

落在樓頂,取代合成音的是逐漸清晰的鍵盤聲。熟悉的鍵盤節奏,使一身影浮現在萊特的腦海。

 

艱難的重新邁開腳步,彷佛鍵盤聲的主人的安危與他無關。

是的,與他無關。

此刻的他,是緋影。

身為緋影,他是不會亦不能對此有所反應。

 

「呵呵,萊特乖孩子,我給你將功贖罪的機會,你現在停下來,好好承認自己的錯,保證不會再犯,我就不出手。」以鍵盤聲為背景音,合成音友善的說著。

無動於衷,萊特躍到另一個樓頂。

他沒有聽漏,那人喊的是萊特。就算喊的是緋影,他也不能對這話作反應。

「三……二……」某人開始倒數。

穩住自己的呼吸與心跳,來到樓頂邊沿的萊特瞄到下方有人在窗邊吸煙,連忙換了條路線。

 

倒數結束。

沒有巨響,鍵盤聲驟停,一串激動的俄文傳入萊特耳中,隨即世界恢復平靜。

咬著牙,萊特的步調並未被打亂,可心,早已懸空。

 

「停下來。 」良久,某人再度開口:「緋影。」

聞聲,萊特立馬止步。

「面對我,哪怕是直接讓你聽到她們的聲音你也能不為所動。為什麼,區區幾道問題,就會失言?」

某人一字一句,緩緩的把話吐出,萊特的內心再次升起警號。

「不回答?沒關係,我幫你。」絲毫不給萊特回應的機會,某人繼續說:「因為對方是灰彌。我本來以為,上次被那所謂的神之子K了一頓你會長點記性。可惜……」

突如其來的指控,讓萊特有點轉不過來。

萊特還在努力思考其中的邏輯,某人已經接著說:「緋影,面對女性,似乎也會不冷靜。」

 

「我……」面對如此嚴重的指控,萊特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恍然間,他只覺得自己必須說點什麼。

「不,沒事先察覺這點,是我指導失當。」打斷了萊特的話,某人突然開始反思:「由於是我失誤在先,所以這次我不會要你選擇。」

這最後一句,令萊特稍微回神——所以,姐姐(們)……不會有事?姐姐(們),不會因為他犯的錯而受傷,能好好的活著?

 

「對啦。」合成音傳來,把失魂的萊特喚回:「小野貓最近,掌握了不錯的關鍵呢。」

來不及暗罵自己居然那麼容易鬆一口氣,意識到那人的懲罰是什麼的萊特,趕忙開口:「任務我會處理好。」

如果說他有什麼有可能令那人回心轉意的話,就只有他自願踏入黑暗這點了。

「哎,怎麼了,突然這麼激動。」短短幾句,徹底斷了萊特的希望,甚至又一次提心吊膽起來。只是,這次某人很快就繼續說話:「任務接了,搞定是你的本分。這一點,搞混可不好啊。」

是啊,他怎麼就以為能拿任務的事能令對方手下留情呢。

歸根究底,就是因為跟灰彌要任務期間他的失言,導致灰彌對他加入酒鋪一事感到疑惑才會把那人引出來……

 

「我還有事,這次就先這樣吧。替我,跟小野貓問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