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個人任務-紫目之獸還不能亡(準備)

Leave a comment

『替我,跟小野貓問好。』

 

在網咖某單間裡面,萊特坐在屏幕前一動不動。腦海裡面一直盤繞著那合成音,記憶中那抹有著月光般銀白長髮的倩影被染成了血紅色。

逐漸染紅的記憶,萊特閉上了眼睛。

 

『小野貓最近,掌握了不錯的關鍵呢。』

 

反覆的回憶著某人的話。驟停的鍵盤聲、突然爆發的罵聲,清晰的在他耳邊迴響。

他知道,米莎姐姐還生存著,也沒有受傷。

但他亦知道,這世上有些事,能讓人活著比死了還痛苦。

 

『任務接了,搞定是你的本分。』

 

深呼吸了一下,把擾亂心神的思緒摒除。

睜開雙眼,驅使著有點乏力的身軀,萊特調整下坐姿開啟了電腦。

他還有必須要做的事。

 

抽出任務單,萊特再一次審視灰彌交予他的任務。

 

紫目。

小小年紀卻是幽靈酒鋪武力值數一數二的殺手,還有傳聞說她曾經直接跟凱薩要管理員的位置。

其驚人的爆發力,異於常人的蠻力,讓她被冠以野獸之名。

 

放下任務單,萊特登錄了系統。

單就戰力而言,根本就輪不到他來保護紫目。更不要說是從BOSS旗下複數幫派的圍堵下確保紫目存活。

八十人,全數佩戴槍械,再加上一個不怕上新聞隨時會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開戰的保護對象。

他的任務,是盡可能支開幫派成員,若不能則把群眾支開,好讓紫目不會再上新聞。

 

沿著任務單上標示的幫派名單,萊特修訂了自己設計的搜索軟件裡面的關鍵詞。

常言道,小心隔牆有耳。

可在這科技發達的時代,要提防的早就不止隔牆的耳朵或者針孔攝錄機了。

隨著資訊科技迅速發展,互聯網、傳訊技術,以致移動裝置越發先進,人們已經習慣透過網絡世界進行溝通。

話雖如此,這黑道要圍堵一個小女生這種事情,任台灣再沒王法,要從他們的通訊記錄找到詳細的行動計劃也是不大可能的。

可惜,那只是因為他們在那一瞬間的交流時會有顧忌。

在電腦早已融入日常生活的年代,人們利用電腦做做文書處理,上網搜索、上載下載資料什麼的,幾乎已經成了下意識的舉動。

這些下意識的舉動,恰好能提供不少有用的線索。

 

八十人,不是一個小數目。

只是人多,能鑽的孔就更多。更何況,灰彌指派任務時不單提供了時間地點,還表示紫目是紅燈籠區的人。

雖然他從未直接從任何一家酒鋪直接去姐姐那,但凌晨兩點從Patience回到紅燈籠區的途徑他多少還是知道的。

 

看著屏幕上一道有一道的情報。

上至某兩年輕員警因被指示更改巡邏路線覺得奇怪跟友人小八卦,下至某黑道小弟上網翻地圖尋找Patience所在的無名外島位置。

各幫派的時間、人手安排,各路人馬會從哪出發,路線又會如何,雖然不是全然知道,但從這些零碎的訊息,要推斷個大概也並非不可能。

 

只是……八十人。

若真的讓他們聚起來,僅憑他一個,要在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支開他們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讓他們無法到達港口。

至於方法,這世上多的是“意外”不是嗎?再不然,代傳假訊息跟口令也是一個辦法。

 

視線落在桌上的任務單。

話說回來,時間地點所涉人物全都知道的情況下……直接讓紫目改道不是更加方便快捷嗎?

考慮到為了確保目標行蹤幫派們會安排小弟監視,阻止紫目上船這方案是不可行的了。因為他們肯定是會在紫目登上離開外島的船時跟大隊確認。

同理,為了不讓他們起疑戒備,在紫目上船前他最好是不要跟紫目直接交流。

在那以後,不管這些監視的人會否跟上船,要擺脫他們總比支開八十人來得簡單。

 

那船本來就不會直接停泊岸邊,乘客均需要在遠處轉搭木筏靠岸。換句話說,中途下船換船是可能的。

雖然中途讓船改變航道也是個方法,但動靜太大,可能的話他不想採用這方案。

阻隔區區一艘船的範圍內的通訊,於他並非難事。

至於船上的監視者,看是要擊倒擊昏還是丟下海,視乎人數跟實際情況決定就好。

 

接下來,是該著手準備了。

 

既然任務是讓他支開幫派或群眾,那麼難度再高再麻煩,他還是要做的。

升降機被困、道路狀況、電子鎖失靈……要阻止人準時到達目的地的“意外”,要多少有多少。

問題是,世上意外縱然很多,但關鍵時刻出現大堆意外,難免會讓人起疑,所以哪怕他有能力把大部分的人攔下來,他也不能那樣做。

不過,截下一部滿載的升降機,讓地下水管在適當的時候爆裂攔下幾部車子,這種程度的不幸想必還是可以的。

各地部門總聲稱經費不足,不少社區設施都日久失修,他也就順手幫個忙而已。

剩下的,若然紫目拒絕改道,那就看是要假報案讓狀況外的年輕員警去巡查下,還是借監視小弟的手機發出紫目沒有上船或是船隻中途改道的錯誤訊息把他們引到別處。

 

至於群眾,老實說,八十多名黑道殺氣騰騰的聚在非法港口,他懷疑是不是真的有人不怕死到繼續留下。

所幸的是,根據他的理解,灰彌只是不想事情鬧太大。

那麼只要情報封鎖做得好,不讓在場的人有機會錄音攝影或者通知記者,不讓在場的監視器拍下畫面,那新聞自然就生不出來。這點小事,倒費不了多少功夫。

 

再來,就是如何安排紫目中途換船了。

小遊艇氣墊船什麼的雖然他沒有,但是這東西隨便去個碼頭就能要到。有錢人炫富隨隨便便就是幾艘交通船、釣魚用小船、出遊用遊艇或豪華大遊艇,找個目前擁有者不在台灣的小遊艇借用個一天再還回去就是。

思索至此,萊特收拾了下,準備暫時換一個網咖才繼續剛剛訂定的計劃。換據點以後,他還有必須要去工作間拿的東西。

不讓船上的人有通風報信的機會需要的干擾器,以防萬一能讓船上的監視者瞬間倒下的強力電擊棒跟生效稍慢的麻醉藥。

而為了能讓小遊艇事先停泊在預定換船的位置附近,待時機合適才靠近船隻,他還需要改裝遊艇控制系統的器材還有遙控器,還有需要能蓋住停泊在海中央遊艇的黑布。

 

初步查探了適合下手的升降機和地下水管,準備好任務期間隨時駭進通訊網絡和監視系統,檢查完干擾器等器材,瞄準了能借用的小遊艇,距離紫目預定回到台灣的凌晨兩點已經不到24小時了。

顧不上睡覺,萊特把需要的器材裝進斜背包,乘著夜色出門了。

 

先是繞到目標地下水管控制水流的水閘,將其連上他趕製的控制器,再把測量水流的裝置納入他系統的監視裡面。

待他的模擬系統成功計算出使水管爆炸所需的水壓,跟什麼時候關掉水閘能讓它在幫派經過的時候適時爆裂,他就能遙距關掉水閘。

 

搞定地下水管,萊特便來到某個碼頭。

大半夜的,潛入目標小遊艇不費萊特吹灰之力,探進控制台,把控制器連接上,還不忘使定位系統暫時失效。

確認遠端遙控系統無誤後,萊特在遊艇前後方各處裝上鏡頭,方便他能遠距離的控制此遊艇。

搞定一艘遊艇後,萊特偏頭想了想,最終決定用備用器材對另一艘遊艇如法炮製,當做備案。

小心的掩蓋他動的手腳,萊特便離開了碼頭。借用遊艇的事,待晚上也不遲,不然要是管理遊艇的人在白天時發現遊艇消失就不好了。

 

遠眺著開始泛白水平線。

能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可最大的問題他還沒有底——以紫目的性格,他該如何說服她換船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