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Toxicant Man─哈桑的制裁(後話)

Leave a comment

在台北101不遠處的一條巷道,感到左手心越來越濕潤的特停下了腳步。

脫下防割手套,只見手心處的繃帶已經被染紅。

——果然出血了。

解開繃帶,看著血徐徐的自傷口滲出、手指微微的抽動,萊特的腦海掠過稍早前的畫面。

 

在確定某人還存有有關米莎姐弟弟消息的情報後,萊特便直接換上另一個櫃子裡的備用裝備。

走進最近的酒鋪,從任務版找到他認為最適合的任務以後,他便在酒譜的角落花費一個下午調查那兩名曝光了的Toxicant Man在台手下。

臨近目標一號下班的時間,他便離開酒鋪,並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買到了錄音機和錄音帶。

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去準備、佈置,就連任務的選擇他也沒有經過太多的思考。

因為離開米莎姐住處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了目標——只要暗殺目標是女性即可。

 

他並不認同某人所說的他在灰彌面前有所鬆懈。

可是……

他卻無法否認,當初面對偽神之子的時候,在意識到對方可能是女性的瞬間,他的腦海一片空白。

與此同時,他也不得不發現,一直以來,他在選擇任務的時候,都下意識的迴避女性目標……

 

緋影不該有情感,他也不能保證下一次在任務中途因對方的性別而出現空檔時能安然無恙。

所以最簡單直接的解決方法就是從有意識的處理女性目標開始著手。

 

隨意的重新包扎過後,萊特反復的緊握左手。

不用說,傷口是在處理第二個目標的時候裂開的。仔細回想,指尖上彷佛還殘留著刀刃傳來、目標的心跳。

那有力的脈動是那麼的不容忽視。

以軍用短刀做主武器的萊特,其實鮮有直接用刀奪取目標性命的時候,更不要說是直接把刀沒入目標的心臟。

往日在回憶奪取性命的瞬間,萊特多少會有反抗或是不情願的心理。但是此刻萊特卻只是淡淡的回想上一次有如此手感是什麼時候。

 

片刻,萊特重新戴上手套,放棄繼續回想沒有意義的事情,往101走去。

 

到達101的秘密樓層,電梯門打開的一瞬,萊特的身體不易察覺的往後傾了傾,然後才邁步踏入名為Humility的酒鋪。

過於奢華的擺設,自以為是世界中心的有錢人、富二代,無一不挑起萊特心底的抗拒。再加上這是凱薩的地盤,萊特若無必要實在是不會選擇到這一間酒鋪。

而今天,被他選做第二目的地的便利店,就數這酒鋪最近了。

 

無視在場的殺手、委託人跟大多在享用免費點心正高談闊論左擁右抱的富二代們,萊特走到了任務板。

閱覽著,突然右側傳來的熟悉而又危險的氣息。

明白到是凱薩正從後台出來,暗自皺了皺眉頭,萊特繼續尋找著適合的任務。

 

「可笑。這種事不需要殺手吧?台灣到底有沒有有智商的年輕人啊?」從後台走出來的凱薩,完全無視在場眾多的富二代朗聲朝電話道:「好啦好啦,這種雜工任務什麼的先放著,晚點再處理。」

站在任務板前的萊特聽著,本以為凱薩這句話以後就會把電話給掛了。

怎料凱薩的聲音再度響起:「別再唸啦!會處理的!」

有感氣息靠近,萊特往左跨步,讓出任務板。

「擋這好半天了,是嫌錢不夠嗎?」把電話掛掉的凱薩,向萊特搭話:「這個,看看有沒有興趣。」

 

快速的瞄了眼遞到面前的任務單,萊特抬頭看向了凱薩,就差沒有把疑問說出。

任務單上,標明了委託人指定凱薩作為任務處理者……

「怎麼?」凱薩勾起笑容:「有興趣處理嗎?」

對於凱薩的提問,萊特在心底否定了。可是,他卻抬手接下了任務單:「這任務,我接了。」

「有意思處理就交給你了,老子懶得處理這種雜工任務。」話畢,凱薩便轉身到選了個最大的沙發坐下,開始灌酒。

低頭又看了下任務單,心中已經有了大概計劃的萊特決定到工作室一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