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詭異事件簿

Leave a comment

把資料交給菲爾以後,萊特並沒有在酒鋪停留,而是動身前往之前租住的網咖。再過幾個小時,他的房間就要到租用期限了。

為了趕在天亮前處理完一切,萊特行進的速度很快。

突然,內心的警鐘毫無征兆的響起。沒有遲疑,萊特馬上進入了臨戰狀態,並改變了前進的方向。

 

才剛改變方向,萊特的視線便閃過一個身影。

在樓頂邊緣止住腳步,萊特警惕的看著憑空出現在對面天台的人。

那鬼魅似的身影,穿著斗篷,面上帶著有金色藤蔓花紋的白色面具,從身形看來是一位女性。此人渾身上下沒有任何氣息,可正因為這樣,萊特更覺得對方是個危險人物。

不待萊特細想此人的身份來歷,她的身影忽然從萊特眼前消失。

 

比思考更快,萊特往旁邊一滾。

幾乎就在萊特低頭的同時,那身影便襲向萊特原本頭顱所在的位置。

翻滾途中,軍用短刀已經被萊特握在手上。可是萊特根本找不到反擊的機會,更準確的說,他連重新站直的機會都沒有。

眼看著對方往自己衝來,萊特右手往地上一撐,硬是改變了自己翻滾的方向,再看準時機雙腳撐地,又是跟對方拉遠了距離。

 

才剛站直,眼前一花,那白色的面具已經直逼萊特眼前。

憑藉著直覺,萊特有一下沒一下的勉強對對方的攻擊進行格擋。

吃力的應對著,可萊特的腦筋越發冷靜,並快速的運轉著。

 

對於莫名其妙的被襲擊,萊特腦海第一時間想到了某人。

強得過分的能力、二話不說就攻擊,特別是女性這一點,無一不讓他覺得這是某人給他的考驗。

 

又擋下一次攻擊,萊特整個人因為衝擊撞到天台的邊緣。

顧不得後背傳來的陣陣痛楚,那身影便再度逼近。

掛在天台邊緣的手臂配合著雙腿用力,萊特很是乾脆的翻出天台。墜落不到兩米,萊特準確的抓住一突起。他雖然一直狼狽的閃躲,但還是不忘注意著四周,尋找反擊的機會。

單手懸掛半空,萊特緊貼著墻壁,手中的軍用短刀已經換成了兩柄飛刀。

 

上方,那身份不明的人繼續往萊特襲來。

在見得面具冒出的瞬間,萊特立馬鬆開抓出墻壁的手,手中飛刀也向面具扔去。

背朝地上落下,可萊特的視線始終鎖定在對方身上,一柄飛刀擦過那身影,另一柄則成功打掉了面具。

面具脫落後,萊特無法掩飾內心的驚訝——面具下空無一物,有的只是一片黑暗。

緊接著,更讓人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失去面具的斗篷彷佛被抽去主體,其人的形體消失,輕輕的飄落。

 

視線被敞開的斗篷吸引著,半晌,萊特猛然回神。

伸手一抓墻壁,雙腳落地的同時翻身拉出一段距離。視線來回的掃視巷道兩端並不忘抬頭視察。

沒有……

整條巷道,除了他,再無其他人物。

直到斗篷緩緩的飄落地上,萊特再一次躍上天台查看,才肯定對方是真的消失了。

 

巷道裡,斗篷依舊躺在地上,惟有那面具失去了蹤影。

然而,萊特已經無暇思考對方是如何消失。

注視著那面斗篷,萊特心臟劇烈的跳動著,四肢變得冰冷。幾日來如同被封印了的心,此刻被一股濃濃的恐懼填滿。

不管是什麼原因,那短暫的失神,若這是某人的考驗,他無疑是不及格了。

 

「滾!你給我滾出去!你害我還害不夠嗎!」

曾經高貴的身影如同著魔了般向他張牙舞爪。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線索,為什麼?為什麼?」

素來驕傲無比的人宛如失去精神支柱般落淚。

「你為什麼不乾脆把我給殺了!?」

 

鮮明的畫面充斥腦海,萊特一時無法站穩。伸手撐著墻壁,一步一步走近那斗篷。

每跨出一步,腦海深處就彷佛有什麼在刺痛著。

彎腰把斗篷撿了起來,緩慢的塞進背包。在頭腦還一片混亂的情況下,這完全是萊特下意識的舉動。

收起斗篷,再把飛刀收回,萊特手捂著抽痛著的頭顱緩步前往網咖。就算無法思考,他還是清楚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這裡。

 

確定在他離開的幾天並沒有人走進他的房間後,萊特簡單的收拾了下,給櫃檯又一筆小費後退掉了房間。

頭依舊隱隱作痛,萊特步履蹒跚的離開網咖。

沒有前往其他網咖的打算,萊特的目的地是某人為他準備的空間。

 

一路上,萊特重新思考著遇上那詭秘身影的過程。漸漸的,他開始懷疑那並不是某人設下的局。

長久以來的模式,讓他清楚的明白到,某人對他有一套完整的計劃,一套為他度身訂做的計劃。

而這計劃,絕對不包含在他最近的精神狀態下行使這詭異的一著。

某人,從不做沒有意義且多餘的事情。加上,那合成音至今還沒有響起。

 

踏進那空間,萊特隨便的把背包放一旁,便坐到電腦前。

雖然不能百分百的確定那身影不是某人所為,但其可能性讓萊特多少冷靜了下來。在這情況下,他要做的便是嘗試掌握對方的身份。

就在他把關鍵詞輸入進搜索程式時,一道訊息彈了出來。

點開一看,赫然是那天那樂團成員攜帶的藥粉的分析資料。

 

那天他選擇了把樂團的死佈置成是藥物過量,他沒想到的是,他的確在那些青年的隨身物品中發現了不明的藥粉。

由於事前的調查並沒有顯示他們有用藥的情況,好奇之下,萊特收集了些許樣本,放進分析儀裡面。

「天國之門」。

看著分析報告上的這個名字,萊特想了下,依稀記得那時早些時候流行過的藥物。

快速的掃視報告,沒發現任何特殊之處的萊特推測那樂團手上的應該是殘貨,正要把這事放置時,手機收到一道短訊。

 

那是一道匿名的短訊,其內容是要求緋影回收天國之門。

默默的注視著短訊中「老身」這字眼,萊特喃道:「哈桑麼……」

放下手機,視線再度落在藥物分析報告上。片刻,萊特開始動手搜集天國之門的資料。

能讓哈桑點名回收的藥物,萊特開始好奇此藥的來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