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港區占領戰:國土不容侵犯

Leave a comment

內心一直掙扎著,可是腳步絲毫不受影響的堅定前往紅燈籠區。

可是就在萊特要踏入那紅色的國度時,為了持續接收情報而戴的入耳式耳機傳來了警示聲。

止住了腳步,萊特走到陰影處掏出手機,只見有情報說有一群底細不明的人入侵了高雄港區。

點開情報附帶的視頻,由於角度跟像素的問題只能勉強辨別到約深夜時分,一艘巨大的貨輪在高雄港區入港,及後有許多黑影從入港的貨櫃出來而已。

 

看著情報不斷被更新,萊特輕歎一聲,回頭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紅燈籠區。

下次,再來吧……

 

找到最近的網咖租了個房間,萊特立馬遠端登錄了他的系統,駭進了港口範圍內的監視系統。

並不是突然對台灣的情況關心起來,只是單純的不希望再次因為什麼都不做而後悔而已。

台灣的勢力已經足夠混亂了,可能的話他不希望再有別的不明勢力又再摻和進來。

不過,在決定下一步的行動前,還是先收集下情報吧。

 

不斷切換監視畫面,萊特總算找到了更為清晰的畫面。

在幾近漆黑的港口,此刻火光四濺。才短短的時間,那群身份不明的人便跟港口的守衛起了衝突。

不一會,萊特便落下了港口會被攻陷的結論。再怎麼看,這火力差也太大了點。

 

把實時監視放一旁,萊特把稍早前的影像弄了出來。

畫面上,一艘貨輪緩慢停泊在港口,一箱箱的貨櫃被運入港,一個個黑衣人從貨櫃裡頭竄出。

看著畫面上的黑衣人從貨櫃出來後有序的佔據有利位置,萊特一邊調出港區的地圖將那些人跟貨櫃的位置都標示出來,同時不忘記錄下他們的火力配置。

安排了部分運算能力去追查貨船的來源,萊特看著高雄港區已經陷入一片混亂,分神去看了看現在得知此消息的人都在如何分析這群人的來歷和佔領高雄的意義。

這些推測當中,政治與軍事方面的推測佔了多數。想來也不意外,如今世界政局混亂,加之台灣所在的位置正好是第一島鏈的中間,其特殊的戰略位置在這樣的侵佔行動中被人提出一點也不為過。

忽略台灣本身的地理位置不管,這高雄港口由於很靠近機場,還與左營軍港毗鄰,單是這點就很容易招致封鎖和打擊。

只是,如此重要的港口這麼容易就被潛入,看樣子還快要給攻陷,饒是萊特這本來就對台灣政府信心負值的人也忍不住思考這國家到底腐敗到何種程度。

 

思考至此,萊特突然想到了些有趣的事情,嘴角不由得上揚:「不對,這不還有一群被廣大民眾寄予厚望的正義之士嗎?」

想起白鷹派,萊特自然的就想起了那個鬧得滿城風雨的詐屍事件。仔細想想,距離汪紹哲裝死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久得他都差點忘了這號人物了。

將實時監視和地圖等放到一邊,萊特把當日被聊天室那幾個好奇寶寶搜出來的關於汪紹哲的資料給翻出來。

 

大量的資料隨即塞滿了屏幕。

對於大部分的資料,萊特根本看也沒看,他想要找的只是某條關於汪紹哲人際關係的情報。

雖然不是沒想過直接把汪紹哲找出來把高雄港的情況傳達,可是比起時間緊迫這等無謂的理由,萊特更期待看看汪紹哲不惜詐屍也要做的事情。

那樣的人物,裝個死也能弄個這麼大的動靜,還陽肯定只會更壯觀吧?所以還是不要驚動他的好。

而且這樣把已死之人抓出來,一個不小心搞不好把自己給賠進去,這等事他可不會做。

因此,現在他想要找的是那個幫助汪紹哲詐屍,還幫忙修改驗屍報告跟汪紹哲在那以後的活動痕跡的那個人。而根據他的記憶,當日有人查到的資料裡面就有個人物挺適合擔當這角色的。

 

要說當初為什麼沒有就這人物追查下去,一方面是因為他還在操作著想要讓聊天室的人幫忙證實汪紹哲的死亡,更大的部分是當初的他更為在意白振昌的存在,加上後來他就被灰彌委託調查新任神之子的事,這事就被擱置了。

現在趁這機會好好探明這人似乎是個不錯的選項?

 

想著,萊特的視線就鎖定在一個名字上——尉遲曦。

根據紀錄,此人與汪紹哲同梯,善交際,於警察學校以中等程度畢業。在校時跟汪紹哲關係不錯,同時電腦方面似乎也略有涉獵。

換句話說,單看這些表面的資料,這人是一平凡人。

不過,該怎麼說呢?

自萊特從屏幕上看到尉遲曦的照片,他就有種感覺,這人並不似表面般平庸。不單如此,恐怕還是個很棘手的危險人物。直覺告訴他,這尉遲曦跟某人一樣,都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但忽略這讓他情緒稍微不安的一點,若此人真的是幫助汪紹哲的人,不得不說,對方的手段實在很高明。

要知道隨著科技發達,要完全匿藏行蹤一事便越發艱難。若是故意避世還好說,可像汪紹哲這般帶著目的行事的人,想要躲過監控則需要一個手段高明的駭客隨時隨刻配合著將其活動痕跡消除才行。

 

停下手上正在調查尉遲曦的動作,萊特的視線又落在其照片上。

如此重要的工作,真的會全交給一個人嗎?而且還是這樣的一個人?

對於自己的直覺,萊特從來都是很信任的,所以他打心底的覺得此人不能信任。可同樣的,直覺在告訴他,汪紹哲若是真的選擇讓人幫忙,此人會是最佳人選。

稍微衡量一下,想想這事與他是否信任尉遲曦無關,重點是汪紹哲的選擇。從這點看來,他的直覺其實是沒有衝突的。

而既然汪紹哲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找這人幫忙,這人應該也是白鷹派那邊的吧?

至於為什麼白鷹派的名單上似乎沒有這人物存在,想想那警校畢業成績,也是很好理解的。再怎麼說,有著駭客這身份,還是低調的好。

 

警示聲再度響起,一看,這高雄港口已經完全被入侵者壓制。

罷了,就這樣吧。

將標記好的港區地區以及入侵者配置整理好附在電郵上,正要匿名發送到尉遲曦的警用郵箱時,萊特看著寄件人一欄,手頓了頓,饒有意味的笑了笑,在那一欄填上了幾個字。

 

情報,發送。

收件人,尉遲曦。

寄件人,憂心的小市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