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港區占領戰:國土不容侵犯(後話)

Leave a comment

把訊息發出去以後,萊特又是觀察了港口一段時間。

本來想是姑且看一看政府要怎樣應對,又或者是看看白鷹那邊會不會有什麼動作。可是沒看多久,頭殼深處傳來一陣刺痛打斷了萊特的打算。

一手按著頭顱,一手清除網絡痕跡、退出系統、關掉電腦。搞定這些後,萊特站起身來,離開了網咖。

 

揉著太陽穴,萊特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

許是最近生活作息不太定時,這陣子他的腦袋時不時就一陣疼痛。

一開始,他還是會計算下睡眠時間跟用餐次數的,可是類似的情況發生得太多,現在他都直接將此當成是時候用膳或休息的提醒了。

從冰箱拿出來數盒牛奶,再挑了個壽司便當,萊特在給錢的時候便已經迫不及待的開了一盒牛奶喝了起來。

把便當塞進背包,萊特懷抱著剩下的牛奶,離開了便利店。

 

喝著牛奶,萊特緩緩的朝紅燈籠區走去。

雖然多少關心高雄港那邊的進展,可是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什麼收穫,既然如此,還是去看看姐姐比較實際。

一連喝了兩盒牛奶後,頭痛的感覺總算消退,萊特也就暫停的攝取牛奶的動作。

抱緊剩下的牛奶,往一巷道加速。臨近盡頭的時候腳用力一蹬,再往面前的墻壁借力,踏上了右側建築的窗沿,再躍去另一側的窗沿,如此交替著登上了樓頂。

 

站在天台上,萊特滿意的點點頭,從懷中抽出一盒牛奶又喝了起來。

要萊特說的話,之前兩盒是為了緩和神經,所以這一盒才是真正的享受牛奶的美味。

只見他大大的喝了一口牛奶,細細的品味過後,忍不住「啊——好喝」的感概道。雖然由於那空間備有奶粉,所以這陣子萊特還是有喝上牛奶的,可是,怎麼說呢?果然不一樣啊。

如此想著,萊特突然偏頭,小聲的奇道:「不過那奶粉沖泡出來的對緩和頭痛好像比較有效?是因為奶粉是給嬰兒喝比較有營養的關係嗎?」

很快的,一盒牛奶又被萊特喝光,他也就放棄了繼續思考,改而前往姐姐的住處。

 

越靠近姐姐的住處,萊特的速度便越緩慢。

待姐姐的住處出現在視線範圍時,萊特止住了腳步,甚至有了回頭離去的想法。

從來沒有想過有天他會為看望姐姐一事感到害怕……

 

那天地下水道發生的事再次清晰的浮現腦海,那一句句絕望崩潰的話語再度響起。

姐姐說過,米莎姐是因為情緒不穩所以才會口不擇言。

然而,姐姐,導致米莎姐情緒不穩的就是他啊。

而米莎姐說的,他會讓她們遇到不好的事情,也是事實啊。

所以就算那是米莎姐的真心話,他也不會有怨言的。不,應該說,正因為他知道米莎姐說的是事實,所以他才無法按照姐姐說的不放心上。

也因為知道那是事實,所以米莎姐的話語,才會如同利刃般一次又一次的刺進他的心。

 

不自覺的抓緊了心口處的衣服,萊特最終選擇了轉身離開。

他無法把米莎姐的話當成是氣話,可同一時間,他無法克制內心那一絲的希望。惟他實在不敢去想,若再次面對那種狀況,他會如何。

自他有記憶以來,姐姐便是他的一切。

『我是萊特。以前是,現在是,將來……只要她們需要,我就還是萊特。』

他曾經說過,只要姐姐她們希望,他就會一直是萊特。只是他從來沒有如此深刻的體會過,要是有天,他的存在被否定的時候,他該何去何從。

如今,他才知道在這世上,除了姐姐們的安危,還有更讓他恐懼的事情。

『只要還有活著的理由,就算活著。』

那麼,若然萊特的存在被否定了,他還有活著的理由嗎……?

 

回到某人為他準備的空間,萊特這才想起自己還未吃便當。

看著便當好一會,沒啥食慾的萊特乾脆把便當放一旁,強迫自己點開遊戲跟逛暗網的聊天室轉換心情。

等到便當好不容易被他吃完,正當萊特準備關掉電腦就寢時,一封郵件送達他的信箱。

本沒要理會的萊特看到是尉遲曦的回信,便重新坐正,點開電郵。

 

下一刻,一隻秋田犬出現在屏幕上。

由於他都有好好的把系統區域區分開來,而且他都有習慣性的在沙盤開啟電郵,他倒是不害怕系統受到感染。

看著在屏幕上跑來拍去的秋田犬,萊特的心情稍微變得輕鬆,於是也就用滑鼠跟秋田犬玩了一陣子。

忽然,秋田犬似乎累了,滾出屏幕外。與此同時,畫面突然被佔滿——

 

「桃園鴻華酒店,B2,01/05,晚間七點。

建議結伴而遊,兩人同行一人免費~~ 沒朋友可以可以回信幫你安排。」

 

邀請卡麼?

萊特偏頭看著那地點時間,目不斜視的在旁邊的屏幕試圖找出那是怎樣的場合。

由得搜索自動執行,萊特看著邀請卡最後一句,心想這尉遲曦真的跟某人太相似了,就連語調都有那麼幾分相像。

可畢竟尉遲曦不是某人,萊特的興致被這說辭完全的激發了,想也不想的就回覆:「那就麻煩你安排了。」

回覆過後,萊特這才開始想:酒店啊……那樣的場合要怎樣的裝束才不會引人注意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