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湧大地】阿爾維斯隨筆-歸途(二十二)

Leave a comment



門外一陣敲門聲傳來。

有了昨晚的經驗,阿爾維斯在作業時特地分神注意是否有人來訪。

聽到聲響,阿爾維斯暫緩手上的工作,開口道:「請進。」

 

進門的,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呢,是捧著餐盤的白宇珩。

看到阿爾維斯已經醒來,白宇珩一個挑眉。先是把餐盤放到飯桌另一端,接著走到臥室查看。

明白對方的意圖,阿爾維斯任由其檢查,不緊不慢的把濃度合適的藥水從煉藥爐上拿下放一旁冷卻備用,後洗淨雙手坐到早飯前。

 

好一會,白宇珩才終於走了出來,一面狐疑的坐到他對面。

阿爾維斯緩緩的把鋪上了炒蛋的奶油吐司放進嘴裡,待吐司吃完,他一邊把香腸切塊一邊淡淡的開口:「這些事,你可以交給別人的。」

「反正我沒什麼事。讓別人來我怕隨便就被你打發走了。」

「那個……昨天,是我……」

話沒說完,就被白宇珩打斷了:「昨天你睡多久了,我聽說半夜還亮著。」

 

是故意不讓他說完的嗎?阿爾維斯無法判斷。

低頭吃了塊香腸後,才回道:「足夠了。」有些答非所問,卻是事實。

白宇珩瞪著阿爾維斯好陣子,似乎在判斷所言是否屬實,接著疑惑的問:「不是睡不慣,而是本就睡不久?」

見得阿爾維斯點頭,白宇珩追問:「能請問下你都怎麼消耗時間嗎?」

 

眨眨眼,阿爾維斯有些不解的看著白宇珩:「那個……看書、製藥、採藥。」

白宇珩聞言愣了愣,好陣子才回過神,苦笑道:「還真的都是藥劑相關啊。」

阿爾維斯張嘴想要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轉而把食物送進嘴裡。

並非都是藥劑相關,而是,他就只有藥劑了。

 

「要是有什麼想看的書,可以讓人幫你找。就算不去城鎮,偶爾也去後院看看吧,希瑪在那邊。」收起餐盤,白宇珩在離開前交代道。

想必是已經知道阿爾維斯不會回應,白宇珩說完便關門離開了。

而阿爾維斯也確實沒有回應的打算,待人離開後便接著製藥的工作。

 

待夕陽西下,阿爾維斯製藥的工作才告一段落。

稍微舒展了下身軀,阿爾維斯思索過後,決定順著白宇珩的建議到後院去。

 

白宇珩為他安排的房間位於商會左翼的頂樓。

不得不說,剛抵達白洋商隊……白洋商會位於風城的分部時,他有些訝異它的規模。

雖說沒落貴族的府邸時有被拿來拍賣,可如此一座有著前院後院、樓高三層還有左右翼的房產,尤其是為處帝國四大城市之一的地段,肯定定價不菲。

加上那些血統優良的馬匹,無一不顯示白洋商會的實力。

而能全權決定委託契約的白姓某人,在商會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了。

 

雖然對某人的身份早有預測,可真的放到他的面前,就讓他不禁疑惑某人對他的態度。

對於他,白宇珩到底掌握了多少,又知道多少呢……?

 

傍晚時分,商會的大廳依舊熱鬧。

來買賣商品的,來商討合作的,來鑒定貨物的,不同的人根據各自的需求在大廳進出。

想來是白宇珩早有吩咐,途中遇到的職員都只是向他點頭行禮,並未走近詢問他有什麼需要,使得順利且安穩的抵達商會的後院。

 

一般來說該是修整漂亮的花園的地方,如今被改建成一片草原,數量龐大的馬匹正悠閒的在這裡吃草休息。

這場景讓阿爾維斯有點疑惑那傢伙該不會就是看中這片空地才買的房產。

 

想著,一陣馬蹄聲打斷了他的思路。轉頭看去,便看到希瑪朝自己奔來。

迎了上去,任由希瑪胡亂的蹭自己一番後,阿爾維斯才拍了拍希瑪的頭,問:「疾風呢?」

後來他找到了機會向白宇珩問了那匹純黑色的馬的名字。記得當時那傢伙臉上是那麼的自滿,說著什麼迅雷當然要配疾風的話語。

也是那時候他知道了希瑪和疾風是一對兄妹。白宇珩還說,別看現在疾風十分的穩重,在希瑪被帶到商隊前可是比希瑪還要難搞。

 

一直到晚上白宇珩到來把他抓回房間用膳前,阿爾維斯都在後院陪伴著希瑪。

「沒人喊你你就不會吃飯了對不對。」白宇珩把人揪回房間時沒好氣的說。

對於這一指控,阿爾維斯決定保持沉默。

這反應讓白宇珩一整個無奈,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監督完人吃飯後,才又離開房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