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湧大地】阿爾維斯隨筆-歸途(二十三)

Leave a comment



商隊在抵達風城後的第三天早晨便再度起程。

 

「你就是阿爾維斯嗎?」正要乘上馬車,旁邊陌生的聲音讓阿爾維斯止住了動作。

轉頭看去,一名比他高兩個頭有多的青年正趾高氣揚的看著他。

「我叫林睿,是白洋商隊的隨團藥師。我有聽說你技術還算不錯,但在這裡你還是要聽我的,知道了嗎?我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

 

這麼說來,當初白宇珩的確有提到風城到卡帝爾的路程會另外有商隊的藥師隨行。

從名字看來,應該與白宇珩一樣是東洋的血統吧。

雖然有點驚訝對方的年齡,但考慮到路途遙遠,若是讓經驗更為豐富的藥師同行恐怕身體會吃不消。而這青年既然能被白宇珩挑選作為隨團藥師,能力想必也是足以自滿的。

 

「喂,跟你說話呢。」見阿爾維斯一直沒有回應,青年伸手推了阿爾維斯一下。

力度之大,讓沒預料的阿爾維斯一個踉蹌撞到馬車的車廂上。

頓時一陣嘶鳴聲傳來,不遠處的希瑪激動的衝來,揚起前蹄就要襲向那青年。

「幹、幹什麼,你發什麼瘋!?」青年被嚇得連連倒退。

 

見狀,阿爾維斯趕忙站穩,上前安撫道:「希瑪,沒事的,別這樣。」

雖然在看到阿爾維斯靠近後希瑪就試著收起動作,但還是踢到他的前臂了。

顧不上傷痛,阿爾維斯環抱上焦躁踱步的希瑪,繼續安撫著牠的情緒。

 

直到希瑪徹底冷靜下來,阿爾維斯才看向還愣著的青年。

確定對方並未因此受傷後,低頭認真的打招呼:「那個,請多多指教。」

「給我記住!」回過神來的青年冷哼一聲,丟下這句話便跑走了。

感覺到希瑪想要跟上,阿爾維斯連忙收緊力度,阻止了牠的動作:「沒事的,我真的沒事,所以你不用這樣。聽我的,好嗎?」

 

好不容易勸退了希瑪,阿爾維斯這才終於鑽上馬車。

確認簾子能好好的擋住,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人過來,阿爾維斯才小心的捲起衣袖。

雖然希瑪努力在最後關頭收力,但還是讓他的前臂一片瘀青,不過考慮到若是受傷的是那青年,恐怕就要出現骨折他就覺得還好他擋下來了。

 

保險起見,阿爾維斯還是檢查了下傷勢,確定沒有骨折骨裂後,他從縮小袋拿出來一份蜜草膏藥。

雖然原意是針對筋骨肌肉拉傷而製的,但其中的消炎鎮痛以及消腫效果卻是也適用現在的情況。

將用以保持膏藥濕潤的油紙撕去,覆蓋到傷處上,頓時薄荷帶來的清涼感讓他感覺傷勢已經舒緩的感覺。

緊接著,阿爾維斯用繃帶將膏藥固定在傷處,才把衣袖恢復原狀。

 

活動了下手臂,自問動作並沒有受到限制的阿爾維斯滿意的坐好等出發。

從縮小袋拿出來一本白宇珩不知道哪裡找來的藥草筆記系列,仔細的閱讀起來。

裡面除了記載了王國和帝國的一些藥草記錄外,最讓阿爾維斯感到新奇且疑惑的,是名為「仙丹」的概念。

 

根據筆記主人的記錄,在東洋那邊,除了一般的藥劑師外,似乎還有被稱為煉丹師的職業。

其中外丹術是通過各種秘法燒煉藥草和礦物,經過長時間的煉化,製成丹藥。

他們相信,服用丹藥後,能改變人的體質。再配合內丹術的修煉法,在體內結成金丹,最終能逹至長生不老、羽化成仙的境界。

 

不老不死嗎……

若然真的存在這樣的丹藥,他,會服用嗎?

手不自覺的撫上前臂,伴隨著刺痛感,過往的經歷一一浮現,最終定格在那夜的森林裡。

 

馬車一陣搖晃,阿爾維斯轉頭看向馬車後方。

「喲,阿爾維斯也坐馬車嗎?」跨上來的是威爾和皮特,緊接著漢克和另外兩人也上來了。

阿爾維斯邊往裡面挪動邊向幾人點頭打招呼。

「在看什麼?」威爾坐到阿爾維斯旁邊,探頭看來:「長生不老的藥嗎?這也太棒了,阿爾維斯會做嗎?」

 

偏頭看著威爾,阿爾維斯淡淡的問:「那個,威爾,會想要?」

「這不是當然的事嗎?誰不想不老不死,你們說是不是。」

「確實。那樣就不用怕受傷了。」

「你也太沒理想了吧,我的話肯定到秘境去闖一闖。闖出一番名堂來,金錢、地位、女人,要什麼有什麼。」

「別想了,真有那樣的藥也輪不到我們啊。不過啊,像我們這樣的,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就算平安到老,恐怕身體也破破爛爛了吧。如果真的有這樣的藥也不壞。」

 

幾人討論得興起,阿爾維斯思索了下,決定開口:「那個……只是傳說。」

「哈哈,我們知道啦。倒不如我我比較驚訝阿爾維斯你會看這方面的書呢。」

「裡面,有說東洋的藥草。」

「哦?這麼說是老闆給你的書咯。也是,這幾天阿爾維斯你都沒出門……啊,終於出發了。」

 

隨著馬車發動,幾人收拾了下心情,長生不老的話題就這樣被擱置了。

至於阿爾維斯則已經重新看向那本筆記。

 

 不老不死……真的是好事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