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湧大地】阿爾維斯隨筆-歸途(二十七)

Leave a comment



在林睿和阿爾維斯為傷員治療的同時,外頭箭矢的頻率雖然略有下降,卻沒有完全停止。

而想當然的,在商隊有掩體的現在,那些盜賊不可能一直用箭攻擊。想必現在就已經有分配人員悄然往他們靠近吧。

只是敵人在暗,他們在明,在還摸不清對方的人數時他們也不好安排人手反擊。

 

所幸那邊也沒讓他們等多久。

就在阿爾維斯剛處理完正要去檢查其他馬匹的狀況時,十來個身影從道路兩旁的樹林中冒出

這些人在樹林弓手以及前方舉盾的人的掩護下,提刀大喊著朝商隊衝來。

 

為免戰況波及車夫等非戰鬥人員,護衛們只能上前迎戰。

以白宇珩為首,數支五人護衛小隊離開了掩體範圍,剩下少量的護衛留下保護非戰鬥人員並回擊對方的弓手。

縱然護衛們也有盾手,可在曝露在對方射程範圍的情況下,量他們身手再好、配合再精妙也會受到壓制。

在敵人人數眾多且分散的情況下,就算白宇珩擁有聖石能力此時也無用武之地。

 

最開初的一發,那除了是要示警,試探的同時還要埋下他可能有殺手锏的念想在盜賊心裡。

普遍來說,會選擇攻擊他們這等規模的商隊的盜賊團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對自己的能耐有信心才會動手。

而在知道商隊有秘法師的情況下依舊追擊,那便是另一個境界了。這樣的盜賊,不是魯莽,便是有底氣。

如此一來,就更不能隨便把可能保命的聖石能力揮霍掉。

 

替傷員治療完畢的阿爾維斯,觀察了下戰況,從縮小袋拿出來短弓。

「喂。」阿爾維斯正要探頭去看看樹林的情況,不遠處傳來某不客氣的喊叫聲。

順著聲音轉頭看去,林睿正朝他招招手,其面前躺著剛剛腹部中箭的護衛。

雖感疑惑,但阿爾維斯還是在注意著四周的情況下走到林睿那邊。

 

來到其身旁,阿爾維斯發現林睿僅做了緊急處置。考慮到傷勢以及情況,也確實不方便進行細緻的治療。

「交給你了。」見得阿爾維斯走來,林睿低聲道。

正動手檢查護衛傷勢的阿爾維斯聞言,點點頭,但也因為察覺到一絲不協調而抬頭。

 

只見單膝跪地的林睿此刻眼露鋒芒,素來一身暗色服的他抬手把衣領往下拉了拉。

在其鎖骨中央稍下面的地方,赫然是一顆墨色聖石。

「上吧!」混戰中,白宇珩突然大喊一聲。

以此為信號,林睿默言的低頭領命,另一隻手搭上一名擔任伙夫的青年。聖石隱隱泛起暗色的光芒,頓時林睿和那名青年沉入地面的陰影當中。

 

「唔……」

還來不及細想,一陣痛苦的呻吟聲讓阿爾維斯趕緊低頭查看。

為了不讓帶有倒勾的箭矢造成二次創傷,林睿把箭矢用繃帶固定著,並把多餘的箭身弄斷。

惟繃帶正慢慢的染成紅色,表明傷口依舊在出血,而鑒於箭傷位置恐怕已經傷及內臟。

無法現在移除箭矢,阿爾維斯只能先替他注射中級治療針劑,恢復的同時也幫忙緩解傷痛。

 

戰鬥還在繼續,可以看到護衛們身上或多或少都受了傷,衝鋒在前而且明顯就是領頭的白宇珩也有掛彩。護衛們互相掩護和支援,讓受傷的人能得以喘息甚至退到後方。

雖然盜賊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然而一人倒下,便有著同等甚至那之上的盜賊從樹林冒出。讓人不禁疑惑這盜賊團的規模。

這時,一名護衛就攙扶傷重的同伴返回馬車後方,馬上便有一名車夫上前接手,讓那護衛能馬上返回前方,並由他負責把人帶到阿爾維斯身邊。

 

阿爾維斯快速的判明傷勢——小腿中箭,側腹刀痕,並且背後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讓車夫把人背朝上的平放地上後,阿爾維斯迅速的翻出來兩個小袋子遞給對方:「傷藥。」

他不知道商隊的傷藥怎樣安排,但至少外側有傷藥的話能更有效的支援前方。

「謝啦。」簡單的回應,明白阿爾維斯意思的車夫先是把其中一袋分給一側的待命人員,自己再返回另一端。

 

把傷藥遞出後,阿爾維斯隨即也翻出來治療用的藥劑、道具。

在過來幫忙的另一個伙夫 輔助下移除了傷者的上身裝備,阿爾維斯把創傷膏倒在其背後和側腹的傷處。

確實的止血過後,阿爾維斯用繃帶把傷包扎起來。檢查一下人的情況,才接著移除小腿上的箭,重複上藥、包扎的動作。

最後替其也注射了一治療針劑,宣告結束治療。

 

手上的動作暫告一段落,本身擅長弓箭的阿爾維斯忽然意識到周遭的聲音似乎減少了。

嚴格說來,是弓箭聲減少了。是因為知道沒用放棄了,還是……

疑惑著,阿爾維斯接著替另外兩名退到後方的護衛治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