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湧大地】阿爾維斯隨筆-歸途(完)

Leave a comment



踏出隧道的瞬間,阿爾維斯忍不住深深的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

時隔五天,他們終於穿越中央山脊,重新沐浴在陽光之下。

看著白雪皚皚的風景,阿爾維斯不禁感慨——時隔半年,他終於再度踏上王國國土。

 

離開隧道後,商隊並未急著趕路。

來到最近的空地,白宇珩令商隊原地修整。

除了是讓眾人適應雪地的環境外,也讓大家有機會宣洩下連日來的壓抑感。

 

在白宇珩的視線威逼下,阿爾維斯乖乖的在厚外套之上又綁上了圍巾。

隨後又被迫著喝了滿滿一碗的薑湯,才獲准放行。

無奈著怎麼一個二個都擔心他會冷病,他明明就沒感冒過。阿爾維斯扁著嘴想要到附近雪地走走逛逛,順便找看看白磷草。

結果沒走幾步,就被林睿一手拉住他的圍巾給拖了回來……

 

莫名的被抓回來,阿爾維斯看向林睿,人已經走遠了。但他毫不懷疑他要再走,人會再抓他回來。

看向白宇珩,結果那傢伙居然裝忙,東摸摸西瞧瞧當然,就是不看向他。

於是阿爾維斯乾脆鑽進馬車看書去了。

 

好一會,白宇珩掀起布簾,看著好好的空馬車不待,就要縮在放滿貨物的車廂裡的阿爾維斯,好笑的問道:「要出發了,你出來不?」

抿嘴瞪向白宇珩,半晌,阿爾維斯才收起書本,站起身來離開馬車。

待他落地後,白宇珩才放下布簾,隨手幫他理了下圍巾。

阿爾維斯抿抿嘴,轉頭任由對方為他整理。

此時,他發現商隊的馬匹都已經披上了毛毯。

 

再度跨上馬背,他能感覺到希瑪的雀躍。

也是,畢竟在那昏暗陰冷的山洞好幾天,人就不用說了,動物自然也承受一定的壓力。

然而這回希瑪並未帶著他狂奔,而是用著輕快的步伐伴隨在疾風的身側,在商隊的前方領路。

看來就算是希瑪也會顧忌這片雪地。

 

雪地行走不易,對於車輪容易被雪窩陷住的馬車來說更是一大難關,但是白洋商隊的行進速度卻不見減。

這是因為造成問題的車輪已經被拆卸下來,使得車架子下方的長木板取代輪子緊貼雪地。

簡單的操作,便讓馬車變成馬爬犁,完美的適應了地面的變化。

使得阿爾維斯不得不佩服白宇珩周詳的計劃。

 

解決了馬車的問題,加上他們幸運的沒有遇上風雪,商隊在三天後抵達了雪都卡帝爾。

曾經每月至少前來一次的阿爾維斯,看著熟悉的街道,發現他的心情比預想的要平靜多了。

 

這段時間,他想了很多。

關於自身,關於家族,還有他是不是真的有別的選擇。

如若時光倒流,他是否會有不一樣的選擇。

若然有長生藥,他是否會選擇服用。

 

他發現,答案都是否定的。

然後就是,他並不後悔自己任何一個決定。

 

或許某些時候他確實有不一樣的選擇,可是他知道,就算讓他重選,他還是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真的讓他回到當日的樹林,讓他回到兄長面帶笑容的向他招手,他相信,他會再次跟上。

就為了那絲幾乎不存在的可能性……

 

若然真的會有什麼改變,他或許會拒絕那抹淡粉色光點的幫忙吧。

只是,他同時也清楚,沒了那天的經歷,就沒有如今的他。

所有的經歷,最終造就了現在的他。

在這過程,他認識了很多的人,受到很多人的幫助,所以他不會去否定這一切。

 

「就到這裡吧。」白宇珩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回過神來,他發現商隊已經抵達一棟建築前,從牌匾看來是白洋商會在卡帝爾的分部。而白宇珩也已經下馬,站在他前方。

抬頭看向藍天,片刻,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才重新睜眼,離開馬背,抱了希瑪一下以作道別。

觀察阿爾維斯的表情,白宇珩輕輕搖頭,苦笑道:「看來已經決定了。」

 

「這段時間,承蒙照顧。」阿爾維斯向對方行了一禮。

他有他必須要做的事,所以他必須回去。

然後,他是時候,認真思考自己怎樣才能回報那些常伴自己身側的人。

 

見狀,白宇珩也沒說出什麼挽留的話。轉身往牽過依依不捨的希瑪離開,並隨手朝他丟來了什麼東西。

趕忙接著,低頭一看,那是一個垂著天青色流蘇穗子的玉珮。溫潤晶瑩如同羊脂般的上等白玉,精雕細琢的中央刻有單字「珩」,直覺就是他不能拿的東西。

然而此時白宇珩已經跨上希瑪,頭也不回的落下一句:「要是哪天你有需要,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我。有這憑證,沒人敢攔你的。也別想著還我,送出去的東西我不打算收回來。」

 

看著揚長而去的白宇珩,阿爾維斯表示無語。

玉珮似乎還帶著溫度,溫暖著他的手。

「真不想要,就扔了吧。」遠遠傳來白宇珩的聲音。其中的自信的笑意,讓他都有了把玉珮砸對方臉上的衝動。

片刻,阿爾維斯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把玉珮收了起來。

朝白宇珩離去的方向又行了一禮,才轉身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