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第七章

1 Comment

  下午十二時十四分

Penn State University Park Campus

 

把梓瑤送到會場後,由於時間尚早,並非工作人員的我就先離開。

一踏出會場,看到輝依著柱子,毫不掩飾自己的笑意說:「聊得怎樣?」

我向左邊邁開腳步的同時沒好氣的回應:「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他跟了上來,用明顯是假裝出來的驚訝語氣說:「哎,那種狀況也能察覺到?真厲害!」

「連突然有事離開這戲碼都搬出來了,你根本不可能不在吧。」

眼角瞄到他得意的笑容:「所以你是用猜的?嘛,我想也是,那狀況下還有餘力留意四周的話根本不是人。」

不打算繼續助長他氣焰的我決定不作任何回應。

 

沉默的進行以會場為中心的巡視。

良久,輝以認真的口吻說:「能夠再次見到梓瑤真的是太好了。」

走在旁邊的我,雖然還是保持沉默,但其實心裏面還是對他這話表示認同的。

而且,縱然原因不明,我卻知道一直以來,比起我們兩個當事人,輝更希望我們兩個能夠和好。

所以他這發自肺腑的話語,正正是他高興的證明吧?

 

就在我對他的印象稍稍好轉時,他卻補上一句:「雖然我沒想到你會突然抱著人就是了。」

果然看到了

無視心裏一瞬的動搖,我繼續查看四周的環境。

用著加深了幾層笑意的語氣,輝繼續說:「還好我有先見之明,選了條沒有太多人走的路。」

……

所以剛才是有預謀的走進那條小路的

加快步調走到我前面,邊倒著走邊看著我說:「你就不打算好好的謝我啊?再怎樣說也防止了你那不符合形象的模樣被人碰個正著啊。」

 

無視他的話,我拿出了通訊器。

看到我這舉動,他擺了擺手說:「我已經跟他們交代碰到熟人一事,說細節會視實際情況有些微變動,亦跟進了梓瑤的日程、住處,以防她被殃及池魚。啊,對啦,光一那邊已經確認Professor抵達機場,現在在與我們學校的教授們打招呼。」稍頓了一下,得意的說:「在你忙著敘舊的時候我也不是閒著的。」

……

無言的看著屏幕的確,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好了,就連追加的資料也都已經登錄在內。

可是,難得他這麼主動,我卻只有想把眼前的一切忽略掉的想法。

 

就這樣,直到進入會場前的半個小時,輝都一副樂在其中的自個兒說個不停。

回想初中的時候,只要是涉及到梓瑤的話題他都表現得異常的雀躍。

偏偏對這話題我卻拿他沒有辦法

因為不管我說什麽他都可以朝很詭異的方向理解我的話。直到後來我採取無視的態度,他則理解成是我默認,然後還是會越說越興奮

沒想到才剛重遇梓瑤他這壞習慣就馬上復燃了。

 

想到這情況至少會持續一個星期,我就忍不住在心裏嘆了口氣。

與輝選擇了會場最後方的坐位後,我首先確認其他人的位置――Lukas和其他生物技術系的學生坐在講台正前方,光一和James則各在會場一側。

這樣的坐位編排讓我們能夠很好的顧全整個會場的保安,就算有突發情況也有人能馬上應對。

 

確認沒有異狀後,我從包裏拿出一副眼鏡戴上。

旁邊的輝見狀指著它「啊!」了一聲。為阻止他進一步的言行,我把另一副從研發部得來的眼鏡遞了過去。

Thanks。」高興的戴上眼鏡:「不是有隱形眼鏡版的嗎?」

「有意見就還給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只是好奇你怎麼拿舊貨色而已。」

「這是新型試作版。」

「怎麼每次有新品你都是第一個用,不公平啊。」

「讓你幫助測試會有意義嗎?」

「沒試過怎麼知道沒用呢。喂,這東西沒有反應耶。」

想起試作版要通過研發部授權才能使用,我拿出通訊器撥了一通電話:「另一副是要給輝用的。」

過了一會,我用眼神示意輝再試一次。

看到他露出哇,果然很神!的表情,我便跟電話另一頭說:「可以了。謝謝。」

 

重新望回前方,把雙手的中指和無名指放在兩側的眼鏡柄上。

不消一會,眼前就浮現了開機畫面

 

身份認證成功

 

使用者:白夜空

職位ESA Level 0[i]

所屬隊伍ζ Team

 

歡迎使用Cy-I/A Beta 1.0

 

鑒於Cy-I/A的操作需要透過眼鏡柄上的觸屏進行,為免引起別人的懷疑,雖然坐在後排,我還是選擇採用了單手托頭的姿勢。

我先把其設定成能夠識別和追蹤特定人物,再使它能夠把演講內容變成字幕顯示出來,同時搜索並標注出講者曾發表的文章中類似或相關的內容。

 

待設定完畢,我便從包裏拿出幾樣東西放在桌上。

瞄到我面前的東西,輝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你不是吧任務中途還抄什麽筆記。」

無視他的話,我趁著台上正在介紹Professor Carson和講座流程之際在筆記本寫上今天的日期等講座細節。

轉頭看到一臉沒趣的輝注視著前方。

稍微觀察以後,我伸手輕觸了眼鏡柄一下,眼前馬上出現了另一個視窗。

沒有任何的預兆,我動用權限把那社交網絡的視窗關掉。

他狠狠的瞪過來:「你

不讓他說完,我冷冷的說:「已經開始了。」

我知道。」

把視線轉回台上:「知道就好。」

 

聽到克隆一詞,相信大家第一時間就會想到多莉羊,再不然就是想到電影裏面複製人大軍的情節。」台上Professor Carson以輕鬆的語調作開頭:「可是,如果我們細心想想,就會發現自然界早就存在天然的克隆。先不說病毒跟植物,同卵雙胞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邊警惕著周遭的環境邊開始作筆記。

一時之間沒有想到自然界植物克隆的例子,我只在植物旁邊寫上插枝?

然後在那下方順手寫上蚯蚓和海星這兩種被切開了後能從斷體重新長成個體的物種。

至於同卵雙胞胎這常用的自然克隆例子,其實一直讓我疑惑所謂的克隆或複製的含義。

就算是同卵雙胞胎,隨著年齡的增長,外貌、性格都會出現分歧所以,只要基因相同就可以了?

 

交代過古今中外涉及到的克隆概念後,演講內容正式步入今天的主題――複製技術的歷史。

就在我抄下簡報上有關體細胞核移植的流程圖時,左前方光一的異樣引起了我的關注。

一般來說,爲了表示對講者的認同或者表示自己其實有在認真聽,不少人都會在講座進行時作出點頭的動作。可是他這點頭方式明顯不是這兩種情況。

透過眼鏡的操控,我把通話對象設成光一的手錶。

隨後我以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的方式把手腕移到嘴邊,沉聲對其以姓氏稱呼:「獅堂

清楚的看到他被驚醒後,我繼續說:「睡得很舒服啊?」

只見他手忙腳亂的在桌下翻找著,沒有立馬回應我的話。

過了一會,視線範圍出現了光一傳來的訊息:「我沒有真的睡著啦。」

想也知道他說的不是事實,但不打算跟他糾纏下去的我說:「不要再讓我看到。」

 

切斷通訊後,我把剛剛聽到的內容重點記了下來,同時把聯想到的寫在旁邊。

不過與其這樣說,倒不如說我是把前幾天跟Lukas討論的內容寫下還來得正確。

畢竟在聽過Lukas解釋體細胞核移植後,我們環繞著這題目做了不少討論,就好比爲什麽科學家曾經認為哺乳類動物是無法複製的,和生物的再生能力會否對複製的成功率有影響等等。

順著講台上的內容,我適當的把早前討論過的問題寫下,例如爲什麽多莉羊的成功要比1952年成功複製青蛙一事[ii]來得轟動?

 

一個小時後,講座準時結束。

除了幾個在台前圍著Professor Carson的學生,其他人開始魚貫而行的離開會場。

待人群散得七七八八,我跟輝便向講台走去。

看到梓瑤在台上收拾手提電腦等裝備,我上前幫忙把投影機關掉。

 

「啊,謝謝。」轉頭道謝的時候,她看到輝便掩嘴笑了:「才一陣子不見就多了一股書卷氣呢。」

瞄到輝疑惑的表情,我邊把視線移至台下邊說:「眼鏡。」

「眼鏡?啊哈哈,沒有啦,就是鬧著玩而已,沒有度數的。」

 

雖然因為距離的關係聽不到他們的對話,但是從口型可以看出他們正就著複製人倫理問題追問著。

果然在說起複製技術時大家還是對這個問題比較感興趣。

看不到背著台站著的Professor Carson,然而他的肢體動作說明雖然被學生質疑著自身研究的本質,他還是不厭其煩的耐心回應每一個問題。

 

想是看到我注視著台下的情況吧,梓瑤突然開口說:「應該是又在問複製人的人權之類的問題吧。」

回頭看到輝已經除下眼睛,而梓瑤也已經收拾完畢了。

看到她一猜就猜中台下在發生什事,我問:「果然大家都會問這個問題?」

「唔這樣說吧,剛才沒有人問類似問題的情況我蠻驚訝的。」稍頓了一下,她繼續說:「不過也可以理解啦,對於出名持支持態度的人還是當面問比較有用,不然得到的肯定是最官腔的答案。」

的確可以想像如果是在問答環節問有關倫理道德的問題會馬上被輕輕帶過的場面。

 

「不過總是被問這樣的問題應該會覺得很煩吧?」

聽到輝的問題,她側頭想了一會,回答道:「一開始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是如你所見,他總是很樂意回答學生的問題。」

「還真是熱心教育啊。要不我們下去坐吧,看來他們還會討論好一會呢。」

「好啊。」看她接受的輝的邀請伸手去拿手提電腦時,我把手伸過去了。

會意的笑著把電腦遞給我,她繼續回應:「嗯,他是真的投入了很多心思在教育上的。你也知道一般來說在外訪時professor都會把最有精神的下午用於研討會或者與其他professor交流的,但是他一直很堅持要多花時間在學生身上。」

 

在距離那討論小組不遠的地方坐下,她接著說:「說到這,覺得剛剛怎樣?」

「不錯啊,我還以為會是很深奧的東西呢。可是剛剛這麼一聽還是很好懂的。」講座剛結束時輝才感慨的表示前幾天的補習沒有白費,現在卻一面輕鬆的說著這樣的話。

「畢竟是面對大眾的講座嘛。對啦,你們明天還會來嗎?」

「會啊。機會難得,打算全都聽一遍。」

「這樣啊。」若有所思的回答時瞄到我放在桌上的筆記本,她指著它問:「這個難道是剛剛的筆記?」

「嗯。」

「借我看看可以嗎?」

沒有拒絕的必要,我把筆記本遞給了她。

 

就在她翻看著我的筆記時,耳邊響起了Lukas的聲音:「夜,有什麽可以找我了,回去以後會由我接手。另外他們兩個已經回去了。」

看樣子剛剛他是花了點時間與其他人同行現在才向TS進發。

在錶面輕輕搭了兩下讓他知道我聽到他的訊息後,我看到那幾位學生在點頭致謝。

待他們離開後,Professor Carson笑著走過來:「在看什麽?」

「在看剛剛講座時的筆記。」梓瑤邊回應邊把筆記本轉向他的方向。

 

直接把我的筆記本拿起,稍稍看了一下說:「很詳細呢,而且不是單純的把內容抄下而已,旁邊還有不少自己的想法是哪個年級的?」

聽到他的問題已經暗自認為我是生物技術系的學生,我回答:「電子工程二年。」

「不是生物工程?」

見我搖頭,他用略微驚訝的語氣說:「噢,這真令人驚奇啊。這筆記說是研究生的我也相信呢。」

對於這樣的反應我沒有多想,只是淡淡的回應:「你太過獎了。」

「夜你太謙虛啦,這樣的筆記我看我們班的人也沒有人寫得出來啊。」

「就是啊,正常人哪能在非專業的講座途中作多餘的思考然後還有條理的寫下。

 

看到梓瑤和輝的反應,Professor Carson疑惑道:「嗯?你們認識的?」

「嗯。這兩位都是初中時的朋友。」

在梓瑤站起來比了比我跟輝的時候,我也站了起來與Professor Carson握手並自我介紹:「我是白夜空,請多多指教。」

然後輝也伸出了手:「你好。馮明輝,叫我輝就可以了。」

介紹過後,我們幾個便應要求重新坐下,他則繼續站在前面看我的筆記。

 

過了一會,開始向前翻看的Professor Carson不知道是看到了哪點,挑起了一邊眉,曉有意味的笑著點頭

下一刻,他便把筆記本蓋上放回我的面前,看著我說:「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找個時間好好的討論一下你這些問題啊。」

雖然不知道是什麽讓他突然有這個想法,但是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保護對象是再好不過的了。

然而,我還是先客套性的問:「不會太麻煩嗎?」

「不會,難得有如此好學的學生。而且我會留在這四天呢,不會連那麼點時間都沒有吧。」

低頭表示謝意的同時,我開口道:「好的。那是我的榮幸。」

 

Professor,時間差不多了。」說畢,梓瑤便站起來了。

聽到梓瑤的話,Professor Carson仿佛突然想起什麽的對我說:「啊,對啦。有興趣聽接下來的研討會嗎?我想你應該會很感興趣的。」

我裝著不知情的側了側頭。

他會意的回答:「除了下午的演講,其實我每天還有研討會的。像今晚的就是關於複製技術與基因技術結合,不止是我,還可以聽到其他教授的發言呢。」

我笑著說:「的確是讓人很感興趣的課題。」

帶著興奮的表情,他說:「太好了,那就一起吧。邊走邊說



[i] 除了一般認知的三個階級,實際上ESA還有一個隱藏階級――Level 0。這階級的基本要求是必須為小隊領班,相當於正職特工,除了一般的ESA職務還有機會單獨執行任務。由於其隱秘性,即使是ESAD內部也只有同為Level 0的各領班及高層才知道它的存在,對外而言他們的身份仍是Level 1

[ii] http://news.bbc.co.uk/hi/chinese/news/newsid_1454000/14545942.stm “1952年,美國生物學家羅伯特·布利格斯(Robert Briggs)和托瑪斯·金(Thomas King)用青蛙胚胎的體細胞複製了蝌蚪,其中許多蝌蚪還長成了青蛙。”

 


本章於2013年11月9日補完。 

 

One Response to “《ESA》--第七章”

  1. phyclare

    我看第二遍才get到你最後那幕是怎麼的情況
    夜對輝都ok照顧周到哈
    版主回覆:(05/03/2013 02:53:21 PM)
    會嗎?在我角度只是單純的費事麻煩~所以就順手多要一副堵住他的口啊。

    回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