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偽造之神(後話)

Leave a comment

跟灰彌匯報完後,萊特便回到了網咖。

換了身裝束,洗了澡,吃了東西,萊特便坐到電腦前。

前臂陣陣的抽痛雖然使敲打鍵盤的速度下降,但沒有制止萊特把外出期間系統搜集到的資料調出來。

掃過一項項的資料,把有用的資料分類整理,再把看似沒用的資料按照一定的規律暫時封存起來,以便日後有需要的時候能夠隨時調用。

片刻,把資料庫整理完畢的萊特動手修整了下自動搜索的程序,再度把網子撒出去後,便把關於魔吻的資料夾打開。

 

根據新到手的情報,神聖福音似乎從默那裡買進了某些技術。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那技術是什麼,但把神聖福音以及默這兩個關鍵字串聯起來,得到的是魔吻這一訊息。

追溯手上的情報,不得不說萊特手上關於魔吻的情報其實並不多。除了魔吻有著超越現存任何藥物的成癮性這點已經確實外,他掌握的大部分都是還未查證的資料。

比方說神聖福音曾經贈送蕭邦魔吻但蕭邦沒有配合,曾經有一批魔吻的改良版運到台灣,之前收到「雪莉」的信件也有提到一批魔吻要被送到台灣,甚至還有傳聞說福音聖女私下有吸食魔吻。

對於魔吻他掌握的不多,更不要說默這男人了。

基本上萊特對默這人的認知就只有那一面之緣,外加這人似乎跟病鼠能雙腿走路這事有關而已。

 

按照往常的作風,其實萊特在把這些線索連起來就會把資料夾關掉,因為他對於病鼠、魔吻、神之子啥的沒什麼興趣。

然而,在決定要跟管理員打好關係跟得知灰彌對神之子的關注的現在,萊特決定多花點時間去探查下。

 

先是在暗網隨意的遊走,看看有沒有關於這方面的小道消息。

再試圖追查神聖福音的通訊記錄。雷玉錫那時候不說,就連比較近期的借刀殺人,萊特怎麼說也跟神聖福音「合作」了幾次,自然多少有掌握到對方的通訊手段的。

雖然這隨便就找到手的肯定不會是組織中有地位的幹部,但只要花點耐性,加上知道點門路,想要沿著線路追尋上去竊聽情報並非什麼不可能任務。

 

在程序過濾通訊記錄的同時,萊特著手從傳媒和警方的報告方面調查病鼠的動向。

默這人是不太可能直接探查到了,就算可以他也不想要這樣暴露自己的存在,但既然這人似乎跟病鼠有著奇怪的連繫,那麼留意病鼠是否有異常的舉動或者移動則不失為一個方向。

一邊翻看各個系統,萊特一邊猜測神聖福音從默手上購入的是怎樣的技術。

丟開魔吻不說,默這人帶給台灣的衝擊就是讓病鼠再次雙腳行走,而且提升了病鼠的智力……

 

說到底,魔吻什麼的,默的技術什麼的,他到底找來幹啥呢……

稍微順著思路追查了幾個小時,萊特便動手整理到手的資料並關掉資料夾。

對於不感興趣,又不是任務的東西,萊特實在提不起勁。特別是在最近有趣的東西那麼多的情況下。

 

伸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萊特的視線再度看向屏幕。

看著暗網上某購物網站上一排排的電擊槍,思緒又回到酒鋪那。

 

短短的交流,萊特意外的發現灰彌並不如傳聞中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偶。

「那情報酒鋪確實需要,但與之相比……我更需要。」那是在獲悉萊特持有白式二型的情報後灰彌的反應。

雖然只有一剎那,但萊特的確正視了灰彌眼中的渴求,讓他不由得好奇到底是什麼觸動了灰彌。

想著,屏幕上已經開始掠過各種目前為止所有關於白式的資料。

 

要數灰彌跟白式的共通點,第一時間想到的肯定就是消除情感這一特點。

只是……

屏幕上的文字停止滾動,萊特的視線停駐在一項傳言上——有人目睹白三的使用者有感情流露,確實來說是看到白三使用者流淚。

如果這傳言是真的,那麼白三似乎只是壓抑使用者的情感,或者只是單純的讓人更著重理性思考……忽略這是否製作者的本意,還是只是少數個案,但似乎不能排除白三有可能無法徹底消除使用者的感情。

如此一來,事情便容易解釋多了。

假如灰彌真的是白三的使用者,不,就時間點來看是實驗體或者是白一白二的使用者的可能性更大,那麼平日沒有感情的表現有了合理的解釋之餘,她面對蕭宇昂的情報表現出來的反應也能夠理解了。畢竟是作用在自己身上的藥物。

 

「賣給我吧,你想要什麼?」

 

灰彌沒有抑揚頓挫的聲音在腦海迴旋,頓時敲打鍵盤的雙手止住了。

看著屏幕,萊特這才意識到自己感到好奇的同時便不自覺的調查白式系列跟其使用者的體檢報告。

把屏幕上關於白式的視窗都關掉,萊特退出了暗網,甚至就連電腦也關掉了。

屏幕變得漆黑,方才針對灰彌與白式的猜測也被萊特封存起來。

那不是他該接觸的東西……不該,也不能。

 

「既然這是你個人需要的情報,就直接給你吧。當作見面禮。」

「如果非得用交易的方式,那請你記住我的代號『緋影』吧。」

「一項情報換取管理員的認知,足了。」

 

對於灰彌的請求,萊特並沒有要求任何實質的東西作為回報,因為他想要的從來只有一樣。

至於為什麼沒有直接開口要求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如今想來……

「我在等,等你真正準備好的那天。」

撫上左耳的耳扣,直到此刻,萊特才終於有點理解某人的話,也終於認清了自己的掙扎。

躺到床上,凝視著黑暗,萊特苦笑道:「你……早就看穿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