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支線-死神之影:循線追蹤

Leave a comment

把那詭異的雪莉牌酪梨鳳梨檸檬汁消滅掉後沒多久,萊特便離開了Diligence。

雪莉看了,歡迎回來說了,營養也充分的補充了,萊特實在沒想到任何說服自己繼續留在那熱鬧得像是聯歡會的酒鋪。

 

踏進黑暗,萊特重重的吐了口氣。他實在不適應那樣人多熱鬧的地方……相比起來,那營養滿點的飲料反倒可以忽略。

感受到前方不遠處有人在接近,萊特反射性的就閃進旁邊的陰影處,繼而登上了主校舍旁的一棟建築頂上,一名戴著巨鳥嘴面具的人隨即出現在萊特的視線範圍內。

這時間,這打扮,基本可以確定來者的目的地也是Diligence。

直到看不見那人的身影,視線裡也看不到別的人影,萊特才落到地上,回網咖去。

 

回到房間,萊特直奔冰箱把牛奶拿出來灌了大半,才把緋影的裝束卸去。

把緋影的衣服、軍刀放好,再把扣在緋影外套衣領內側的耳扣重新扣到左耳上,萊特便坐到電腦前登陸了系統。

一手拿著牛奶盒,一手在鍵盤上飛舞,不消一會屏幕上便出現了各目擊報告跟驗屍報告。

 

掃視著這批已經整理好、關於白衣集團的情報,萊特把其中來源自政府資料庫的篩選出來,複製了一份,丟到一旁空白的資料夾裡面。

隨後把新網到的資料也整理下,先是資料逐一確認,有用的分類存放,關於白衣集團來源是政府的也順手複製一份丟到資料夾,沒用的暫時按類別封存起來。

待整理告一段落,電腦桌下的垃圾箱已經躺了三個牛奶盒。

 

沒再伸手拿牛奶,萊特總算開始雙手操作電腦。

前臂淤傷不再,又是雙手操作,屏幕上的代碼飛逝的速度進一步提升。

很快的萊特便又駭進了警察、殮房還有相關的檢驗機構,駕輕就熟的尋找著任何關於竊屍案和爆炸案的情報。

至於怎麼突然又親自尋找情報,單純是因為剛在酒鋪看到某任務單表示要尋找相關線索,而且報酬可觀。

 

相關線索,萊特手上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不外乎就是屍體是化成血水消失等重複又重複的內容。

雖然他不認為這情況會因為有人想要線索而突然有所改變,可是本著職業操守,萊特在遞上手上情報之前,還是準備再三確認下有沒有什麼最新情報,或者手上某資料已經是過時的了。

好歹他還有情報屋這身份的,可不能把過時的情報給委託人。當然,委託人一欄上要是白振昌或者BOSS則可以是例外。

 

臨近天亮,萊特斷斷續續的修正了某些情報,又在資料夾裡面增添了幾份情報,重新整理下以後便把資料存到USB裡面。

接著,萊特也不急著交任務,轉眼間便是駭進了台中某警察局的系統。

根據剛剛在Diligence聽來的情報,雪莉之前一直被白振昌囚禁著,而她之所以能安然回到酒鋪,是因為有三名隸屬酒鋪的殺手出手相救。

未經確認的情報,但就關鍵字來說已經足夠了。

 

把時間段收窄在三方會談成功、白振昌資源開始分散後,到他收到雪莉回歸這情報的那天,沿著關鍵字搜查,萊特順利的找到了當天的記錄。

本來這跟白振昌有關的警局,涉案的又是三名殺手,要找到蛛絲馬跡還真的有點懸。

可是在翻看案件記錄的時候,一個被刪掉的檔案殘骸引起了萊特的興趣。電子殘骸網絡上很多,偏偏這個時間吻合不說還被馬上用同一個檔名取代,那就不得不好奇一下了。

 

順手的就把殘骸復原,再把替代品也打開,稍微看看描述萊特便知道自己中獎了。

殘骸描述有人在警局附近炸掉車輛,還提到了煙霧彈和閃光彈。這些隨時被歸類到恐襲的東西在官方記錄則統一變成有小孩貪玩放鞭炮。

再看看經手人,殘骸是一個年輕的警察寫的,而官方記錄則是一名有點年代的警察寫的。

這不用說,菜鳥經手的那份才是真實發生的,官方記錄則是根據上面的意願寫的。

至於為什麼白振昌旗下的警察局會有如此失誤,恐怕原因很簡單,就是那天發生的事不是預定中的,而且還發生了多於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忘了提點新人。偏偏這新人又滿腔熱誠的快手把報告存檔,其他人看見只能幫忙修改下。

 

掌握了時間點,萊特把復原了的案件記錄還有那官方記錄存好,便針對這那天的警察局進行情報收集。

作為駭客,萊特第一時間就發現當天警察局的系統被一個不明程式入侵。入侵點是警局內一個房間的電腦,而程式最先做的就是停掉那房間的監視器。

皺眉看著程式的編程半晌,萊特默默關掉了視察,循例做了個記錄以後便繼續之前的作業。

 

手上的動作不停,萊特的腦海卻是因為那不明程式在質疑白振昌的用意了。把雪莉這好不容易才擄走並囚禁起來,怎麼就把人安放在保全這麼爛的地方呢?

思路一轉,萊特的心思放到了那傳聞中的三名殺手上。

在聽到那三人成功救出雪莉以後,萊特其實也就好奇下這三人是否掌握某種技能,導致他們成功從白振昌手上救人不說,還活得好好的。

可是如今單看這停擺兩個監視器的手法,萊特便有點遲疑了……這怎麼看也是運氣好?

雖然他不否認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環,可是還是忍不住要說一下。

 

接下來的大半天,萊特從各途徑,包括line的對話記錄,整理了警局裡面目擊證人的說辭,初步把目標鎖定在三人身上。

第一個是身處那房間的女律師。房間的監視器正是她進去不久後停擺的,而在她離開以後,房間內呆坐著的警察則被懷疑是被下藥了。

第二個是被兩名警察咒罵得超厲害、自稱是老大派過來的警察。那人似乎謊稱自己是白振昌派來,慫恿二人去附近巡邏,結果害兩人被罵到臭頭。

第三個是製造爆炸把警察引出去的那個人。這人算是三人裡面情報最少的,少得基本只有那菜鳥寫的記錄。所以不排除此人跟解救雪莉無關,真正的第三人是幕後提供情報或者幫助的人。

 

看著屏幕,萊特不由得想到另一個問題。

如今他已經確定酒鋪並沒有對抗白振昌的意思,凱薩之所以會發任務偷去白振昌的財務,似乎只是純粹看風向順便詐財。也就是說白振昌撤離台灣的原因跟目的依舊不明。

現在雪莉回歸,救助她的據稱是三名幽靈酒鋪的殺手。

那三人的能耐先不說,想想雪莉居然是被藏在明顯不在狀態的警局裡面,這要萊特不去猜測雪莉是白振昌故意放走的也不行。

……應該,不會吧?

可如果是,那代表什麼?白振昌已經得到想要的了?他想要的是什麼?情報、金錢、還是局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