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Toxicant Man─財團入侵(後話)

Leave a comment

「……嗯。」灰彌簡單的表示理解了,集中力依然放在書上。

見此,萊特不由得想到剛到達Sufficiency時的情況。當時的灰彌,套用凱薩的話,完全就是失魂的狀態。再綜合上次贈送白式二型的觀察,這灰彌,其實也沒很人偶啊?

「鴻江的事,我就幫到這。」腦海奇怪著,萊特再度開口。他還記得凱薩說過他交代Fairy處理鴻江內鬼,還打趣般讓他跟Fairy合作……

先不論那隨口一說的提議有沒有約束力,但至少目前萊特是沒打算插手的,所以還是交代下。

 

「有問過你嗎?關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事。」灰彌的目光離開了書本,看著他說道:「這個問題你可以選擇不回答,回了,無疑是透漏自己的弱點,但如果我知道你要什麼這樣也比較方便我給你獎勵。或者,你也屬於不知道自己追尋什麼的……那一類人?」

沒料到灰彌會向自己搭話,萊特心底詫異了下,緊接著便因為提問而沉默了。

他為什麼會在這,又在追尋什麼……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不。」好不容易開口了,萊特卻僅回應了一字。

他很清楚他想要的是什麼,自小,他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他只希望姐姐不會受傷,永遠笑著。

又沉默了一陣,萊特總算接著回應:「……變強。」低聲得幾不可聞,頓了下,補充道:「我只是想變強……強得,足以保護好自己。」

一句不似是殺手的發言,但卻是最接近事實的回答。

如灰彌所說,這問題,回答了無疑是透露自己的弱點。

而他,自然不會讓酒鋪的人掌握這點。不會,也不能。

 

「……變強?這裡?」雖然灰彌的表情幾乎沒有變化,但從疑問句能看出灰彌有些疑惑:「這裡有辦法嗎?讓你變強?」

灰彌的反應讓萊特差點忍不住一笑。而事實上,圍巾下的嘴角的確上揚了些許。

曾經有一段時間,萊特對於某人要他來酒鋪及後又了無聲響一事是萬分不解的……

「怎麼不行呢?酒鋪任務眾多,隨便挑些合適的不就得了。」語調中略含笑意,是自嘲還是別的,恐怕萊特自己也說不清楚。末了,他還補上一句:「危急關頭,最能激發人的潛能。不是嗎?」一句某人當初曾經說過的話。

 

「但是,殺手不應該遭遇危機關頭,行動前把所有風險計算好,模擬各種突發狀況並預備好大量備案,這才是殺手所需的技能。」灰彌的目光再次回到書上,一次呼吸的吸納時間後,她接著說道:「換句話來講,殺手反而會盡可能的逃避迎面而來的歷練。你確定這和你所謂的『強』有劃上等號嗎?」

灰彌的話,萊特實在是不能認同更多。然而所謂的危急關頭,從來就不限於當事人身上……

緋影的身份並不是他想要的,哪怕是順著某人的安排加入酒鋪,眼看著某人消失了,好一段時間他都只是空掛著酒鋪殺手的身份完全沒有接任務。直到某天姐姐差點受傷,他猛然想起某人那句話為止。

 

無法將真正的原因明說的萊特,只是以事實為證:「我是否如此無謀之輩,這一點,作為管理員的你應該有所認知,不然也不會放心把鴻江交給我處理。」

恐怕萊特自己也沒察覺到自己變得強硬的語氣吧。

此刻的他,因為灰彌的提問回憶起正式以緋影身份活動的種種。

無意以殺手自居,卻無法逃避。

隱約意識到某人讓他來酒鋪的原因,無奈,氣憤,卻無力改變。

他很有自知之明,他沒有後台,能力有限,還有必須守護的對象。他能做的就是最低限度的維持著緋影的活動,不讓自己受傷,同時小心防著緋影為人所知。

自問自己已經盡力了的萊特,在聽到灰彌提到所謂殺手必須的技能時,居然有種被質疑的感覺。

 

視線落在還在桌上的隨身碟和門卡,萊特接著說:「而所謂的危急關頭,這次酒鋪根據地被駭,在我看來也是足以讓酒鋪任何一人感到受威脅的情況。」

內心堵著一口氣的萊特看到這兩樣剛歸還的東西,很順勢的就把鴻江被駭的事也帶出來了。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感覺到威脅了,因為每個人存在這裡的目的都不相同,絕大多數,都是因為錢。」感覺不到抑揚頓挫,灰彌機械般的聲音說道:「就如同妓女賣身的感覺類似,出賣自己的靈魂,運用非法的手段賺取大量的鈔票,這次的事件,對很多人來講可能只是賺錢的機會,對某些人來講卻是管理失敗的危機,你呢?有什麼和酒鋪的連接點嗎?一開始我以為你也是因為錢,但似乎不是,或還有更深的原因,就算酒鋪倒了,對你來講,也不到危機的層級。」

 

心下一驚,意識到自己失言的瞬間,萊特的腦海飄過姐姐的身影。

勉力讓自己平復下來,腦海開始快速運轉。最終再一次說出最為貼近事實的回應。

「酒鋪殺手這身份,我有留著的理由。」萊特淡淡的回應,頓了下,再緩緩的接著說:「再說……目前,我是傾向跟酒鋪交好,這點忙自然得幫。」

「所以我才問你,你究竟想要什麼,因為你幫我得夠多了,如果只是多給你些酬金這點小事,我還是做得來的。」平淡的語氣,灰彌吐出的單字拼湊成詞。

 

「錢財於我意義不大。要錢,我有的是方法。」內心掙扎著,萊特淡淡的問:「……有適合我的任務嗎?」

話畢,心裡重重的歎了口氣,他終究還是走出這一步了。

到底為什麼他會到了需要主動跟酒鋪交好、要求適合任務的地步呢?

「這也是個問題,要知道,任務太多了,有的沒什麼錢,但完成能打響名聲、賺得人脈;有的是連殺手界都無法公開的骯髒事,但多得是錢,我說,適合你的任務長什麼樣子?」閉上眼,讀字機灰彌再次念出毫無情感的文字。

 

「名聲……一定得算在我頭上嗎?」雖然明白名聲跟人脈是相輔相成的,但萊特還是不願意緋影這名號過於暴露。打響名聲,在他看來是一件該免則免的事……

「單就這問題,我的回答是『不一定』。所以你想要的,是一個可以把名聲過給其他人的任務,我可以這樣解讀嗎?」灰彌微微皺眉回應。

把灰彌的表情看在眼裡,萊特點點頭開口道:「個人原因,目前我還未……我還不能讓緋影這名號過於暴露。」不自然的改口,只因剛剛他居然差點把某人那句「還未準備好」說出口。

「所以,只要那人能接受,過讓名聲我沒問題。」停頓一下,萊特再度說:「當然,那人能不知道緋影這名號是最好不過……」

他不希望提高名聲,因為有了名聲,緋影這殺手就暴露了,一旦暴露了,要再隱藏就有難度……

按照這個推論,過讓名聲讓萊特有種自己在嫁禍的感覺。雖然明白有些人就是為名,可要是這名是過讓的,就代表著有把柄在別人手上……

不,在考慮這些以前……

 

話沒說完,自覺要求太過的萊特低聲補充道:「抱歉,這完全是我個人原因,若不行,任務的事就算了吧。」

設身處地的想,一個寂寂無聞的人走來要任務,可是一不為名,而不為利,就連具體想要什麼都不說,還一再提要求。

這樣的人,不是來搗亂,就是另有所圖。總之這樣的人是絕對不能信任的。

而他,事實上也不值得信任。

無論是當初加入酒鋪,今日出手幫忙鴻江,他的目的都是為了保護姐姐。

換句話說,假設有一天酒鋪的存在成為了威脅姐姐的存在,他會毫不猶豫的把酒鋪列為要排除的對象的。

 

灰彌沉默了很久,最後,她緩緩吐出幾個字:「任務,我有,可是我依然不清楚適合你的任務是甚麼樣子,現況來看,你的名聲不夠高,所以也沒有人直接指明你處理事情。」

對話到這,萊特只覺得很疲憊。

「這就可以了。」萊特回應道:「有指明的,自然就有沒指明的。……至於任務類型,網絡、情報、隱秘行動……總之,我並不擅長硬碰硬,但分析情報、制定計劃方面還是可以的。」

半放棄的數著自己傾向跟印象中處理過的任務類型,但有意無意的忽略著炸某些人倉庫、血飲計畫等那些在他看來是作死的任務。

反正,既然他現在的目標是跟酒鋪交好,討好管理員,賺得酒鋪的信任,他本就沒有選擇任務的權利不是嗎?

 

「你這範圍還是太廣了,如果我說的都可以的話……這樣的話,幫忙把人支開吧。還記得野獸紫目嗎?」灰彌提問道。

「略有耳聞。」雖然從未認真主動探究酒鋪的事,但對於紫目這號人物萊特還是有聽說過的。再加上……稍作思考,萊特心底有了猜測,但並沒有開口。

應該……不會吧?

腦海飄過白衣集團正追擊一名幽靈酒鋪殺手的傳聞。

最近他都專注在訓練上,情報搜集方面自然有所落後,Toxicant Man的風聲忽略,白振昌跟白衣集團這些雖然還是略有過目,但一直沒有認真分析跟追查。

所以這傳聞是否屬實,那殺手的身份他還沒有探查。

雖然他是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對任務諸多要求,可是灰彌應該不至於一下子安排此等任務給他吧?

 

「有人出了一筆錢,要這邊稍微保護她,別讓她死得太早,她的對手也很有趣,要殺她請的不是殺手,而是幫派的打手,好像沒打算把低調當一回事,這樣的話這工作一般人就做不來了。兩天後,從Patience回到台灣的船隻會被八十人左右的幫派分子圍堵,為了處理紫目。依紫目的個性一定會在眾目睽睽下直接開戰,我可不希望她在上新聞,你能做到嗎?支開這個人數的人。」灰彌開口,說出的是以殺手來講有點奇特的任務:「可以的話把幫派人士支開,讓紫目無事離開,不行的話,就把群眾支開吧……」

船、幫派、群眾、支開……

把探查那道傳聞排在日程上,順著關鍵詞,萊特腦海快速的整理可能的下船碼頭的周遭環境,附近能利用的線路、監視、系統。

為了初步篩選可能的計劃,萊特開口問道:「預計到達地點、時間、幫派資料,有嗎?」

其實他還想追問紫目的特癥的,但最後還是沒有問出口,畢竟只要成功支開,那麼紫目特癥如何並不重要。

 

「我對於紫目這人只是稍微理解,所以她會到的時間得由你來打探,對方幫派應該也會提早埋伏,地點的話,她和你一樣是紅燈籠出生,你會走哪,她就走哪。」灰彌的書又翻了一頁「幫派是複數幫派拼湊,具體情報會記載在任務單上面。」

冷不防被點出自己的出身,萊特遲疑了下,才開口:「……我明白了。這任務,我接了。」

「畢竟是沒什麼人願意處理的任務,本人姑且和你說句謝謝。」嘴巴動了,此外長睫毛也晃了兩下,除此之外,灰彌完全像是靜止的。

雖然覺得灰彌這聲謝謝說得太早,而且所謂沒人願意處理的任務很值得探究,但已經累了的萊特放棄追究了。

「不……」萊特輕聲回應:「我,先告辭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