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支線-喜臨什麼都知道

Leave a comment

踏出紅燈籠區後,萊特有些茫然的停住了腳步。

他先是緩緩的抬起頭,看著萬里無雲的晴天看了半餉,再緩緩的低下頭,看著手裡數支聽聞是從美國空運來的純手工制棒棒糖。

良久,用空著的左手把含在嘴裡的棒棒糖抽了出來,比照著上面的星雲照片和其他棒棒糖的照片——地球、火星還有立體的雪花。

真的都很漂亮,而且很好吃。

「這麼說來,之前網絡上好像流傳著貧民窟有個女孩喜歡稀有糖果的傳聞。」

暗自下了決心,萊特把星雲棒棒糖再次含在嘴裡,把剩下的收入褲袋,伸手稍微理了下被弄亂了的頭髮就朝貧民窟出發。

 

到了貧民窟,他順著記憶裡面那個女孩常出沒的地點一個一個的找去。

最終在一家鐵皮屋前的鐵桶上看到女孩的身影。

萊特緩步朝這名正悠然自得的搖擺著頭晃著腿的女孩走去,開口問道:「請問是賴喜臨嗎?」

聞言,女孩停下了動作,轉頭瞥了萊特一眼,視線落在仍然含在他嘴裡的某物上,隨即「哼」的一聲別過頭去。

 

把她的舉動都看在眼裡,萊特眨了眨眼睛,了然的把早已吃完的棒棒糖棍收了起來,走到她的面前:「那個,我叫萊特…」

不待他說完,女孩就鼓起雙頰說:「我才不管你是誰。我也沒有你要的情報。」

聽到對方的話,萊特歪了歪頭道:「不,情報什麼的…我是來送你這個的。」從褲袋拿出剩下的三支棒棒糖:「我聽說你很喜歡棒棒糖。剛剛姐姐們送我的,我已經吃過了,所以這些給你。」

 

狐疑的看著遞到自己眼前的棒棒糖,女孩瞪大了眼睛,手也不自覺的往前伸。就在她的手要碰到目標物時,手卻突然抽了回去,連連搖頭:「不不不,我口風很緊的。你…你給我棒棒糖也沒用。」

看她這副模樣,萊特不禁有些無奈。

面上掛上了淡淡的笑容,他把她的手拉出來再把東西都放她手裡,還幫她把東西好好握緊才放下手:「我真的不需要什麼情報。你慢慢吃。」

 

在踏著原路離開的時候,萊特自言自語道:「趁太陽還不那麼猛回去吧。那個遊戲也玩膩了,整理下就把帳號賣掉吧。」

思索著回去該做什麼的他,絲毫沒想到背後的「哥哥」是在喊自己,畢竟聲音的主人到剛剛為止都對他充滿著警戒。然而…

「萊特哥!」

停下腳步,回身一看,發現女孩站在鐵桶前朝自己招手。

 

不解對方為何叫住自己,萊特還是順著對方的意願走到她的跟前。此時,他看到女孩已經拆開了印有雪花的棒棒糖吃得正香。

「叫我喜臨就好。聽說今晚凌晨一點會有東西運到舊貨櫃場那邊。」說完也不等他反應,就快速的離開了現場。

對於這連謝謝都說得那麼隱晦的女孩子,覺得對方挺可愛的萊特決定以後又有什麼好吃的糖果要再送來。

得到了意外的情報,站在原地的萊特瞇著雙眼看著已經要升到頭頂的太陽:「總之,還是先回去吧。」

 

回到網咖,萊特先登錄暗網搜查情報。雖然知道賴喜臨提供的情報可信度很高,但還是小心為上的好。

遊走在各個暗網許久,萊特終於在某拍賣網站的留言看到有人走漏風聲,表示今天晚上會在貧民窟卸載一批毒品。

得到了確實情報,他便著手調查那人的所屬,結果發現那不過是一個小集團而已,而且是次的貨物量也不多。

思量了下,萊特暗自歎了一口氣:「算了,不要浪費喜臨一番心意。」

難得知道情報,就好好幹一場吧。

調查過後,看著快指向六點的時針,萊特按照原定計劃把遊戲帳號丟到拍賣網上,吃了個三明治後便往床上一躺。

 

醒來後,萊特仔細的整理了頭髮並隨意的把髪尾挑染成紅色,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裝備再把同樣色調的圍巾套在頸上。摘下防藍光眼鏡,此時在設置在墻上的鏡子裡,只看到一個眼神銳利的身影。

抬手把圍巾往上一拉,覆蓋住自己下半張面,再把自己的容貌藏在外套的帽子裡面,朝目的地出發。

 

貧民窟的舊貨櫃場,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以貨櫃組成的迷宮區。由於平日貨櫃都被仔細的鎖上,所以並未成為此處居民的聚集地。

這對以隱秘行動為行動基礎的萊特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

來到舊貨櫃場的外圍,確認四下都沒有人的氣息,萊特以其中一個貨櫃的門栓做借力點,不費吹毫之力悄然落在貨櫃頂。

隨即,他壓低身姿,小心翼翼的往稍早前獲得的卸貨地點躍去。

 

趴在目標貨櫃斜前方的貨櫃上方,萊特從背後的斜包拿出平板電腦靜候目標的出現。

預定時間前七分鐘左右,一輛卡車駛入了迷宮範圍,在貨櫃右側走到停下。

維持著不變的姿勢,萊特看著三人從車上走下,其中一人仔細查看了四周的環境便把貨櫃門打開,隨即朝另外兩個人招手。

只見他們收到指示後,從車裡一人搬了一個木箱出來,往貨櫃裡面搬去。

 

默默的看著負責開門的人監視著搬運過程,而那兩個男人不太費力的把五個木箱搬進去後就沒有再出來,可以推測這批貨物就只有那麼點量。

觀察著目標貨櫃敞開的大門閃過手電筒的光芒,萊特仔細的分析現場情況——裡面燈光不足對自己有利,可是不知道地貌的前提下對付兩人…

對自己的身手有自知之明的他不打算貿然冒險,可以的話先處理外面這個。

 

如斯想著,萊特看向停泊在右方走道口的卡車。

確認了車的牌子和型號,他在心裡點了點頭。

那就稍微……

操作著手上的平板,入侵了那台車的無線通訊系統,從而掌握了車輛的控制權。

 

「靠,誰在搞我的車。」看到車頭燈無故閃爍起來,看守的人第一反應就是有人偷爬了進去,於是朝後面一喊:「喂,你們看著點。」

聽到他的話,貨櫃裡面的某人回應道:「喔喔。快去快回。」

「怎麼沒人?」來到卡車前,看到裡面沒人,男人疑惑的打開車門,上半身鑽進車裡伸手調整車頭燈。

就在男人正要探身出來的瞬間,在貨櫃上方尾隨著男人的萊特往下一跳,乘著落勢朝他的後頸上來了一記手刀。

由得那人就這樣跪趴在駕駛座上,萊特悄然跳到毒品所在的貨櫃上方。

 

還剩兩個…

掂了掂剛剛順手抓來的四顆石頭,萊特隨意的把其中三顆用力一丟。

 

啪!啪啪!

 

底下馬上傳來聲音:「剛剛是什麼聲音?」

「媽的,我去看看。」

未幾,一人探頭出來,不見可疑人物的他警惕的往前走了幾步便對貨櫃裡面的人喊道:「沒有人啊。」

正要回到貨櫃裡面時,那人看到跪在駕駛席旁的身影,破口大罵:「突然找什麼啊你,回來啦!」

趁著男人剛踏入貨櫃,萊特手一揮。

 

啪!

 

「那邊嗎?」聽到聲響,男人把腳抽回,快步往卡車相反方向的走道跑去。

對於上當了的獵物,萊特悄悄的跟了上去,將其如法炮製。

 

最後一個…

再次回到目標貨櫃斜前方的上頭,萊特通過紅外線顯示得知最後一人的位置是在貨櫃的最裡邊。

他落到貨櫃的門後用力一推,把門關上,然後又一次往上一躍。

 

門才關上,他就聽到裡面傳來一陣謾罵聲。緊接著,裡面的聲音消停,整個區域恢復了寧靜。

站在正上方的萊特,清楚的看到下方的門慢慢地打開了一道小縫。

冷眼看著門推開的角度越來越大,而裡面的人也充滿戒心的走了出來。

待其身後有足夠的空間,萊特垂直落下,又一記手刀,最後一人亦無聲倒下。

 

撿起了那人掉在地上的手電筒,萊特回身檢視了貨櫃一番,確定沒有陷阱後便往深處走去。

只見在貨櫃的角落處,放著五個已經被撬開的木箱,裡面裝著許多熊布偶。

其中一隻布偶的肚子被刨開,在白花花的棉花下露出了埋在裡面的塑料包裝。

 

看著這數量說少也真的是少的毒品庫存,萊特猶豫了。

如果丟暗網賣的話還是可以賺不少吧,可是這些他一個人搬也不方便。

伸手抓起了一隻完整的布偶看了片刻,萊特將其往背後的斜包一塞,估量了下還有空位,就又塞進一隻。

 

接著萊特便跨過倒在門口的男人往卡車的方向走去。

他先在車廂裡面拿出一個喝一半的酒瓶,把裡面剩下的東西倒掉後往車底一鑽,用其接著從被割開的油管流出來的燃油。

握著裝滿燃油的酒瓶,他回到倒在門口的男人身邊,在其身上搜索了片刻成功找到一個打火機。

重新走到貨櫃深處,萊特仔細的把燃油倒在五個木箱的內容物上,再小心翼翼的邊倒退邊把剩下的燃油形成一條源自木箱的小小的河流。

把空瓶子隨手往角落一丟,他點燃了打火機說了聲「抱歉」便鬆手了。

看著火舌沿著河流點燃了木箱,萊特走出貨櫃,離開的時候還順便把倒在門口的人拖離了火災現場。

 

回到網咖,換掉一身裝束,重新戴起眼鏡的萊特坐到電腦桌前。

往後一靠,把斜包裡面的兩隻熊布偶拿出來放在桌面上。

細心調整了兩隻布偶的姿勢讓它們穩穩的坐在桌面上,萊特輪流摸了下它們的頭:「抱歉不能把你們的朋友都救出來。明天,我再幫你們動手術。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