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日常-誠實的妖精

Leave a comment

停下編寫程式的動作,萊特抬頭看著迷你倉上方的電燈。

自貧民窟回來後那謠傳是白衣人幹的案件就一直盤踞在他腦海裡,一想到爆炸案到處發生,萊特就擔心凜姐姐的事情再度發生。

「……去酒鋪看看會不會有什麼小道消息好了。」

台灣作為幽靈酒鋪的主場,要是有別的組織滲入台灣,酒鋪就是最好的打聽消息之地。

而要打探情報,就不能去沒人的酒鋪。

 

於是,再三思考過後,萊特來到了位於台北101頂的Humility。

 

一如往日的穿上黑色主調的衣服,隨意的在頭髮上染上幾道紅色,再用圍巾蒙住眼睛以下的部分,萊特以緋影的身份推開了酒鋪的大門。

 

門一開,萊特就在吧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外加一個怎麼看都是危險人物的存在。

看著那有著龐大氣場、狂妄的金髮男人,凱薩這名字立馬出現在腦海的同時萊特也有了馬上離開的衝動。

然而,深明剛開門就轉身的舉動很顯眼,他只好悄然移到不起眼的角落。

 

剛坐下,還來不及思考自己的運氣時好時壞,就瞄到熟悉的身影似是很激動的樣子。對Fairy的表現覺得奇怪,萊特卻沒有往二人的方向看去。

此時,那疑似是凱薩的人物開口了:「這倒是讓老子意外,你這天生少根筋的病態殺手,居然會對這小事做出這麼大的反應,過去發生過什麼嗎?有被性侵的經驗?」

聽到那人的話,萊特心底的疑惑更重了。

這到底說的是什麼……

總覺得氛圍不太適合離開,又不想作出查看任務板這麼顯眼的舉動,萊特從斜包拿出平板尋找最近想要的電子零件。

 

才剛打開平板,Fairy又是一陣激動,剎那間扮演著背景板的萊特忍不住轉頭看過去。但很快的他就把視線移回平板上,一副不認識對方的樣子。

疑似凱薩的人又開口了,還以非常好奇的語氣追問著奇怪的東西:「那就奇怪了,以往你所做的事都能當作和人『玩遊戲』,唯獨只有扯到性層面上的話題才開始有所不同,單就意義上來講,同樣就只是肉塊碰觸肉塊,為什麼呢?為什麼這種事不能當作『玩遊戲』呢?告訴老子吧,差別在哪?」

一邊連上暗網,萊特一邊忍不住內心搶答道:就是因為有肉體上的接觸。

 

雖然跟Fairy,或者說悠囹律認識的時間不久,但萊特卻能感受到對方有意無意的跟人保持距離,而那看似親切無害的笑容,其實只是一個防止與人親密接觸的盾牌,其原因……要他說的話,是因為害怕。

乍一聽,那人說的沒錯。同樣都是以人為對象,按說都是可以當成是在玩遊戲的,然而忽略主動與被動,直接接觸跟間接接觸就有很大的分別,更不要說牽涉其中的情感。

 

聽著Fairy一再的反駁,那人一再的追問,無心再聽下去的萊特把注意力放在暗網的拍賣網上——他想要入手軍事規格的零件。

 

不多久,感到金髮男人站起身來,萊特驚覺起來。

下一刻,一個紅絲絨的盒子放到了自己面前:「老子不吃甜的。比起老子,你似乎還比較關心他啊?轉送給啦。」

不待他回應,那人就轉頭和Fairy說了句話,緩步離開了。

 

冷眼瞄了下桌上的東西,萊特從那人的話語間推斷出盒子是屬於Fairy的。於是他轉頭看向那熟悉的忘憂娃娃,淡然道:「你做的?」

「是的,這些都是自己做的。」

視線停在笑著的忘憂娃娃身上一會,萊特便再度看向平板。

「這裡還有牛奶口味的馬卡龍,要不要吃?」忘憂娃娃繼續笑著說。

沒有抬頭,萊特滑動屏幕的同時開口問:「那人是凱薩?」

「是啊,讓人討厭的傢伙。」

 

果然是凱薩。

認證了自己的猜測的同時,萊特不由得奇怪Fairy什麼時候跟凱薩關係那麼好了。不過想歸想,他還是繼續做自己的,沒要開口的打算。

在凱薩離開的現在,他打算等暗網聊天室的人把零件配置發過來以後就離開。

 

「那個,緋影哥哥……」

聽出來Fairy的猶豫,但沒有聽到任何重點的他沒有回應。

突然,Fairy手忙腳亂的翻找背包,一個瓶子就這樣滾到了萊特的腳邊。

「討厭,為、為什麼……偏偏選現在發作……」Fairy小聲呢喃著。

 

稍微把平板放下,看向那身影的眼神依舊冰冷。某人的那聲「好自為之」清晰的響起,讓萊特的眼神變得深沉。

看出來滾到腳邊的瓶子就是Fairy需要的東西,萊特從斜包拿出手套戴上,彎身撿起藥瓶,問:「幾顆?」

好歹,現在他們是同行,而且是曾經合作過的,哪怕是緋影也不會對此視若無睹。

看著瓶裡的藥物,萊特不由得想那到底是藥物還是毒藥,一瞬閃過把藥物拿去分析的念頭馬上被他否卻掉,他不能做如此冒險的事。

 

「一顆……不,還是兩顆好了……效果應該會持續久一點……」Fairy喘著氣說道。

萊特依言把兩顆藥倒在手上,走到對方面前遞過去。

「謝謝……」

沒有回話,萊特就這樣站在對方身前看著那身影把藥丸吞下。

「怎麼了嗎?」

「這樣的身體,你來酒鋪?」見對方似是能如常說話,萊特冷冷的開口。

幾次見面,萊特基本已經弄清了一個事實——悠囹律的身體不好,而其身後的人或組織根本沒要處理這事,甚或至就是導致悠囹律身體如此的元兇。偏偏眼前的人卻還是不懂對自己好一點!

 

不變的笑臉:「是啊,依照現在這個樣子,或許會突然沒命呢……」

明明早就知道會是如此,可是萊特本就冰冷的雙瞳添上了一絲寒意,圍巾下的嘴緩緩說道:「但凡是生物本就會突然沒命。」頓了下,才接著說:「差別在活著的時候。」

「活著的時候……有點不太了解呢。」依舊微笑著說道。

 

是啊,他怎麼會了解呢。

就連他,如果不是因為姐姐,他怕是也不會懂吧。

這個世界,就是敗壞到這個地步……

 

雙眼恢復到平常的狀態,萊特低聲道:「只要還有活著的理由,就算活著。」

話畢,萊特回到座位,拿起平板瞄了眼收到的資料,便把平板收起來。

再說下去,也沒用了不是嗎?現在在他眼前的是Fairy,而他,是緋影。

 

「那個,緋影哥哥……」

已經準備離開的萊特停了下來:「有話就說。」暗自歎了口氣,他終究無法放手……

「只是好久沒看見緋影哥哥了,想問你過得好不好而已……」

「我很好。」想到剛剛發生的事,萊特回過身來,冷聲道:「你呢?」

他要看看對方打算怎樣回應。

「不好也不壞,算普通吧……」

不得不說,萊特對Fairy的反應有點意外。不動聲色的看著對方,良久才開口淡淡的說:「是嗎?」

「是啊,畢竟最近蠻不平靜的。」悠囹律微笑說道。

看到對方又一次笑了,萊特突然靠近,還戴著手套的手就這樣抬起了對方的下巴:「你討厭跟人有肉體上的接觸。」萊特篤定的說著,看進對方的眼睛:「為什麼?」

他在賭,賭眼前的人還是有救的。為此他決定狠心一把。

 

「為、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呢?」

對方慌亂的反應,把萊特的興致勾起了。圍巾下的嘴角上揚,反問:「我說錯了?」

「沒有,只是怎麼突然問這個呢?」

看進對方那藍綠色的眼眸,確定對方在說實話,對此感到滿意的萊特把手放下,卻不回答對方的問題,自顧自的說道:「可是我沒記錯的話,當初……」說著,連語調都不難聽出笑意:「的確是你主動朝我伸手的。」

 

「原來緋影哥哥還記得啊……」忘憂娃娃笑著說。

「原來你想我忘記啊?」來了興致的萊特順著對方的話說道。他能分辨出來,Fairy是真心的在笑著。

忘憂娃娃馬上搖頭否認並解釋道:「不是的,只是……那種事情沒有很重要,所以忘記也是難免的……」

萊特輕聲笑了,低頭在忘憂娃娃的耳邊小聲道:「我喜歡誠實的孩子。」然後直起身來,看對方反應。

「誠實……這樣就算是了嗎?」忘憂娃娃小聲呢喃。

萊特挑眉,看著對方的眼睛,似是溫柔的說:「嗯?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只是不確定自己算不算是誠實的人……」忘憂娃娃的面具下的眼神游移。

 

看著對方緊張的樣子,萊特再次伸手抬起對方的下巴,強迫對方看向自己,繼續柔聲道:「只要你剛剛說的都是實話,就是誠實的孩子。」

稍頓一下,給對方思考的時間,萊特才接著著:「如何,你是誠實的孩子嗎?」

沒有反抗,藍綠色的眼眸看著萊特:「剛才確實沒說謊,都是真的……」

萊特雖然挺滿意忘憂娃娃的反應,但還是繼續反問:「既然如此,你有什麼不確定的呢?」

「應該……沒有了」。

 

敏銳的捕捉到對方的遲疑,萊特不語,只是抬著對方下巴的手略微施力,散發著冰冷氣息的雙瞳緊瞪著對方。

「緋影哥哥怎麼了嗎?」

「我的名字……你倒是念得挺順的啊。」萊特淡淡的開口,讓人聽不出來情緒。

「如果不好好叫別人的名字,這樣有點失禮呢」Fairy臉上還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回應道。

瞬間,那發現有趣獵物的興致消失了,萊特把手放下,又看著對方一會,才淡淡的開口:「嗯。」語氣已經恢復平常,轉身時小聲補充:「你知道怎麼聯絡我。」

 

離開酒鋪的萊特急急忙忙的回到了網咖。

走進那屬於自己的小小的空間,萊特直接倒在床上,內心忍不住吶喊:我剛剛到底是在做什麼啊啊啊啊!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來了興致就會無法自控的以追求樂趣為目的行動,可是……他明明是準備離開的,明明只是想看看對方笑容以外的表情,為什麼突然就來興致了?而且還作出那樣的舉動!

內心不住的慘叫,萊特一想到自己在酒鋪當眼處作出那樣的舉動,就有種這一輩子再也不踏進酒鋪的想法。

 

過了很久,總算接受現實的萊特站起身來,把緋影的裝束換掉。

 

坐到電腦前,呆呆的看著還未開啟的屏幕好一會,萊特才想起自己還沒有查看暗網處收到的資料。

有點茫然的連上暗網,仔細閱讀聲稱是美國軍方機密的新型雷達的配置。

 

說到底,是他沒料到對方會表現出那麼真實的反應。

雖然悠囹律在與凱薩對話的時候就不止一次表現激動,但面對他的逼問時所表現出來的,感覺是更為純粹,不,是沒有隱瞞的反應……

 

他是真的做了很過分的事,而且是很危險的事……

要試探對方,方法很多,他卻偏偏利用了對方極力想要隱瞞的一點。

他居然,不自覺的就用了那人最樂此不疲的手法……

 

回絕了那看似很厲害的最新型技術,萊特退出暗網,關掉屏幕,躺在床上。

 

那一步棋,他走得很成功,然而稍一不慎,他就會萬劫不復。

他該興幸,在悠囹律的眼中,緋影似乎真的是個特別的存在。不管那特別是好是壞。

 

伸直手,萊特透過指縫看著燈光,彷佛又看到那朝自己伸出的手。

「只要還有活著的理由,就算活著。」萊特喃喃的道。

他不知道悠囹律還有沒有這樣的理由。可是他知道對方還記得光明的溫暖,對他來說,知道這點就足夠了。

伸出的手握了起來,緊緊的抓住記憶中的那隻手。

 

只要還有光亮,就不會迷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