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官任-無法無天:血飲(前置)

Leave a comment

就在萊特決定暫時不踏入酒鋪沒多久的今天,萊特收到了一個訊息。

看了眼提示,從收件地址那欄他便看出來是誰發的訊息。畢竟緋影的分賬他目前也就只給過一人而已。

奇怪著,萊特把訊息點開,就看到這麼一道訊息:「緋影哥哥,有一個很有趣的遊戲啊,一起玩吧。」

 

有趣的遊戲……

換言之就是很危險的任務吧……

 

此時,第二道訊息傳來了:「對了,緋影哥哥,我在Chastity等你啊。」

 

反射性的皺了皺眉頭。

內心掙扎了一下,萊特還是乖乖的站起來換裝。

誰讓是他自己讓對方有事可以找自己呢……

對著鏡子整理自己的頭髮,萊特想到Chastity的暫定管理員時不由得喃喃道:「結果到現在還沒有去找龍威哥哥呢……」

 

正要出門,萊特想了想,又折返工作台,從抽屜裡找出一個耳機。

 

推開酒鋪大門,萊特很快的就在角落處看到忘憂娃娃的身影。

「果然來了呢!」見他走近,忘憂娃娃露出微笑說道。

看對方一面平常的樣子,萊特內心有點複雜,難道是他自我意識太盛嗎?

在忘憂娃娃對面坐下,萊特如常的淡淡開口:「我說過有事可以找我的。」

「我知道啊,所以這次就找緋影哥哥來了啊。」忘憂娃娃開心的笑著。

 

「什麼事?」

「就是這個,看起來是不是超有趣的?」

看著任務單上「白振昌」三個字,萊特的眼神沉了些許:「有目標了?」任務單上沒有明確指明需要盜取的目標,只說但凡是白振昌的東西就好,而且越貴越好。

「有的,請緋影哥哥看看這個。」忘憂娃娃拿出一個資料夾,把大堆資料放到桌上。

 

看著桌上滿滿的資料,萊特覺得很疑惑,單就他的感覺,對方並非是有計劃的人,更不要說這麼大堆資料了。

然而,想歸想,萊特並沒有追問,拿起其中一份路線圖看了起來。

「畢竟我不太會用電腦,所以就託人全部把資料印下來了。」忘憂娃娃笑著說。

認真看著資料的萊特只是隨便應了聲「嗯」。看著看著,隨手從背包拿出平板確認細節,完全沒想要向對方說明自己駭客的身份。

 

簡而言之,Fairy不知怎麼找到了白振昌的運輸路線以及運輸時間表。

也不知道是白振昌最近被打壓得厲害想要來個出其不意,還是Fairy故意的,居然找來了一批在白天經市內運送的貨物……

 

把資料都看一遍後,萊特把資料放下,看著對方,緩緩的問道:「所以?」

資料已經齊備,雖然護衛挺多的,但先不說近身戰不是他的強項,有那人數按說對方自己一個會玩得很愉快。

所以不管怎樣想,萊特的結論是,他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叫他幫忙。

 

「緋影哥哥想問什麼?」忘憂娃娃笑著問,同時從盒子拿出三明治放進嘴裡。

伸手把資料推向對方,萊特淡淡回道:「這不需要我吧。」

「為什麼這麼說呢?」把三明治塞進嘴裡,忘憂娃娃偏頭問。

有感會解釋不清,萊特暗自歎了口氣,乾脆問道:「你是打算怎樣把東西搞到手?」

總之先聽聽對方的計劃再作打算,如果有所謂的計劃的話……

 

「當然就是直接攔截,然後拿走裡面的東西啊。」忘憂娃娃理所當然的說著,拿起水壺喝了一口。

「……」雖然早有預料,但聽到對方的話萊特還是覺得很無言。緩緩的開口:「怎麼攔?」姑且還是問一下。

「那個……先躲在車子下一個到達的據點,然後製造機會再突擊並搶奪貨物。」

 

雖然忘憂娃娃一副經過思考才作回答,但萊特還是內心扶額。

……這算是攔截嗎?目標已經到達了啊。

本想要問拿所謂的機會是什麼,但還未開口,萊特就放棄了,轉而問道:「怎麼搶?」後半句的「你就一個人」被他吞了下去。

「就是……使用一些方法轉移對方的注意力,然後在搶走貨物。」

 

「Fairy……」無語到幾點的萊特終於耐不住了。輕輕的喊道,語調雖然平淡,但隱約透露著一絲不耐。

見對方乖乖閉嘴了,萊特繼續耐著性子問:「目標誰找的?」

「那是我自己選的……」忘憂娃娃有些緊張的回答。

「所以……」萊特看著對方,繼續緩緩的問道:「你是覺得自己本事大到可以應對那麼多人,還是有自信可以擺脫那麼多守衛,把車裡的貨物變走,再來覆命?」

之所以沒有在話裡面包含他自己,是因為他還是沒看出來自己在這「計劃」上的角色。

「這個……」

 

看著對方一副不懂回應的樣子,萊特決定確定一件事:「那女人呢?」

以白振昌作為目標本就無謀了,再加上這完全沒有計劃的安排,怎麼想都很奇怪。

「緋影哥哥怎麼突然提到那傢伙呢?」忘憂娃娃疑惑的問道。

算了,這次的任務那女人不在也是好的。至於這任務,怎麼說也是酒鋪發下的……

 

沒有回話,萊特只是又伸手把資料移到自己面前,再一次看了起來。

運送貨物的小貨車型號無法駭入,所以不能讓其改道或者遙距控制……要先潛入動手腳嗎?

護衛約十名,這數量註定憑他們兩人不能正面對抗,更不要說據點的護衛了,所以等目標到達據點才動手是不可能的……半路攔截?

那貨物量沒有後援也是個問題,他不說,對方應該也沒有開過車吧……就算對方說開過他也確實不放心對方在市中心開車。

說到底,能偷的東西那麼多,隨便一個倉庫甚至網絡上更值錢的也多得是。至於時間,一天二十四小時不說,現在白振昌跟龍膽還有警察總在對戰,隨便潛入某戰場也比眼前這運送要好處理多了……

不,認真說,眼前這雖然在時間場地上很難搞,但最難搞的是要訂出符合面前這人風格的戰術……

 

「其實這只是個想法還沒確定要執行,緋影哥哥有沒有其他的提議呢?」

聽到忘憂娃娃的話,萊特冷冷的看了對方一眼便再度看向資料。

不是沒有別的提議,只是他知道的想到的恐怕都不符合對方有趣的定義吧。如此想來,他總算是明白為什麼對方會說這是有趣的遊戲了……說得直白一點,這根本是在作死。

視線落在路線圖上,萊特又把平板拿到手上。

 

思來想去,還是中途攔截比較靠譜,而且控制紅綠燈費不了多少功夫。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要在哪裡攔截了。

既然會選擇那天那樣運送,那麼想必對方有信心不會遭遇龍膽或者警察。然而要說現在台灣會出現在市內的勢力還是有的,那群神秘的白衣人,再來就是……

有了。

看著平板上的資料,思量片刻,萊特總算是構思到一個或許可行的計劃,一個變數超多的計劃……

 

把路線圖推過去,萊特指著一個十字路口:「在這裡動手吧。」

「紅綠燈我可以停下,讓他們堵在這。」手指往旁邊的路口移動,萊特繼續解說:「這邊預定有福音教會的演說,到時候應該會是人海。」

萊特手指再度移動,指著路口前方兩棟建築物間的巷道:「如果是我的話,就會選擇退回去,從這裡拐出去再繞回原路。」

「從配置看來,其中一輛機車會做先行,然後是這台護衛坐的私家車,然後才是目標。剩下的兩輛等目標通過我會攔截。」說到這,萊特停了下來,給對方思考的時間。

 

「好,我知道了,果然還是要找緋影哥哥幫忙,不然自己根本沒辦法呢!」

看對方應得爽快,萊特遲疑了下,正打算繼續說腦海的計劃,但最後還是決定問:「剩下的你能處理?」

如果按照他的計劃,那對方所謂的樂趣肯定就要沒了,畢竟是那樣的時間場合,他還是傾向低調的處理。可是這次畢竟是對方的任務,而他只是輔助而已,所以還是以對方的意願為優先吧。

「可以的,就交給我吧。」

對對方的自信感到極度的懷疑,但萊特還是決定放任對方行動。

 

再次低頭看了眼路線圖,他實在不喜歡變數太多的情況……

又暗自歎了口氣,萊特把平板拿在手上,把找到的資料存起來,道:「那就這樣吧。」

「好,那有沒有需要什麼東西呢?」忘憂娃娃問道。

聽到對方的問題,萊特直覺的就想到那個女人,也就沒有回應。關掉平板,萊特補充了句:「記得等我攔截以後才動手。」

「好,我知道了。」忘憂娃娃點頭道。

「嗯。」把平板收好,萊特站起身來,又是看了對方一陣子,反手從包包的暗格拿出類似他們第一次合作時的耳機。

雖然這次基本都是分開行動,但還是有個聯絡方法比較好。

自我說服著,萊特把耳機放在桌上,轉身離開時小聲說:「任務後隨你處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