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個人任務-血標本的魔女(上)

Leave a comment

歸還遊艇,把遙控裝置撤走,消掉使用痕跡後,萊特便往工作室去。

一路上,耳機繼續傳來各種訊息。聽著受僱的幫派開始吵著找人,萊特抽出手機,開始有計劃的調節對方傳遞訊息的速度,擾亂他們的效率跟合作,再不時耍些小手段逼使他們遠離他交給紫目的路線。

至於紫目是否真的走那條路,則不在他的考慮當中。

 

到達工作室,萊特先是把器材都放回原處,便坐下來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估算著以紫目的速度應該已經抵達紅燈籠區,萊特才逐步撤出監控,消除駭入痕跡。

 

深深吐出一口氣,萊特往後一靠,閉上了眼睛。

這樣算是完成灰彌交代的任務了吧?

回想著任務的過程,萊特只覺得這次的任務完成的要比預想的要容易多了。

本來他還以為說服紫目會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結果不知為何,他只是說明來意,紫目就答應了他的計劃。

根據他的觀察,紫目應該是不知道有人安排了大批人圍堵她的。到底是什麼讓她如此相信第一次見面、自稱是奉命讓她順利回去的人呢?

再說紫目的行為舉動……想到紫目隨性的動作語調,萊特不禁好奇那面具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搖搖頭,萊特歎了口氣,站起身來,把緋影的裝束褪掉。

比起好奇紫目是誰,還是先把另一個任務處理完的好。

 

由於傍晚出發時他已經把特地租來處理紫目任務的網咖退掉,萊特回到了原來的網咖。

咬著順路買到手的御飯糰,萊特把牛奶放在桌上點開了電腦。

此時,手機提示收到了電郵。

這聲音,是Fairy吧。

從提示音推測出發件者,隱約感到不好的預感,萊特輕皺眉頭,點開了電郵。

 

「緋影哥哥,關於目標的下落可能要請你多多幫忙了,因為這邊在調查時發生了一些『小問題』,導致目標的所在地點變得很難找到,這樣遊戲就無法繼續下去了,所以為了能好好進行遊戲,只能拜託緋影哥哥了:-)」

 

看著這訊息,萊特只覺得很無語。

找人這事不是已經委託他了嗎?為什麼還會出現小問題導致目標更難找到?

再說,這小子哪來的信心覺得他就有能力把這能難找到的目標位置找出來呢?

他可從來沒有在他面前表現過什麼技術,更沒有透露過他是駭客啊。

把最後一口御飯糰塞進口中,再灌了一口牛奶,萊特左手登錄著電腦,右手快速的回傳了一封電郵:「兩天期限剛過。有消息會通知你。」

話說回來,那天他說這兩天他沒空處理這事的時候,Fairy的確是有提到他會先調查來著。只是,是怎樣的調查會導致出現小問題……

 

很快的,萊特便找到了答案。

 

根據當日任務單上的內容,目標是一名稱號「血標本」的女性。

高學歷精神病患,40歲結婚,丈夫目前下落不明,43歲第一胎。自女兒車禍死亡,這人便開始誘拐孩童。若該孩童不合她意就會被殺掉並做成標本。

受害者五到七歲不等,由於血標本沒有醫學背景,標本往往過幾天就會腐爛,因此目前已查獲幾具腐敗標本。

連續犯案不說,單是經手大量的化學溶液,按說應該很容易追查得到才是。

然而,警方花費了兩個星期卻還是沒有掌握有用的線索,這表明有人暗中操控情報,影響調查進度。

這協力者有兩種可能性。一是警方內部直接提供情報、掩蓋線索,二是警方外總是先警方一步處理證據、妨礙調查。

 

在沒有進一步情報的情況下,萊特決定先從第一種可能性進行調查。

把目標的資料拖到一旁,萊特快速的篩選出負責血標本案件和曾經查閱相關檔案的警察,再試圖從他們的行動記錄找出任何異常的舉動。

就在他發現某警官有同夥的嫌疑進而嘗試深入追查的時候,萊特看著某項情報無語得手上動作一頓:這算是小問題嗎?

 

根據該項情報,被萊特標籤為頭號嫌疑犯的柯常向警官不久前葬身在倉庫火災中。

最重要的是,這場火還沒被報道,是因為警方刻意壓下了消息。原因是柯常向當時疑似被識破與血標本案有關而在逃亡中。

看到這,要是還不能意識到Fairy口中的小問題是什麼真的很困難。

只是,他真的很想問,在知道血標本藏身能力高超的情況下,殺掉其同夥的影響對方到底有沒有思考過……

考慮到血標本的背景跟精神狀況,她能在如此高調行動的同時還能不留線索,同夥肯定在她的行動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這時候把如此重要的齒輪抽走,代表著過往的一切行動基礎都被改寫,也就是說接下來目標的行動將會很難預測。

這麼基本的事情,Fairy沒想就算了,那女人總該有這樣的概念吧……不,那女人有沒有概念先不管,就算她有概念恐怕也不會提點Fairy吧。

 

暗自咋舌,萊特調整了一下調查方向。

既然確認了柯常向是血標本的同夥,那麼只要以這為中心,自然就更容易找到其他同夥的存在,甚至是血標本的據點。

 

訊息快速的滾動著,視窗不斷的切換著,突然一下提示音讓萊特轉移了視線。

才瞄一眼,「神隱」、「都市傳說」等字眼映入眼簾。萊特剛要把訊息關掉,一個熟悉的地點讓他停下了動作。

那是稍微有點偏遠的地點,偏遠得該地區因大雨導致道路崩塌也沒人要修理。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地點,在他開始調查不多久的現在已經出現了三次。

 

第一次,是柯常向前往協助旅客在山裡迷路的事件。正是在那之後柯常向調出了血標本的檔案,後申請加入搜查。

第二次,是有附近居民舉報可疑人士在徘徊,負責的警官同樣是柯常向。該青年最終僅被口頭警告。

第三次,是剛觸動了他的搜索程序的都市傳說。從傳說自山路崩塌以後才開始盛行,乍一看就是大人為了恐嚇小孩好讓小孩不跑到隨時崩塌的山上而編的故事。

 

同樣的地點,不一樣的事件。

如果是平日,說是巧合也不為過。畢竟柯常向作為該區的警察,處理的案件之多,偶爾有兩個剛好是同樣的地點的案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可在這時間段,加上柯常向已經被確認是血標本的同夥,萊特直覺這些巧合跟目標有關係。

 

果不其然,稍微追查一下當初那被認為是可疑人士的青年,再比對他與柯常向的行動。萊特基本確定這化名鉛的青年也是血標本的協力者。

這以後,有關鉛的情報和他在血標本的行動中扮演什麼角色等就不難掌握了。

簡單來說,從瀏覽記錄和電腦檔案等看來,這位17歲的青年擁有戀屍癖,怕是因為認同血標本的手段而給予清理現場的幫助。

從鉛曾經打工的地點推論,當初警方發現腐爛標本的空屋也是這青年提供的。

 

有了這些情報,其實萊特已經基本確定血標本的主要活動範圍,或者說據點就是在那山上。

唯一的問題是,那地點本來就偏遠,加上土石流,導致那沒有監視系統的山上目前並無網絡,使他無法確認目標準確的位置。

 

翻出衛星地圖等不同的地圖,再根據山中路況推測出可能的活動範圍,該範圍內有好些廢棄的設施。

考慮到血標本需要囚禁誘拐來的孩童,還要製作標本,適合的設施基本就只剩一個了。

看著屏幕,萊特疑惑的想:難不成要自己去一趟?

本著職業操守,他可不想提供未經證實的情報。

 

此時,搜索程序再度被觸動。

倉庫大火總算是被報道出來了。看完新聞,萊特不由得冷笑。警方終究是在乎形象的,所以並沒有提到柯常向涉嫌協助血標本的事情,只是簡單的交代有柯姓警官殉職。

也是,好不容易通過白三挽回些許形象,政府怎麼可能允許這時候爆出如此醜聞。

 

搜索程序第三度被觸動。

鉛在往兩人秘密聯絡的電郵發了道訊息。想必是看到新聞想要確認柯常向的生死吧。

伸手把牛奶抓在手,萊特邊喝邊靜待青年的動作。

只見鉛等了一會,就又發了一道訊息。片刻又追加一道。從發訊的頻率跟用詞可以看出青年越來越焦急。

萊特嘴角上揚,看來他是不需要親自出馬了。

 

沒讓萊特等太久,鉛便稱病提早離開了打工的地方。

眼看著鉛在抵達那山的附近就關掉手機,萊特往鍵盤輸入了一串指令,啟動了稍早前埋在青年手機裡面的監控軟件。

知道軟件如常運作中,所以當訊號徹底自萊特的屏幕上消失時他並沒有著急。更是利用這段時間整理有用的情報。

整理完情報,預估一時半會青年不會浮面,萊特決定先去眠一眠。

 

待萊特被提示音叫醒,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

萊特重新坐到桌前,發現鉛在回家的路上,騎車的速度還異常的快。

開啟了監控軟件的竊聽功能,從鉛的喃喃自語得悉目標對柯常向的死不以為然拒絕了鉛撤離那山的建議,萊特便回溯手機的定位記錄。

將定位和地圖重合,那棟建築正好落在定位的誤差範圍。

 

登錄匿名郵箱,把建築位置、推斷的血標本活動範圍跟血標本近期可能轉移據點等情報輸入在訊息框裡,萊特稍頓了下,最終還是沒有交代鉛的存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