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個人任務-紫目之獸還不能亡(正文)

Leave a comment

隔著樹葉觀望夜空,不遠處傳來有規律的海浪聲。

在遠離繁囂的小島上,萊特一身黑色主調的服飾,頭頂兜帽的橫躺在樹枝上匿藏著。

 

補眠過後,再三檢查設備,趁夜裡把借來的遊艇遙控至預定位置後,萊特便來到了Patience所在的無名外島。

在酒鋪內喝了杯牛奶,確認裡面的確存在負責通報的小弟以後,他就一直躺在這樹上,靜候任務時刻的來臨。

 

海風的吹拂,把夏日的暑氣也吹散了些許,卻無法帶走萊特心底的灰暗。

任務在即,並且現在是以緋影的身份存在著。

萊特的腦海的確能不去細想某人的懲罰,也能做到心平如鏡,冷靜的審視現況。

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完全的不受影響。

至少,在入耳式耳機開始傳來情報時,緋影的眼神比以往更為冰冷了。

 

為了方便隨時掌握最新情報,萊特這次採用的是語音提示。

凌晨十二點左右開始,耳機便陸續傳來電子音或者語音實況。音軌重合,但萊特還是準確的分辨出來源以及其內容。

髒話連連怒氣有增無減的是稍早前就被他停擺的升降機裡面的實況,由於手機在裡面無法接收訊號,而升降機的警鈴也被他截斷,加上這時間並無人使用該大樓,被困的人求援無門無法脫困。

收音機的新聞報道說著某街道水管日久失修水閘失靈導致爆裂,大量的污水衝破路面,數輛汽車不幸被捲入,駕駛及乘客全數送院治理外,由於在他們身上發現槍械,警方亦表示會進行調查。

電子音斷斷續續的複述通訊內容,表明幫派已經在紫目預定下船的地點集合,埋伏著。

 

聽得有訊息提醒注意紫目的行動,有人回以了解並表示目標已經有動作後,萊特偏頭注意著酒鋪的方向。

 

很快的,一名身穿看似學生水手制服、頭戴半面有花色的面具、髮色偏紅的人物出現在萊特的視線範圍。

過於顯眼,如同情報所示的打扮……

可是引起萊特注意的是這被冠以野獸之名的人物,此刻以相當緩慢的步伐在移動。

兜帽下的眉頭輕皺。該是多嚴重的傷,才會讓野獸顯露如此弱態?

瞄了眼酒鋪的大門,見無人跟在紫目身後,萊特稍一翻身,無聲的在陰影處落在地上,朝紫目的方向走去。

 

紫目前進的方向,並不是一個夠格稱為碼頭的地方,充其量只是一個勉強能停船的地方。此刻,一艘漁船和老船長在那等著。

來到岸邊,紫目踩著浮木前行。其身後不遠處,萊特跟上。

這岸上,除了老船長,就只有正登船的紫目和萊特。可是萊特很清楚,紫目連帶著他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著。

而負責監視的人之所以不靠近,想必就是為了不驚動紫目這隻野獸吧。

 

耳機盡責的傳來小弟朝大夥通報的訊息。從消息聽來,他們並沒有登船的打算。

接過老船長遞過來的繩子,爬到船上時,老船長立刻伸手要錢。

熟悉套路的萊特腳剛跨進漁船便把備好的錢給對方,快速掃視下漁船的情況。

 

加上魚貨,本就不大的漁船剩餘的空間變得更小了,不知是否有意,整艘船並無死角。

想當然的,紫目選擇了能一眼看穿整艘船的最尾端的位置。

對於正在瞪著自己看的紫目,萊特毫不忌諱的走向船尾,在紫目附近坐下,然後看著島跟上船的方向。

 

萊特才坐下,老船長一刻也沒等馬上就調頭離開。

此時,紫目提問了:「我認識你嗎?」

收回視線,但還是沒有看向紫目,耳機傳來紫目已經上船的通報,萊特淡淡的回應:「不認識。」

三秒過去,紫目才應了聲:「……喔。」

對方沒多說什麼,但萊特清晰的感受到對方的警戒的視線。

 

眼看著船已經駛離外島一段距離,確定不會有追兵,負責通報的人也已經沒再注視這艘船,他才看向紫目單刀直入的說明來意:「受灰彌所託,希望紫目能中途換船更改下船地點。」

「灰彌?」聽到他的話,紫目楞了好一陣子:「為什麼?要我處理其他任務?你也看到了,告訴她我現在狀況不好,沒辦法。」

對紫目爽快的承認狀況不好感到詫異,但萊特的語調依然冷冷淡淡的:「我的任務只是確保你今晚順利回去。」

沒有過多的話語,針對對方的疑問,萊特把該說的說了後,就任由對方自己考慮。

耳機裡面,在預定下船的非法港口,幫派正做著最後的調動。他亦開始思索若紫目最終還是不答應該如何將聚集的幫派支開。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瞪著萊特看了幾秒,紫目開口答應了。

是因為沒感受到他有惡意,還是她的身體狀況真的糟到如此地步?

過於順利的對話,讓萊特感到不解,甚至有一瞬懷疑對方是否真的是灰彌口中那會在眾目睽睽下直接與八十多個持械人士開戰的紫目。

隔絕進一步思考,萊特開始修正預定的計劃。由於預料遊說的過程會更麻煩,距離他預定的轉船地點還有約十分鐘左右的船程。

抬頭看向船前進的方向,依照船速估算一下,萊特最終決定拿出手機讓遊艇過來迎接:「換乘的船幾分鐘後到。」

既然紫目已經答應改道,那就沒必要再在這船上耗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你想問我為什麼這麼簡單的就給你回覆了,沒什麼,我憑直覺辦事,覺得你有某個地方和我很想,只是直覺。」旁邊傳來紫目的解釋,接著她又道:「幾分鐘啊……」

放下握著手機的手,萊特看向紫目。只見對方不再瞪著自己看,而是看向了海平面。

是因為已經決定相信他嗎?面前的紫目跟他預想的落差有點大……話多,隨性,怎麼看都不像一名殺手,反倒像是普通的女生。

面對著這樣的紫目,萊特有一瞬間想要開口問「面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麼多好嗎?」

然而,最終從圍巾下吐出的卻不知為何是:「我,可沒有能耐被喻為野獸。」

若他有此能耐,是否就能更好的保護姐姐呢?

「當然不是指那部分,我感覺到的不是人格或技術上的共鳴。但畢竟是感覺,我也沒辦法說得很明確就是,你就隨便聽過就好。」

 

紫目淡淡的把話題晃過,萊特也沒打算追問。一邊聽著耳機傳來的最新情報,萊特再次看向海面。

 

不一會,前方隱約傳來遊艇的引擎聲。萊特站起身來,淡淡道:「來了。」

待引擎聲靠近,萊特把手機收起來,順道按了下外套口袋。頓時,接收到口袋裡發射器的訊號,蓋在遊艇上的黑布脫落,一艘在黑暗中頗為顯眼的白色遊艇就這樣“憑空出現”。

遊艇即將跟漁船擦肩而過時,萊特一腳踏在漁船的邊沿,可正當他要發力躍到還在行駛中的遊艇時,他止住了動作,回頭看了眼紫目。

不知道紫目負傷的程度,萊特無法斷定對方能否完成換船的動作。

由於目前遊艇的操作設定是追蹤他的手機定位,一旦他先一步落在遊艇上,那麼遊艇便會停下來。所以若然紫目的身體狀況無法如此登船,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他暫時不動,待遊艇與漁船擦肩後,遊艇將會為了跟上他的位置而調頭與漁船並肩而行。如此一來,登船的難度也會減低許多。

 

事實證明,萊特是多慮了。

紫目沒有使用多餘的力量,無聲的落到船上。接著,戴著紫紅色隱形的雙目再次看向萊特:「走吧。」

眼看著紫目順利的換船,萊特隨意的一跳,也跟著無聲的降落到遊艇上。隨即在船尾的位置又坐了下來,從身後的斜背包抽出來一個改裝過的模型船專用遙控器。

把程序從自動模式切換到手動模式,萊特循例的抬頭看了看四周,低頭從遙控器上的屏幕辨別下方位,便操控著遊艇往他選定的地點前進。

 

「可以告訴我你的稱呼嗎?殺手的名也可以。」找地方坐下後,紫目提問。

遲來的問題,讓萊特心底無語了下。

只是無語歸無語,既然選擇直接出現在紫目面前,他就沒有隱瞞名號的打算。更何況,在他的預想裡面,這問題早就該被帶出。

看也沒看紫目,他僅輕輕道:「緋影。」

接下來,紫目沒有再度開口,而以緋影自居時,他本就不是話多的人,也就靜靜的駕駛。

 

隨著時間的過去,某處領頭的人開始叮囑小弟們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聽著耳機裡的對話,眼看著這邊也快到目的地,萊特開口:「聽灰彌說,你要去的是紅燈籠?」

雖然跟灰彌的原話有差,但就結論來說是一樣的。

「有辦法近一點嗎?」紫目沒有否認。

 

是因為已經決定相信他嗎?紫目也太乾脆了點。

看向紫目,半晌,萊特淡淡道:「你慣常的路線已經被洩露。」

根據他掌握的,這次聚集的幫派之所以會在那碼頭埋伏,是因為他們觀察後發現紫目在哪上船,通常回程也會在同樣的地方下船。所以嚴格來說也只能說紫目的習性被掌握了。

可是一想到紫目若然繼續過往的行動模式,不用多久肯定就又會陷入同樣的處境,出口的話有意無意的加重了嚴重性。

橫豎以紫目的能耐,他們能成功觀察到紫目的習性,肯定是有人先把紫目的大概情況向他們交代過,所以洩露一詞不算太誇張。

 

收回視線,萊特從口袋抽出一張折疊了幾次的紙,往紫目丟過去:「這路線,不是最短,但能保證你順利回紅燈籠。若不喜歡,上面標示了要注意的位置,你自己看著辦。」

言下之意,紫目踏入紅燈籠範圍或者選擇別的路線他就會撤手。畢竟,灰彌的指示只是讓他支開幫派,如此已經多幫了。

 

那邊廂,紫目瞪大雙眼瞪著看,花了點時間才消化,隨即讚賞道:「這樣很夠了,說實話,你可真厲害。」

莫名的被紫目稱讚,萊特有點轉不過來,道:「……我只是做了該做的事。」

「灰彌的手下多半也都是殺手,這其中大概只有你做得到這事,所以灰彌選擇你來做……吧?」

紫目的話,萊特不禁內心失笑。這紫目,似乎誤會了什麼。

「據我理解,只是因為這任務沒人願意處理,而我剛好送上門而已。」

 

說著,要讓紫目下船的漁港已經臨近。

萊特放慢了遊艇前進的速度,稍微轉向,好讓遊艇能停泊在漁港旁。只是,遊戲跟現實、模型遊艇跟真實的遊艇始終還是有差別的,遊艇最終停在距離岸邊約一米多的位置。

明白到一時半會他不可能好好的停船,萊特也不堅持。雖然覺得這問題有些多餘,但他還是開口了:「能過去嗎?」

「有點在勉強,不過還行。」紫目猶豫了一下後緩緩的跳過,隨後再次瞪著他看。

 

打量了下嘴說勉強還是輕易的跳到岸上的紫目,萊特再度發動引擎。

遠處困在升降機的人好不容易脫困以後便開始追問情況,而另一處碼頭因為紫目在推斷的時間還未出現已經開始出現疑問,留在外島的小弟則肯定紫目已經上船表示可能是紫目身體狀況不佳的關係導致木筏速度有所減緩。

清晰的把握幫派的行動,明白到他們還沒有懷疑紫目改變了路線,卻已經開始起疑,萊特看向那雙紫紅色的眼瞳緩緩道:「路上小心。」

 

紫目行了個禮,轉身走上歸途。

在其轉身的同時,萊特也調船離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