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支線-死神之影:祕密行動(正文)

Leave a comment

處理完凱薩交代的任務後,萊特決定回某人為他準備的空間。

 

依舊不需要任何密碼,大門在他靠近的時候自動的敞開。

頂著漆黑的環境,萊特毫無障礙的走到收藏裝備的櫃子前,脫下外套,再把已經染血的左手手套隨手丟到附近的垃圾桶。

簡單的沖洗過後,再度穿上緋影的褲子的萊特擦著頭髮,開了燈,走到藥品櫃。

隨意的用酒精棉消毒,在又開始滲血的傷口塗上一層厚厚的藥膏後,仔細的把手包扎起來。

把廢棄品都丟掉後,萊特先是為軍用短刀做了護理,才到另一個櫃子取出壓縮食品。咬著乾巴巴的壓縮軍糧,給自己沖了杯牛奶。

 

對於這個空間,萊特並沒有去探究。

一來是當初的情況根本不容他多想,二來他沒想過自己會主動回來這個地方。

然而,在目睹米莎姐試圖了卻自己的生命以後,他不知為何想起了這個地方,直覺更告訴他這個地方一直等候著他的回來。

一如所料,這個空間一直在為他的歸來做準備。

藥物、食品、水電不說,就連裝備都也都換成了他如今使用的款式。

那人,早就知道他會回來……早就預料到,終有一天,他會憑藉著自己的意願,回到這個地方,這個造就緋影的地方。

 

坐在電腦前,早已料到某人會把他的系統移植至此的萊特連眉頭都沒皺,熟練的登入了系統。

先是叫出之前針對占星館而設的搜索程序,修改了下關鍵詞。接著調出某處漁港的監視畫面,調查近期漁港的人員跟車輛出入。

畫面持續的快轉,萊特卻還能花費心神在另一個屏幕上查看漁港的地形環境跟地下的結構,用以推測可能的出入口或潛入點。

 

好幾個小時過去,萊特一無所獲。

縱然知道目標工廠的位置,可是他卻找不到關鍵的平面圖。就連該附近的範圍也只能靠漁港自身的監視器勉強窺探一二。

看來終究還是要親自跑一趟……

 

把工廠附近的地下構圖輸入三維重建程序以後,萊特抓了些電子零件,動手製作小型的干擾器和傳送裝置。

完成了手上的作業,萊特轉身又是給自己找來了新一批零件。

雖然避免不了要直接到漁港一趟,可是這仍不代表需要他闖入占星館的地盤。

他的任務只是查探工廠在製造什麼,這代表只要工廠內部有他的眼睛、耳朵便足夠達到這一個目的。掂量下手上的微型攝像頭跟麥克風,萊特心中有了打算。

 

大半天過去,萊特看著工作台上幾隻掌心大的仿昆蟲機械人,思緒不由得回到當年在米莎姐那度過的日子。

沒日沒夜的埋首在積木堆中,不斷的改進優化心中的思路,萊特經過一次次的嘗試與失敗後成功做出一個又一個的成品。

時光流逝,如今在他面前的成品比當初的不知要精巧多少,可是他隱約可以從中看到往日的影子。

 

片刻,萊特抬頭瞄了眼電腦的重建進度,衡量了一下身體狀態,最終選擇了去休息。

哪怕「萊特」的臉色已經差到會讓姐姐生氣,他還是有自信「緋影」不會單是這樣就受影響。這一點,他在這個空間有過充足的體會。

只是,與其進一步消耗精力,恢復下以便應付接下來的任務似乎更為適合。

 

穿回上衣,萊特走進一間空置的房間,捲縮在角落睡起覺來。方才擦頭髮用的毛巾就這樣被他當被子用了。

這空間該有的都有,生活必需品、武器裝備、電腦電子器材,唯獨沒有像樣的休息地方。

對於這一點,萊特倒是沒有特別的在意。從小就常在紅燈籠區的空置房間過夜的他,對於現在身處的房間可謂是相當滿意的。安靜、恆溫,最重要的是他不需要擔心會有人闖入,唔……某人除外。

可總的來說,在這個空間,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安心休息。

 

約莫四個小時後,久久沒有睡眠的萊特已經清醒過來。

回到電腦前,工廠附近的地下架構已經構建完畢。萊特仔細琢磨著其中細節,開始訂定入侵路線。

到了晚上十點多,萊特吃了點乾糧,喝了用奶粉沖泡的熱奶,便再度套上緋影的圍巾跟外套。

對著鏡子隨意的挑染一下頭髮,萊特帶齊了裝備,往漁港出發。

 

到達漁港,萊特一邊注意著監視器,一邊循著既定的路線往廢棄工廠前進。

臨近工廠,萊特放慢了腳步。藏身在陰影處,通過望遠鏡確認著監視器的位置,修正腦海中的有效監視範圍,再換個位置重複同樣的步驟。

圍繞工廠一圈後,萊特已經找到了最適合的路線,也確定工廠四周並沒有守衛的存在。

收起望遠鏡,最後檢查了一次器材後,萊特在監視器的角度轉離他所在位置的瞬間,往工廠衝刺。

 

奔跑的中途,萊特多次左右變向以便避開監視器轉動的視角。

藉著勢頭,萊特往外壁某處突出位用力一蹬,成功攀住了一處屋簷,雙臂一施力,無聲的落在屋簷上。

從外套口袋拿出傳送器 ,瞬速的將其接在屋簷邊的監視器上後,萊特回身躍上屋頂。把身影藏在屋頂死角,他抽出平板接收傳送回來的監視畫面。

 

畫面上,身穿白袍的人員來回的走動。除此以外,每層還有幾名全副武裝的傭兵在巡視。

默默的數著,很快的萊特便得出各層的傭兵人數——五、五、十。

觀察著他們行動模式的同時,萊特成功通過監視系統調出地下實驗室的平面圖。可惜的是,監視畫面沒有覆蓋任何製造或者實驗房間,而且數據庫明顯與監視系統劃分開來。

冷靜的分析剛到手的平面圖,腦海裡慢慢的將其與稍早前重建的地下結構縫合起來。直到此時,萊特依舊沒有放棄不親自闖入這選項。

 

幾隻仿昆蟲飛行器從萊特手中往幾個方向飛去,它們的目標是連接地下實驗室的通風口等人類無法通過的管道。

在萊特的操作下,掌心大的飛行器穿過彎彎曲曲的管道順利抵達地下實驗室的深度,慢慢的前往監視系統沒有覆蓋的房間。

三個通風口,整個實驗室被萊特一覽無遺。讓三架飛行器停泊在通風口處記錄製造畫面,萊特控制著體積最小的那架潛入實驗室,靠近閒置著的電腦。

把飛行器連接到電腦背後的卡槽,片刻,手機傳來的震動表明已經成功駭入實驗數據的系統。

快速的掃視下系統結構後,萊特發現系統隱藏著好幾個入侵警保系統。幸虧他現在用的是實驗室的電腦,所以系統誤以為是研究員登入才沒有被觸動。

 

暗自興幸著自己沒有親自入侵機房,萊特動手複製最新的實驗數據。

電腦的使用權限並不足以複製整個數據庫,而萊特也不打算多費時間去繞過那幾個警保系統。

進度條不緊不慢的跑動,萊特把握著機會瀏覽其他資料。

看著龐大的數據庫,萊特只覺得不能全複製實在太浪費,可是衡量過後他終究放棄了。

現在不是該做這事的時候。

 

眼看資料已經複製完畢,萊特清除入侵痕跡,召回飛行器,離開了漁港。

隨便租用了一間網咖房間,萊特稍微整理了一下到手的資料,把資料都存到隨身盤裡面便往Humility走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