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個人任務-天國殘渣

Leave a comment

隨著時間的過去,屏幕上逐漸出現有關“天國之門”的訊息。

掃過一條條的訊息,萊特心底的疑惑越來越重。

對比起白式、魔吻和M等話題性十足的藥物,這天國之門的訊息明顯的貧乏。偏偏這樣的藥物卻引得哈桑指名要回收……

還是說,正是因為這樣才會被指名呢?

 

把收集回來的資料都存起來,任由程式繼續尋找相關訊息,萊特自己則動手追尋剩下的天國之門殘貨。

先是將那幾名樂團青年的個人資料調出來再重新查看一番——課業沒有落後、性格沒有突變、財政上也沒有特別出格的項目,簡單來說就是還是無法把那些人和毒品連上。

可事實上,他的確在那些人的隨身物發現了天國之門的存在。

 

「唉……」

隨手把外套放在椅背,離開了電腦桌,萊特走到淋浴間。

冷水自頭頂流下,身上的衣物因為濕透的關係變得沉重。左手撐著墻壁低頭看著水流,再看著淡淡的紅色自墻壁滑落,融入地板上的水,慢慢的被沖淡流走……

「我到底……在做些什麼。」說著,萊特不由得又歎了一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那詭秘的身影給刺激到,還是事後的混沌狀態影響了他的心理狀況,如今的他只覺得很累。

拆開左手上的繃帶,看著還未完全結痂的傷口,地下水道的一幕再次在腦海浮現。

「姐姐 ,不知道怎樣了……」清理著傷口,萊特自事件發生後第一次擔心起姐姐們的情況來。

 

再次坐到電腦前,萊特收拾了心情,順著樂團幾位的瀏覽記錄駭進了其高中的內聯網。

既然幾人記錄上沒有明顯的異動,那從機率上看來最可能接觸到天國之門的地方就是學校了。

從內聯網找到全師生資料,從中篩選出有嫌疑的人物,逐一查看其財務、通訊等記錄。

 

忽然,提示聲響起,萊特抬頭看向斜上方的屏幕,隨即眉頭一皺。切換了屏幕內容,把視窗調到眼前。

那是一個暗網聊天室,其成員大多是跟幽靈酒鋪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殺手,而引得萊特皺眉的是其中被標註了的聊天內容。

根據裡面的對話,似乎最近不止一人在返回藏身處的時候遭到神秘身影襲擊。對於神秘人物的身手,雖然多少有點出入,可是對其外觀則統一的是身穿斗篷、頭戴金色藤蔓白色面具的女性。

若果不是親身經歷了同樣的事,萊特恐怕不會相信這怎麼看都是都市傳說的事情吧。

然而,看著這對話記錄,比起思索其中靈異的成分,萊特更多的是鬆了一口氣。如此看來,那詭秘的身影確實不是某人的計劃之一。

話雖如此,那人完全沒有出現也是挺奇怪的……

 

放棄繼續思考某人的行動,萊特繼續尋找著樂團成員手上天國之門的來源,最終把貨源鎖定在一名代課老師跟一個有著風紀職稱的高年級學生身上。

順著兩人的通訊記錄,萊特找到了給兩人提供貨物的接頭人。再從那人往上一路追溯,總算找到了疑似是中層的管理者。

只是,追尋到這,線索便似乎斷了一般,怎麼也無法從網絡上找到蛛絲馬跡。

而且不知為何,從萊特開始監視以來,這些人全都沒有動作,以至於他完全無法找到天國之門殘貨的儲存點。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好一陣子。

直到近一個月後的下午,萊特的監視網被觸發為止。

 

感受到手錶傳來的震動,萊特心道:總算行動了嗎?

沒有急著行動,萊特繼續感受著四周的氣息。片刻,在鎖定了斜後方某方位的同時把手中的飛刀甩出。

抬手把眼罩扯下後把左邊的耳塞也摘下,就在萊特用另一隻把手機從褲袋拿出來時,一聲沉悶的碰撞聲自身後傳來,意味著萊特成功擊中了目標。

對此完全不關心的萊特邊把另一邊的耳塞也拿下,邊查看是什麼觸發了他的監視網。

 

黑暗中,手機屏幕的光芒讓萊特的雙眼稍微瞇了起來。

掃著手機,萊特把眼罩跟耳塞都放回櫃子裡面,順便把身上訓練用的裝束卸下來。

根據屏幕上的情報,是有人下令轉移剩下的天國之門的儲存地點。這命令是從一個匿名的郵件直接發送到那個中層那的,如今則被持續監視著那人的萊特給攔截了。

隨手的把替換的衣物放在肩上,萊特步向廚房,手上通過手機修改著命令內容再把訊息發到那中層的郵箱去。

 

給自己沖泡了一杯牛奶,看著那中層的回應,萊特檢查了一遍內容後才把訊息發到那匿名郵箱去。

喝著牛奶,萊特坐到電腦前,嘗試探查那匿名郵箱所屬,並且繼續攔截雙方的通訊內容。

雖然他利用了網絡傳輸架構的盲點進行竊聽跟修改對話,可是為免兩人曾經協議什麼暗號,萊特盡可能的維持對話的原樣,只稍稍把運送地點的迷你倉號碼作出變更。

 

交代完轉移的細節,雙方的對話就這樣停止了。

可是萊特的準備工作可還未完。首先,他必須先篡改迷你倉的記錄,再親自跑迷你倉一趟以取得他指定的倉庫的鑰匙。

處理完存貨地點,萊特還必須趕在時間前到達某百貨公司,駭進監視系統以後,將某寄物櫃裡面的鑰匙替換掉。

就在萊特剛離開寄物櫃的區域並把該處的監視系統恢復時,那中層正好與萊特擦身而過。

 

透過手機上的監視畫面觀察那人的行動,又一次往迷你倉位置前進的萊特盤算著該如何善後。

無論如何,下手的時機都是在其完成搬運後。在時間有點倉促的現在,其實直接把人殺掉或者偽裝成是意外是最容易的,可是要說最好的處置方式似乎是讓那人憑空消失。

只是,要怎樣才能讓人憑空消失,或者短時期內不讓人找到這件事,他不怎麼擅長就是。

可為了讓其背後的人或勢力無法排除貨物是被那中層私吞後潛逃這一可能性,從而多少爭取些時間,他卻不得不那樣做。

他不知道天國之門的殘貨有多少,也不知道哈桑指名要回收這東西是何意,但不管是何種原因,給己方多些時間跟選項的餘地總是好的。

 

到達位置有點偏遠的迷你倉,依舊在思考後續的萊特坐到樹上藏身在樹葉間,留意著目標的行動之餘開始查找附近有什麼可利用的地方。

這如何讓屍體不被發現這課題,某人就曾經給他灌輸過不少,而且每次都是在他難得可以補充營養的時候用著討論烹調的語調巨細無遺的描述每個細節……

忽略胃部似乎在抽搐,萊特只是想,方法不是沒有,無奈那些方法都不是在這個地方能就地用上的方法。

 

苦惱著,萊特落到地上。

眼看著目標還要好段時間才能來到此地,萊特走到迷你倉裡面。根據迷你倉的來訪記錄,挑選了些到訪不太頻密的倉庫進行視察,不一會,萊特便挑了一個大型的行李箱把裡面的東西都掏出來放好,再把行李箱藏在一個角落。

既然無法把人就地處理,那樣的話就只能帶走了。

 

幾個小時過去,一輛小型貨車總算出現在重新回到樹上的萊特的視線裡。

只見那人雖然一面警惕的樣子巡視了附近一圈,卻怎麼也沒想到有人藏在不遠處的樹上。

於是,那人就在萊特全程近距離目擊的情況下一箱箱的搬運著天國之門的殘貨。

也不知道是為了低調還是沒有能信任的人,老實說,萊特對於對方真的只來了一人這點多少有點詫異。縱然這詫異當中帶有更多的興幸。

待那人搬運完畢,正在關上車門時,被萊特的飛刀射中心臟,慘叫一聲倒地。

感受了一下周遭的情況,沒察覺到異樣的萊特這才落地,從角落拉出行李箱,從那人的懷中找到倉庫的鑰匙跟通訊器材後把人給裝了進去。

 

剩下的就是把這人給處理掉,再把鑰匙交代管理員就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