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第十章

Leave a comment

 下午十二時五十分

Penn State University Park Campus講座會場

 

「輝今天怎麼了?」在講台前坐下,梓瑤終於把話問出口。

透過通訊器確認完其他人的位置,我邊把筆記本打開邊回答:「早上開始就這樣。」

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酒店外待命的人會知道昨晚的對話,結果早上一打開車門光一就迎面來了一句“喲,兩位今天一如既往的恩愛呢!”。

這一說,本來就還沒緩過來的輝馬上就爆發了…

被我喝止以後他先是一面不滿的瞪了我一眼,隨後便開始跟我保持距離。

 

先是在箱型車裏面盡可能的把自己縮在角落。

進入早上研討會會場時故意越過我坐在梓瑤的另一邊。

記得當時梓瑤已經一面疑惑的想要對我發問,可由於研討會已經開始了,她也只好先把問題擱置。

後來在飯堂遠看Professor Carson與一桌生物科技的學生吃飯的時候,他也選擇坐在我斜對面的位置。

簡而言之,雖然輝和我一起行動,卻故意遠離我身旁的位置。

現在甚至坐到我跟梓瑤的後面一排去。

 

聽到我的話後,梓瑤轉過身去試探式的問道:「你…還好吧?」

「不好。」

「昨天…」

「昨天我什麼都沒聽到。」

「由他吧。」聽到後面越來越沉不住氣的語調,我開口制止了正準備開口的梓瑤。

「這樣好嗎?」

「講座已經要開始了不是嗎?」反正只要他還保持警惕,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就可以。

「嗯…」一面不情願的,她還是重新坐好。

 

台上,伴隨著熱烈的掌聲,Professor Carson在說完今天的題目――「複製人與倫理問題」後馬上聲明不會從宗教的角度作討論,而是單純從社會上的倫理道德角度出發。

想當然的,這說法造成會場很大的迴響。

疑惑著,我轉頭向梓瑤發問:「這樣事先聲明有用嗎?」

就在這時,剛在最左側位置坐下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雖然燈光關係再加上只是側面不能確定,但那應該是Blade Runner一員。

 

針對我的問題,梓瑤略帶苦笑的回應:「或許有一點吧,但最後還是很多人會問就是了。」

點了點頭,我重新看回台上。

看著台上的人正面帶微笑的待會場靜下來,我伸手在通訊器上輸入了“SU0900CO”[i]這一訊息。

未幾便收到回覆“+SC1”[ii]

料到需要點時間才會有下一條訊息,我把通訊器收回口袋裏,抬頭繼續扮演聽眾的角色。

 

只見重新拿起咪的Professor Carson在提出了生殖性克隆和治療性克隆的分別後,便道:「對於治療性克隆我想大家並不陌生,因為其代表幹細胞治療就被認為是醫療科技的一大躍進。那對於同為克隆技術的生殖性克隆為什麼會導致抨擊不斷呢?我想很大程度是受到小說或電影的影響。」

不顧台下出現不少反對的聲音,他繼續說:「為了引起大眾的共鳴,作家和編劇總是會適當的誇大事實甚至描述他所能想象最極端的情況。其結果之一就是讓人直接聯想到克隆人的人權問題。」

語畢,台下的騷動馬上停止。而在這寧靜當中,我耳邊傳來了一陣電子音:「3NC?」[iii](注:此處讀音“Three-November-Charlie-Question”。)

此時,我不禁興幸輝不坐在同一排。為免梓瑤起疑心,我實在不方便一再把通訊器拿出來,偏偏行動必須由領班或副領班直接下令。

裝著是受氣氛影響改變了姿勢,我右手托頭,左手兩指輕輕的在桌上搭了兩下,隨即便傳來「!」[iv]的電子音。(注:同上,此處讀音為“Exclamation”。)

 

對於台下的反應,Professor Carson看似滿意的笑了:「看來大家都對這問題非常的關心。」

頓了下,他正色道:「如果是以生殖性克隆技術單單是為了產生器官工廠為前提的話,很抱歉,我相信這問題是沒有所謂的正解的。」

沒有理會台下的反應,他只是接著提出了《姊姊的守護者》這本書作為例子。

「為了一個能救活孩子的希望,父母用基因技術製造了一個基因上完美配對的小孩。身為局外人,聽到這做法肯定覺得不忿——怎麼可以為了一個孩子犧牲另一個孩子。可是代入母親的角色的話,還可以立馬這麼說嗎?生死關頭,為了摯愛的生命,人類真的能夠找到完美的答案嗎?」

順著Professor Carson不滿的視線往後方看去,正好看到步入會場的保安員們。

直到其中兩名保安員分別站到講台前的兩端,他才再次開口:「大家可能覺得我在逃避回答問題,可是我希望大家了解一件事――在器官工廠這前提下,我無法給大家一個滿意的回答,然而器官工廠從來不是生殖性克隆唯一一個可能性。」

 

說完,簡報便切換到下一頁。

只見熒幕上寫著――據統計,平均每六對夫婦中就有一對無法順利自然懷孕。

「雖然其中大部分夫婦在尋求醫學幫助以後成功有了自己的孩子,然而那些沒有精子或卵子的不孕者,最終還是只能接受捐贈甚至收養孩子。」喝了一口水,他繼續道:「無論是何種選擇,對於真心想要擁有自己的孩子的夫婦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而生殖性克隆無疑是讓這些夫婦可以擁有與自己基因相連的子嗣唯一的辦法。」

 

看著台上的人利用不同的數據,乃至第三者的經歷去述說生殖性克隆的可能性。

再想到待會可能出現的爭論,我不禁想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他也是奢求著有一天能夠藉助這技術擁有自己的孩子的人呢?

翻看資料的時候看到他的病歷,不得不說我有點意外。

對於站在浪尖的人來說,同情牌永遠是一道效果不俗的免死金牌。

可是Professor Carson口中永遠都只是“世上有人需要這技術”而已。

其結果,就是他不斷被稱為偽善者,說他假借幫人的名義做人體實驗以滿足自己。

 

到了問答環節,台下的反應一如預料的熱烈,反觀台上被質問的對象卻是冷靜非常。

對於技術的安全性等問題,他指出任何的醫療方法都存在著風險,人們不該把其潛在的風險無限的放大,而忽略它的可能性。相反,正確的做法是衡量天秤兩邊的重量,找出平衡點。

當被質問在技術不成熟的時候為表示同意的不孕者身上實驗是否符合道德,他也有條理的把問題分成兩部分。

他先是表示他相信以現在的醫療體制,一旦生殖性克隆被認可了,那麼有關部門會制定完整的守則、規條,在這基礎以上,此技術也該與實驗性階段的藥物或醫療方法有著同樣的地位。

另外,明白有人會覺得受影響最深的孩子也該有發言權,因為不成熟的技術可能導致孩子有基因上的缺憾。他表示在這層面上,其實與雙方父母擁有遺傳性疾病的情況下決定冒險把小孩生下來差別不大,所以不該因此排斥此項技術。

而對於涉及到宗教的觀點的言論,他一貫笑著回應:「謝謝你的提問,但是正如我一開始說的,今天是學術上的討論,所以我不會針對宗教上的觀點作出任何的回應。謝謝。」

即使如此,台下還是不斷有人提出宗教相關的問題。

 

對於台上台下的攻防戰,我只能說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喜歡爭辯這個問題。

不是不理解雙方的論點,也不是不明白雙方的顧慮和考量。

只是,真的是值得去這樣爭論的事情嗎?

 

整個講座的過程,想是由於保安的存在,那三名Blade Runner的成員除了偶爾大喊口號外並沒有造成過大的騷動。

而事後我也得到報告說在仔細問話過後,三人都被護送著離開了校園。

雖然不能保證沒有其他的成員在學校範圍或證明該組織其實並不是失蹤事件的幕後主使者,但至少從結果來說,這次的講座最令人困擾的就是發問的人太多而講者太熱心。

為了盡可能回答所有提問,最後我們一行人幾乎是用跑的趕往下午的研討會會場。

同樣的題目,唯一不同的就是主題不再針對醫療技術,而是農業發展。

 

早年由於人口快速膨脹,人們開始思考食糧的問題。

最後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改良品種、提高產量。

世界各地都開始投入相關的研究,其中最為矚目的要數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通過選用兩種在遺傳上的優良性能夠互補的水稻品種,生產出具有雜種優勢的雜交水稻。

後來除了能夠替農作物加入抗蟲、抗凍的基因外,含有不同維生素的稻米也相繼問世。

然而,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人們已經不用再是透過把兩種品種交合來產生新品種,而是直接對一個品種的基因進行操作,直接把弱勢去掉或者把優勢補進去。

這技術被稱為轉基因技術,也是今天研討會的主要關注事項。

 

有份發言的講者,有的從風險角度分析轉基因作物,有的提出了新的檢測控制轉基因作物及其食品安全性的方法,還有的說把技術應用到動物身上的可能性。

就在我的腦袋開始被糧食品質、容許量與攙雜率等專業名詞佔據的時候,耳邊響起了光一朝氣十足的聲音:「早,我跟James已經就位了,也就是說你們再不久就可以解放了,恭喜恭喜。」

瞄到梓瑤旁邊的輝打了個呵欠以後在其手錶上搭了兩下,明白到他已經代為作出回應,我便再次把注意力集中起來,順便聽著最後一名講者的結論。

 

研討會過後,與在人群中Professor Carson示意了一聲,我們三個便離開了會議室。

一路上,輝快步走在前面,我和梓瑤並排走在後面,誰都沒有開口。

直到熱狗已經吃掉一半,輝才終於沉不住氣喊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我不說話就沒有人說話了嗎?」

看著突然跳到面前的輝,梓瑤眨了眨眼睛,然後掩嘴笑了起來。

而我,只是對他採取無視的態度。

就在輝的不滿情緒快要突破極限時,梓瑤一面笑意:「這裏的熱狗真的很好吃呢,謝謝你帶我來。」

被這麼認真的道謝,輝頓時洩了氣般坐了下來:「唉…你喜歡就好。」然後整個人趴在桌上緩緩的把剩下的熱狗送入口中。

 

面對著前後變化如此大的輝,梓瑤有點無措的看著我。

把最後一口熱狗吃掉我拍了拍手,對她說:「讓他發洩完就好了。」

聽到我的話,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狠狠的瞪著我:「你這什麼意思,是說我在鬧彆扭嗎?」

「不是嗎?」

坐直了身子,指著我們,輝大聲的說:「你還說。你們一個若無其事的丟炸彈,一個視炸彈為無物。我這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好不好!」

「不就些謠言而已。」

「你…」

「再說,我不記得有對你造成什麼影響。」

「我…」

「你當初手機不也是大堆女生的聯絡方法嗎?」

 

「就是啊,說不定那傳聞只是剛好在我身邊的人在說而已。對啦,要喝點什麼嗎?我去買。」

看著突然插話又徑自走到攤檔買飲料的梓瑤,輝有點無力的說:「她這是逃了吧。明明是她帶起的話題…」

隨後,他歎了一口氣,語氣也恢復正常了:「你啊,難得有空了,就跟人家多聊聊啊。」

「…氣消了?」

「沒有!」白了我一眼,他繼續說:「只是,難得我們三個聚首一堂,被我這樣浪費掉也不好。這賬我會好好記著的。」

 

待梓瑤手捧著三大杯可樂回來後,我們也才真正的聊起天來。

時隔四年多,我們三個再次坐在一起,卻是認識以來第一次真正的閒聊。

對話的內容沒有涉及當初的生活,而是大家的近況。

比如說下年三月梓瑤準備到德國一家大學做交換生,輝順著說自己要去德國的聖誕市場,我也解說了這個學期的實驗等等等等的。

 

到了晚上九點多,我便提議送梓瑤回酒店休息。

一踏入酒店大堂,就有人在角落的沙發上朝我們招手。

疑惑著為什麼Professor Carson會在這裡,我們還是走了過去。

「今天有沒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待我們都坐下以後,他便開口向我問道。

由於他不止一次主動問起我是否有問題,所以我也習慣了。

稍稍思量一下,我開口說:「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對這個問題如此感興趣。」

沒有明確說出主體,但在場的人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

只見Professor Carson一副奇怪的樣子反問我:「你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沒有。」然後補充道:「這樣的討論有點無謂。」

 

意外的傳來梓瑤反駁的聲音:「怎麼會是無謂呢?」

「別急,先聽他解釋吧。」Professor Carson連忙安撫道。

隱約感到梓瑤有點怒氣,對此不解的我選擇應要求緩緩的把所謂的解釋說出口:「禁止科技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因爲它不是憑空冒出來,而是由於時候到了自然就發展出來。」

「你的意思是世上並沒有壞的或者說不該發展的科技?」

沒有忽略Professor Carson眼底一閃而過的喜悅,也對他的用詞覺得奇怪,我裝著思考般抿了抿嘴才回答他的問題:「科技本身是沒有好壞之分的。所謂的好壞是在乎人怎樣去利用,甚至是從何角度去看待這科技。」

 

「明知道某項技術稍有差錯就會對人類或者世界造成不良的影響還不該禁止嗎?」

對上梓瑤滿是怒火的雙眼,我回應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更不應該禁止了,已經發展的科技不會因為被禁止就消失。與其把異己趕盡殺絕,倒不如建立一個健全的環境,讓這科技循著自己的步伐去發展。」

「喔?此話怎講。」

面對著興致勃勃的Professor Carson,我微微點了下頭:「一如我剛剛說的,科技的好壞在乎人的角度。有人用於一個用途自然也會有人覺得應該用於另一個用途。就像有人運用知識去弄生化武器,有人致力於製造疫苗一樣。」

整理了一下思路,我繼續說:「如果社會公開的認為某一科技是不應該存在或發展的,那麼認為它是必須的人就只好暗地裡進行研究。由於是暗地裡的作業,自然檢測和防範都是不可能的。在這方面看來,我覺得用法律來束縛科技的發展只會適得其反。不管怎樣想,能夠防患於未然什麽時候都是最好的。」

 

這以後Professor Carson就沒有再開口,只是一面滿意的看著不知為何“爭辯”起來的我和梓瑤。

對於從一開始就說覺得這類的辯論很無謂的我來說,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要跟她進行這樣的對話。

可是,當事人不斷質問,旁邊兩人一個無形的鼓勵著我們,一個充當稱職的佈景板,我也只能好好的回應。

直到最後,她放棄般衝我說道:「我說什麼也沒用啊,你根本就是特地說反例去。」

對於這指控感到無奈的我淡淡的說:「不,我沒有偏幫任何一個論點,只是跟你說凡事有兩面而已。」

 

待目送被Professor Carson安撫著的梓瑤走進電梯,我跟輝也離開了酒店。

與在活動筋骨的輝並排走著,我開始回想這兩天的對話。

其中一句話經常浮現在我腦海――“我一直都認為要提升其他人對科學的關注就要從他們身邊的事物入手。”

現在想來,為什麼是提升關注而不是提升興趣呢?

而且,這跟他一直不拿自身做例子有關嗎?

要提升的是對科學的關注,而不是對他個人的關注…

「怎麼了?」一邊做著手臂的舒展動作,輝側頭問我。

不,是我多想了吧?

本來提升關注和提升興趣的差別就不大,至於不讓人知道自己的病歷也是很正常的行為。

搖了搖頭,我開口道:「沒什麼。




[i] Suspected Unit 9 O’clock. CheckOut,意即“在我九點鐘方向發現可疑人物,馬上查證”。

[ii] Positive. Surveillance Camera On,意即“確定是要提防的人物。馬上通過監視確認情況”。

[iii] 3 Number Checked. (Action)?,意即“確認三名需提放人物。是否行動?”。

[iv] (Go)! ,意即“行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