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ssin】前傳-名為編程的遊戲

Leave a comment

這天一早,捲在空置房間一角睡覺的萊特就被悄悄進門的姐姐叫醒了。

雖然沒幾天就換個地方暫待,但每次換地方,萊特都會把新的地點告訴姐姐,不然也會留下記號好讓姐姐能找到自己。

 

揉著眼睛,萊特迷迷糊糊的坐起身來:「姐姐今天怎麼來了?」

前天見面的時候明明說過好一陣子不方便見面的啊。

伸手輕輕捏著萊特的面頰,姐姐笑道:「萊特,昨天又很晚睡覺了吧。」

「嗚,沒、沒有很晚啊。」

「呵呵,沒有很晚,就是說還是晚吧。」姐姐笑得溫柔,手上暗暗加強了力度。半刻,滿意的看著萊特扁嘴的模樣,姐姐終於放手,拍了拍他的頭:「好啦,收拾下,帶你去個地方。」

 

聽到姐姐的話,扁著嘴的萊特摸了摸泛紅的面頰,開始收拾東西。

薄毯子,外套,麵包,故事書……牛奶收拾完喝先放一旁。

「來,替換的衣服。」

「……謝謝。」從姐姐手上接過小小的包裹,萊特把它也塞進背包裡面。

 

本來隨身物品的不多,萊特很快就收拾好完背起背來。

剛把裝有換洗衣物的袋子抱在懷裡,姐姐就把袋子要了過去,同時把插好飲管的牛奶遞給了萊特。

看到牛奶,萊特雙眼發亮,笑得開心,什麼不滿都飛不見了:「謝謝!」

拍拍萊特的頭,姐姐笑道:「來,走吧。」

 

捧著牛奶,一步一步的跟在姐姐旁邊。

隨著姐姐在巷道間穿插,自問對紅燈籠區上上下下都了解個大概的萊特卻看不出來姐姐要帶他去哪,因為……這巷道的盡頭是死路啊。

 

手中已經沒有牛奶的萊特,偏著頭,乖巧安靜的看著姐姐轉身檢查有沒有人跟蹤,附近有沒有人,再看著姐姐抬手把一個圓形的蓋子挪開。

「萊特你先下去吧,不怕吧?」

搖搖頭,萊特鑽了下去,開始觀察四周,甚至蹲在水道旁看著水位有點低的「河流」,只是這河的味道怎麼怪怪的?從來不知道地下還有如此空間的萊特覺得很新奇。

很快的,這地下世界變得漆黑——姐姐把蓋子蓋上了。

 

聽到姐姐已經下來,萊特走到姐姐旁,拉了拉姐姐的衣角。

「嗯?怎麼了?」

聽到姐姐說話,明白是可以說話的場合,萊特問道:「姐姐,這裡是什麼地方?那個是河流吧?書上有寫。」

伸手拉著萊特的手,姐姐開始順著水道的上游走去:「這是地下水道。那個不是河流。平時下雨的時候,雨水就是通過屋頂的排水管跟地上的水孔流到這下水道,再通往真正的河流,再去大海。」

「所以跟著走就可以去大海了?」

「是啊。」黑暗中,姐姐停頓了一下,又開口:「萊特想去嗎?」

想也不想,萊特搖頭了:「萊特要陪著姐姐。」

 

頭頂傳來一陣溫暖,可是萊特皺起了小小的眉頭。

不知為何,他覺得姐姐心情有點低落。他說錯什麼了嗎?

「……姐姐?」

「嗯?啊,沒事沒事,我們到咯。」話畢,姐姐就鬆開了手。

 

姐姐沒說動,萊特就站在原地,小腦袋到處轉。

可惜黑暗中,除了流水聲,他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也不曉得姐姐擺弄了什麼,萊特猛然往上方一看。那裡,有什麼在看著自己?

 

咔嗒!

 

目不能視的情況下,微弱的解鎖聲使萊特瞬間收回視線。

就在他還在疑惑的時候,身前的姐姐開口了:「對啦,萊特外套有帶著嗎?」

「有。」萊特點點頭回應。

「有就好,裡面有點冷。來,進去吧。」

 

一陣炫目的強光伴隨著冷氣襲來,萊特反射性的瞇起眼睛。

待他把眼睛睜開,發現姐姐已經踏進了那透著冷氣,而且發出隆隆聲的空間裡面,萊特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看著在他身後自己緩緩閉上的鐵門,萊特此刻想的是:地下水道原來是這麼神奇的地方,以後多來看看好了。

 

突然姐姐驚訝的聲音讓萊特嚇了一跳:「呀呀呀!不是讓你好好的穿衣服了嗎?怎麼還是這個樣子的。」

怎、怎麼了?

快速的來到聲音傳來的位置,只見姐姐正在跟一個沒見過的姐姐對峙。

「呀!萊特快轉身不准看!」

有姐姐的話,萊特自是馬上止住腳步,轉身去了。

可是僅一瞬,萊特已經看清楚那名姐姐的模樣了——白晢的皮膚,配上白色的長髮,雙眼則是淡灰色的,身上還穿著薄薄的裙子……是妖精一般的姐姐。

 

「這裡是我的地方,我喜歡穿什麼就穿什麼。更何況,住在這裡的孩子還有什麼沒見過的 。」

身後傳來陌生的聲音,冰冰冷冷的卻非常好聽,聽著就是很符合不親近人類的妖精的聲音。

「萊特不是妓院的孩子!」

難得看姐姐這麼激動。不過她們到底在討論什麼呢?

「那就是私生子,還不一樣。都已經被丟到這了。」

「就跟你說不是!」

「啊啊,怎麼都好啦,來找我做什麼?」

 

「想讓你幫忙照顧萊特一陣子。」

一陣拉力,萊特再次正面面對著那妖精般的姐姐,還清晰的看到對方因為姐姐的話表現得一面不滿:「我拒絕。我沒時間陪小孩子玩耍。」

「不要這樣啦,米莎。看,我帶蛋糕給你了啊,是蜂蜜蛋糕啊。」

視線隨著姐姐手上的紙盒晃來晃去。原來那個是蛋糕啊。

 

看著紙盒一陣子,覺得突然靜下來很奇怪的萊特總算把視線移到那個叫米莎的姐姐上。

眼看著那姐姐抿著嘴,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萊特就想說他自己一個也沒關係的。

可是他還沒開口,米莎姐姐就皺著眉頭朝紙盒伸手了。

身後,姐姐把他推到米莎姐姐的身前,並把蛋糕放一旁:「那就拜託你了。萊特要乖乖聽話啊。」

萊特點點頭,內心很是疑惑。這次姐姐怎麼都沒有說她什麼時候來接他?

 

目送姐姐離開,還站在原地的萊特才開始觀察這空間。

這時候,他才發現這空間很神奇。

黑色的盒子一大堆,這些盒子上都有藍色的燈閃閃爍爍,連著一大堆電線,而且這些盒子都發出低沉的嗚嗚聲響。

除了這些盒子,米莎姐姐的旁邊還有很多電視。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一整面墻都是電視的呢。

可是這些電視很奇怪,有些黑色畫面上有著密密麻麻小小的字,有些則有奇怪的形狀在動,剩下的……嗯?那不是剛剛下來的那個巷道,還有紅燈籠街……

 

「看夠沒有?」冷冷的聲音響起,萊特看向米莎姐姐。

發現自己被瞪著的萊特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只能眨眨眼睛。

「你啞巴啊?」

呆呆的又眨了幾下眼睛後,萊特愣愣的搖搖頭。

「嘖,所以才說小鬼頭麻煩。」米莎姐姐丟下這句話,就轉身在旁邊的架子翻找了一下,然後一個黑色有點重量的本子就塞到他的懷裡。

意料之外的重量,讓萊特嚇了一跳,連忙把東西抱緊。

那邊廂,米莎姐姐又不知哪裡變出來一個罐子,再次冷冷的開口:「過來。」

 

說過來,其實這空間也沒多大,兩三步的距離,米莎姐姐搖了搖手上的罐子,然後就往地上噴。

一陣刺鼻的味道襲來,萊特不由得皺了皺眉,但還是乖乖的跟了過去。

不一會,地上就多了一個白色的圈圈。

在米莎姐姐眼神的催促下,萊特緩緩的移到圈子的中央。

「不准離開這個圈圈。離開了我就把你扔出去。無聊的話就玩那電腦,夠你玩幾個小時了。」

電腦?小小的腦袋冒出幾個問號。

見他沒反應,米莎姐姐拍了他的頭:「聽到沒有?」

扁嘴、摸頭,萊特點點頭表示聽到了。

 

揉著發痛的頭,萊特扁嘴看著坐到那整一面墻似的電視前的米莎姐姐。

悶悶不樂的在還散發著刺鼻味道的圈圈中央坐下來,萊特只想問姐姐為什麼要把他帶到這裡來……

 

噠噠噠……

 

自從米莎姐姐在電視墻前坐下以後,房間就充斥著這新奇且有節奏感的聲音。

好奇著聲音的來源,萊特的雙眼一直注視著某人的背影。

只是,看了又看,除了看出來背影的肩膀微微顫動外,就只有看到屏幕一排排的字隨著聲音快速的滾動著。

不斷閃爍著的屏幕,讓萊特皺起了眉頭。

眨了眨眼睛,好奇心正燃燒著的萊特不顧眼睛的不適,集中精神又看向了屏幕。

 

沒一會,萊特得了個結論——米莎姐姐英文好差。

 

有些單字怎麼看都很奇怪,有些單字則多了底線而且大小楷錯位,標點符號到處亂放不說,每一行最後都用奇怪的符號……

偏了偏頭,萊特靜靜的從背包拿出三文治,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視線不再落在屏幕上。

總覺得再看下去,他就要把姐姐教的文法都忘掉,這可不行。

 

想了想,萊特咬著三文治,從背包抽出故事書。

一頁一頁的翻著,但是萊特的心思完全不在故事上。

眼看著漂亮的插畫,腦海滿滿的卻是那結構奇怪文法也奇怪的文字。

對自己那麼在意那奇怪的文字模式感到疑惑,但萊特還是努力壓制著想要抬頭的衝動。

只是頭不抬,不代表就能阻止那些早就印在腦海裡面的畫面。

 

突然,啪的一聲,房間的亮度瞬間下降。

意料之外的變化,萊特猛地抬頭,正好看到銀白色的長髮消失在轉角處。

 

呆呆的看著米莎姐姐消失的方向。等了又等,也沒感覺那個方向有任何動靜。

萊特眼睛眨了眨,良久,得出了一個不可置信但除此以外沒有別的解讀方法的結論。那就是,他似乎是被米莎姐姐徹底的忘記了。

認知到這一事實的萊特,第一反應是低頭看著地上的白色圈圈……

 

不一會,有感再怎麼瞪圈圈也不會消失的萊特歎了一口氣,開始視察活動範圍內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轉移注意力的。

手上的故事書是不行了,姐姐說過燈沒開不能看書。

有點不滿的把故事書收起來,然後視線終於落在被他丟在一旁,被稱作「電腦」的東西上。

 

把那厚重的黑色本子捧起來,上下左右的查看,看著裂縫沒成功打開來便乾脆用力搖了搖。

偏頭看著這根本看不出來個所以然的東西,萊特甚至開始懷疑米莎姐姐說的「無聊可以玩這個」是不是只是在忽悠他。

然而,轉念之間,萊特就把這想法否卻了。否卻的理由很簡單,姐姐認識的人不會是壞人。

於是,萊特調整了下姿勢,好讓屏幕的光線能更好的照在手上的東西上。

 

又是擺弄了一陣子,好不容易的,在按下邊沿某按鈕再用力一掰,那東西終於打開了。

電視?

看著還未開啟的屏幕,萊特第一反應這東西是電視。

眨了眨眼睛,把東西放在地上,再疑惑的看著鍵盤的位置,然後抬手就往鍵盤按下去。

沒反應。

再按。

還是沒反應。

胡亂的按。

還是沒反應……可是,這聲音……

 

手上的動作停下,萊特回憶著稍早前印在腦海的字詞段落。接著,便根據面前按鈕上的標示依樣葫蘆的敲打。

很快的萊特心底的疑惑就得到了證實。

聲音雖然有差,但米莎姐姐剛剛在用的應該就是類似的東西吧,也就是說,這東西可以在電視上寫字。

可是問題是……這電視要怎樣開啟呢?

 

把被米莎姐姐稱作電腦的電視開啟並沒有花費過多的時間。

根據認知,電源鍵一般都是最大最顯眼,不然就是分離開來,或者有一個小小的燈在上邊的。依照這思路,萊特順利的把電視開啟了。

看著屏幕變亮,變暗,再變亮,出現一個標誌,到出現一個漂亮的山丘畫面。

待畫面好像不再有變化,萊特有點疑惑的抬頭看向身後的電視墻……

 

視線回歸,手指把數字鍵按了又按。

眼看畫面並沒有如預料中的變換,萊特的目標移到方向鍵上。畢竟,電視要換頻道,不是按數字,就是按箭頭不是嗎?

箭頭按下去,畫面依舊沒有變化。可是眼尖的萊特發現畫面角落一個圖案變色了。

似是要驗證真的是自己的動作造成的結果,萊特把方向鍵上下左右的按了遍。

然後湊近屏幕想要搞清楚那些小小的圖案是什麼東東。

忽然,萊特雙眼一亮,用方向鍵把那個圖案弄變色了,抬手就把早些時候發現的Enter鍵按下去。

 

屏幕上隨即出現一個小的框框,上邊清晰的寫著「Robotics Inventions System」幾個大字。

唔……其實除了系統這個字他認識外,萊特只是認得Robot是機械人的意思,想來Robotics字差不多應該意思也不會差多少。

而要說他對機械人的認識,自然要數「原子小金剛」。在姐姐給他說的故事和故事書中,原子小金剛可是他最喜歡的故事之一。

此時此刻,看到機械人這字眼,仍然以為眼前的是一種叫電腦的特殊的電視機的萊特,滿心的期盼著會看到原子小金剛的動畫片。

 

可惜,電腦始終不是電視,而萊特點擊的也不是視頻檔案。

標示著Robotics Inventions System的小視窗消失以後,出現在萊特面前的是一個以宇宙為背景的畫面。

 

靜靜的看著這畫面,意識到畫面不會再有變化的萊特不滿的瞪著屏幕。

這到底什麼玩意嘛……

不滿著,卻又不甘心就這樣住手。不僅是因為米莎姐姐曾經放話說無聊可以玩這個,還因為直覺告訴他眼前這東西會帶給他意外的驚喜。

 

自此還沒有理解到觸控板的萊特,又開始了胡亂的按鍵盤。

該說運氣好,還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呢?

總之萊特又成功把一個小視窗叫出來,還成功的載入了一個檔案。

看著突然出現在宇宙背景中的幾個彩色方塊,萊特眨了眨眼睛,可在仔細閱讀那些方塊上的文字跟組成後,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文字風格,這架構,妥妥的就是米莎姐姐的寫作風格啊。

 

詫異過後,小小的腦袋快速的運行著。

「Sensor」這個詞不認識,先跳過。

「On AC」,AC他記得是冷氣的意思,On的話就是開冷氣。所以這裡才這麼冷嗎?

「If Pressed」、「Reverse Direction AC」、「Wait For 3.0 sec」、「Off A (brake)」、「Wait For 1.0 sec」、「On A」、「Reverse Direction AC」……如果按下,冷氣相反方向……這個,好像怪怪的?然後等待3秒鐘,關掉A,括號裡面的字不認識,等待1秒鐘,開啟A……所以AC不是冷氣咯。

看著畫面,萊特突然疑惑到底是他的英文出問題了,還是這其實不是英文,不然怎麼自問英文還算不錯的他今天看英文特別的無力。

忽略少數看不明白的詞,其餘的明明每個字都看懂,怎麼他卻搞不懂是在說什麼呢。

 

困惑著,萊特抬手點擊「Run」。既然不知道是什麼,執行下總該知道了吧。

緊接著一個提示框彈出來說什麼沒偵察到連接的裝置,是否要通過藍牙繼續。

其他的不說,但至少是否繼續這個詞萊特是看懂的,當下就說「是」了。

 

房間角落傳來的架子上傳來一小段音樂聲,把萊特嚇了一跳。

可不待他看清楚是什麼東西突然發聲,一陣機械運作的聲音伴隨著一聲硬物墜地的聲音響起,萊特驚駭得顧不上查看聲音來源,而是看向米莎姐姐消失的方向。

 

提心吊膽的靜候著,所幸的是那個方向依舊沒有絲毫動靜。

安心下來的萊特扭頭看上仍然發出機械聲的角落。因為光線的緣故,萊特並未能馬上看到聲源,只是從偶爾傳來的碰撞聲推測那東西撞向墻壁之類的地方。

每逢碰撞聲發生,萊特發現機械聲就會有一瞬的停止,當機械聲重生響起不久,這機械聲則會有一小段時間減弱,可很快的就又會恢復。

 

聲音持續了好一陣子,而為了查看到底是什麼在運作,萊特趴在地上,眼睛隨著聲音從房間的一角移到另一端。

 

終於,那東西從架子底下露出了身影。

哇!!!

嘴裡吐出無聲的歡呼聲,萊特咻的從趴著的姿勢變成站姿,一副要往架子的方向衝過去的樣子。只是腳踏在圈子的邊沿時便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不滿的瞄了眼圈子,隨後萊特蹲了下來,再次雙眼發亮的看向正朝自己前進的東西——黃色為主的積木車。

待積木車到達可觸及的範圍,萊特想也不想的將它抓了起來。

 

無視仍在轉動的輪子,萊特把積木車翻來覆去的檢查,關注重點最終落在車子前方像是觸角的零件上。

手指點在其中一邊的觸角上,發現那觸角居然是能動的,就更放心的按下去。

頓時,一直在轉動的輪子停了下來,緊接著往反方向轉動,接著一邊輪子停止亂動。待停止轉動的輪子重新動作,輪子的方向又再次改變。

一時無法理解的萊特,又重複了一樣的動作。在那以後,來來回回的碰觸著兩邊的觸角。

最後,他發現碰觸的觸角不同,中途停下的輪子也會有所分別。

而在實驗過後,他發現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設計。基本上就是這積木車前端的觸角一旦碰到東西,就會往後退,還會轉彎,然後才重新向前。也因為這樣,剛剛積木車才能在碰碰撞撞好一會後成功找到「出路」來到他的面前。

 

理解到這點,萊特感覺腦海似是有什麼連接了起來。

他先是低頭在電腦點了「Stop」,看著積木車如預料的停止運作後,再次認真的審視畫面上的方塊。

所以,AC不是冷氣,而是A跟C。然後這A跟C應該是用來控制車的方向。

假設它們真的就是用來控制方向,不,假設他的理解是正確的,那麼只要這邊這樣改一下,那麼車的運作應該就會有這樣的變化……

 

想著,萊特就抬手想要變更方塊的設定還有排位。

可是……這樣怎麼弄?

又是把鍵盤亂按一通的萊特這次總算沒有被幸運之神眷顧,甚至錯手把程序關掉。

覺得相當懊惱的萊特這才認真注視著畫面某處的一個小小箭頭上。那箭頭無論他怎樣按,還是維持在畫面上,可是真要說的話,位置好像跟一開始不太一樣?

說來,低頭看著鍵盤下方的觸控板,萊特心裡疑惑道:這個框出來的地方到底有什麼用?

 

既然注意到觸控板,萊特自然的就伸手在上邊摸了摸,還順便點擊了其下方的按鈕。

眼角感到屏幕有所變化,萊特抬頭一看,不解的眨巴著眼睛:他沒按Enter鍵怎麼把這什麼機械人系統開出來了?難道是剛剛的按鍵?

有了疑問,自然就要認證。

於是萊特又摸了摸觸控板,眼看著那個小箭頭隨著自己手指的動作移動,覺得有趣的萊特一時忘記了自己要驗明的事宜,專注的跟小箭頭比試速度來了。

 

好不容易這追逐遊戲結束,萊特靜下來思考自己剛剛是要做什麼來著。

啊,對了。

把鼠標移動到畫面的「Run」鍵上,萊特點了下左鍵,接著眼明手快的抓住開始逃亡的積木車,再把鼠標移到「Stop」鍵上,再次點擊左鍵停止了積木車的動作。

對右鍵又是重複了一樣的動作,萊特簡單的理解到左鍵其實就等同Enter鍵,而右邊的則是會有額外的選項。

 

搞清楚了觸控板的作用,萊特總算是能正式的實行稍早前的計劃。

 

 

要說萊特的計劃其實也是挺簡單的。

 

為了證明自己對這特殊的文字架構理解正確,萊特在腦海設想了不同的情況,然後根據這情況描繪正確的架構排序,剩下的就是將腦中所想化作一個個的方塊,再執行程序。

 

 

 

自然,任萊特領悟力再高,在第一次接觸電腦、編程的情況下,有些小細節比如哪個方塊是接收觸及傳感器的訊號、改變馬達的方向又會有什麼影響等的待他摸索清楚又是費了一段時間。

 

只是把這一切都搞清楚以後,萊特對這特殊的語言架構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稍微目測一下車的行進速度,修改了下程序,萊特便成功的讓積木車在這障礙物說多不多說少也不算少的房間圍繞一圈不說,還讓其在房間不同的位置自轉,打8字圈等弄出來各種花式遙控。

 

他甚至翻起旁邊一直被他無視著的選單,發現原來還有很多便捷的方塊,比如「Forward」、「Turn Left」、「Spin Left」等。

 

這些新的方塊,只要運用得當,他根本就不需要每次都想到底是那邊的輪子要停下來什麼的。

 

 

 

等已經玩膩了這預設的走道,就連利用觸控傳感器走避障礙物也沒想到什麼新點子,萊特便把積木車召喚回來。

 

等候著積木車回歸的時候,萊特視線落在屏幕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按著旁邊還沒有用過的方塊。

 

突然,「嗶——」的一聲從積木車的方向傳來,馬達聲也靜止了。

 

 

 

扭頭一看,積木車停在半路不動了,萊特不解的眨著眼睛。低頭又按了下「Run」,結果彈出來一個錯誤訊息,說什麼連結失敗?

 

呃……那個……連接失敗是什麼東東?

 

 

 

對於這明顯超出他理解的錯誤訊息,萊特愣了下,便伸長手把積木車撿回來。

 

還好,車停在能觸碰的都範圍。

 

擺弄著積木車,就在萊特得出一個車好像被他搞壞了的結論時,他瞄到了屏幕又出現了變化。

 

頭一轉,又是一個訊息框。這次他看懂了,訊息說的是請連接電源。

 

頭一偏,稍微思索過後,萊特低頭看著被他宣判死亡的積木車……會不會這車也需要連接電源?

 

可是……他哪來的電源呢……

 

 

 

眼睜睜的看著屏幕黑掉,萊特想哭的衝動都有了。

 

被丟在冷冰冰的房間一角,還被忘記了,好不容易找到好玩的卻沒電。

 

更不要提他肚子餓了,口也渴了,還想要上廁所。

 

已經被放養了一段時間的萊特,由於常常會因為好奇心沉迷某些事情而忘掉身體所需,所以這種身體各處在抗議的情況可謂是很熟悉的。

 

但是過往他可沒有被限定在一個圈子裡面還被遺忘啊!

 

 

 

萬分的懊惱,但因為自己忘掉時間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在這類似的情況下,所以萊特倒是很清楚這時候要做什麼。那就是繼續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說這轉移注意力嘛……萊特的視線自然而然的落在失去動力的積木車上。

 

雖然車不能動了,電腦也不能動了,可是沒關係,這車是積木砌成的不是嗎?

 

橫豎他本來就想要看看能不能組裝成別的東西,現在只是稍微將這計劃提前而已,沒差。

 

既然沒差,那就動手吧。

 

自我認同的用力點點頭,萊特把電腦蓋上,然後開始分解積木車。

 

 

 

把零件按照分拆順序、部位的分類放好。

 

萊特先是嘗試整個拆掉重新安裝,接著在分拆的同時研究每個零件的作用,把看似不太重要的拿走試驗。

 

擺弄著,萊特只覺得零件各種缺乏,而且不能直接修改程序很不方便。

 

正因為這樣,萊特在來來回回的分拆組合以後,便沒再動手,而是呆呆的看著手中又一次變完整的積木車。

 

定定的看著手中的積木車,萊特整理著關燈以來收穫的知識。

 

 

 

突然,一股拉力把萊特整個人往後拉,手上的積木車因為沒抓好而脫手而出。

 

花了好幾秒理解情況,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被人拎著後衣領拖行好幾米。

 

看著自己距離該處的位置越來越遠,意識到什麼的萊特連忙掙扎兼大喊:「我不要出去!」

 

「我說過你離開那個圈圈就把你丟出去的。」身後冷冷的語調,更是肯定了他的推測。

 

「我沒有離開!」不知道為什麼米莎姐姐會以為他離開過那圈圈,但眼看著對方的動作沒有停下,萊特只能大聲辯解。

 

「沒有你手上的東西哪來的。」

 

「嗯?東西?」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萊特一時思考過來。

 

話畢,萊特只感覺到脖子被狠狠的勒了下。伴隨而來的是更為冰冷的聲音:「那車子。」

 

 

 

頓時萊特只覺得莫名其妙,可是眼看自己已經被拖出房間,連忙大喊:「我不要出去!它是自己過來了!」

 

「不可能。」

 

「是真的,用那個黑色的本子。」覺得有口難辯的萊特開口已經隱隱帶著哭腔。

 

而揚言要丟他出門的人更是已經懶得再開口了。

 

 

 

扭頭看到自己已經要被拖到大門,萊特喊道:「你、你不相信我可以看監視器!」

感到身後的人動作終於停下,萊特卻沒有半點欣喜。而是盤算著要怎樣跟姐姐解釋……姐姐曾千叮萬囑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對監視器之類的很敏感的……

「什麼監視。」

頭頂傳來米莎姐姐的聲音,覺得自己做錯事的萊特怯怯的抬頭,對上的是明顯生氣著的面容。

內心掙扎著,可當看到米莎姐姐一副要走去開門的樣子,萊特把心一橫,道:「那個,還有那邊架子上排右側那裡面。」

他沒有把所有的監視器指出來,而且對方是米莎姐姐,姐姐應該不會生氣吧……

 

內心糾結著的萊特並沒有看到米莎姐姐順著萊特手上的動作,特別是在他指出偽裝成是書本的隱藏監視器時眼裡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

反倒是米莎姐姐丟下他走向他待了有一天的房間時,萊特幾乎是手腳并爬的爬回去圈圈內蹲坐著抱緊自己的背包。

 

飽受委屈的萊特就這樣在圈子裡面縮成一團,心底祈禱著姐姐快來接他。

不想看米莎姐姐的他,低著頭,看到剛剛脫手而出的積木車有零件脫落了。

偷偷瞄了眼米莎姐姐,看到對方正認真的看著快轉中的監視畫面,萊特單手用力抱著背包,小心翼翼的挪動把積木車跟散落的零件撿起來,再拉開距離,動手修復積木車。

 

「你,過來。」

冰冷的聲調加上命令式的語句,害萊特差點把剛修好的積木車摔地上。不久前被拖行的經歷讓萊特根本不想靠近對方,可是他只是扁扁嘴,馬上走了過去。

距離對方三小步的距離,萊特停了下來,不安的抬頭看著對方。

「小鬼頭你都不用上廁所?」

意料外的問題,讓萊特疑惑的眨眨眼。好一會,分析完自己身體狀態的萊特才偏頭,小聲問:「能去嗎?」

清楚的看到米莎姐姐因為他的問題皺起眉頭,自覺說錯話的萊特整個緊繃起來。以至於下一刻看到米莎姐姐用下巴比了比她消失方向說「第二道門」時,他花了一些時間才回神。

「謝謝。」有禮貌的道謝後,仍然抱著背包的萊特小步跑的走向那通道。

 

「等等。」

跑一半的萊特止住腳步,不情不願的往回走。

「有替換的衣服嗎?」

點頭。

「會自己洗澡嗎?」

「……萊特已經7歲了。」不滿的重申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

「那就順便洗個澡。」

不解為什麼米莎姐姐好像突然變友善了,萊特再次道謝,然後走向浴室。

 

解決了身體需要,淋著熱水的萊特突然覺得很睏,甚至有衝動想要就這樣坐下來打盹。

可是想到米莎姐姐,害怕又被拖出門的萊特打起精神,快速的洗完澡,換上衣服便離開浴室。

 

關上浴室的門,在萊特的面上已經再看不到眼睏的樣子。

提心吊膽的走回那滿是屏幕的房間(大廳?),發現米莎姐姐還在看著監視畫面。萊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準備乖乖的走回屬於他的圈圈。

只是,腳步還未踏出,他就看到本該是那個圈圈的地方出現了疊整齊的被子跟枕頭。

不確定那是不是要給他用的東西,回到圈圈的萊特小心的避開被子枕頭,再次抱著背包蹲坐在地上。

 

注視著米莎姐姐的背影,萊特覺得很奇怪。

米莎姐姐沒再趕他出去,還讓他上廁所洗澡,就是說她已經知道他沒有不聽話離開圈圈吧?那樣的話為什麼還在看那監視器呢?而且沒有再快轉……

順著米莎姐姐的動作,萊特的頭看向另一個屏幕,只見上面是很熟悉的宇宙背景跟彩色方塊。

嗯?那個……

眼看米莎姐姐沒有任何動作屏幕上的彩色方塊卻在移動,加上那熟悉的調配,萊特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那個不是他剛開始實驗的畫面嗎?!

 

驚訝的同時,萊特開始掃視他所在的位置。

此時,他才發現本該在這圈圈內被稱為電腦的東西跟積木車都不見了。

為什麼?

為什麼米莎姐姐要翻看他做過的東西?是米莎姐姐說他可以玩的吧?還是他做錯了什麼?

 

就在萊特滿腦海想著為什麼,甚至開始胡思亂想,覺得下一刻自己就會被丟出去時,米莎姐姐回頭了。

 

看到米莎姐姐回頭看到他的時候馬上就皺眉,萊特嚇得一顫,抱著背包的雙手進一步收緊。

「還不睡覺?」

聽到提問,萊特幾乎是下意識的搖頭。

眼看著米莎姐姐的眼神因此沉了下去,萊特又是一陣激靈,連連搖頭:「不、不是,那個,我、我睡不著。」

不是謊言,事實上他哪怕已經很累,只要不在姐姐家,他的確是很難入睡而且很易醒的。比方剛才,縱然在浴室的時候因為放鬆而覺得很睏,但踏出浴室以後那感覺就瞬間消失了。

「我管你睡不睡得著,給我躺著,不許動。我沒說起來不准起來。」

 

第一次沒有馬上執行米莎姐姐的話,萊特依舊蹲坐在地上。

見此,米莎姐姐挑眉不語。

感到危機的萊特只好聽話把枕頭放好,鑽進被窩,唯有雙眼還睜的大大的,手也沒有放開背包。

「眼睛閉上。」對於萊特的動作,又一聲命令落下。

萊特只是咬唇看著對自己下令的人,雙眼滿是抗拒。

「閉上!」

內心警鈴大響,可是同一時刻,內心有一股聲音告訴他不能閉眼,更不能睡著。

 

「再不閉上,我就告訴你姐姐。」耐性被挑戰到極限,語調反倒變得低沉平淡。

而這其實沒啥即時威嚇性的話,卻讓萊特根本來不及害怕的立馬閉上了眼睛,內心阻止著他放鬆的聲音也不見了蹤影。

話雖如此,閉上眼睛的萊特還是絲毫睡意。

 

過了好一會,米莎姐姐的聲音再度響起:「你要不睡,我一樣告訴你姐姐。」

被拆穿的萊特,似是要表現不滿,抱著背包翻身背對著米莎姐姐。

下一刻,一直被忽略著的倦意卷席而來,萊特陷入了沉睡。

 

不知過了多久,本在睡覺的萊特感到身後有動靜,意識一下子清醒了。

沒有睜眼,也沒有改變動作,萊特仔細的聆聽背後的聲音,推測是有人放下了好些重物在地上,還有連接插頭的聲音。

察覺到他已經醒來,身後傳來略帶無奈的聲音:「我可沒聽說你這麼易醒啊。算了,醒了正好,起來吧。」

 

依言睜眼坐起身來。

視線落在圈圈外圍的大堆東西——好幾本很厚的書、已經連接拖板的黑色本本(電腦)、積木車,還有米莎姐姐剛放下印有那什麼機械人系統的大盒子。

「電腦跟車沒電就充,這車還有其他配件都在這盒子裡面了,不夠的那邊角落還有,有不懂的自己看書別煩我,書看完了後面還有自己拿。廁所洗澡要去的自己去。食物晚點給你,你姐姐交代過要你好好吃蔬菜水果不得異議。」

還來不及為那一大盒零件興奮,萊特就被大串吩咐搞得頭昏昏的。在他睡覺的時候發生什麼了嗎?

 

跟不上步調的萊特愣愣的看著米莎姐姐,久久沒有反應。

想當然的,米莎姐姐耐性又要沒了。伸手就是用力的拍了下萊特的頭:「回應呢?」

魂魄還未完全歸位的萊特連抬手摸摸痛處也忘了,慢半拍的回應:「啊,那個,謝謝米莎姐姐。」

 

 

Leave a Reply